第6036章 激戰再起

話,頓時冇好氣地說道:“我怎麼知道,它要長不大,我有什麼辦法!”隻要一提到這個,唐凝心就不由來氣,連南門飛霜那個比她小的小丫頭現在都長得比她大了,她這身體怎麼就一點動靜都冇有呢。她每次見到南門飛霜那已經開始逐漸鼓鼓的胸脯的時候,就忍不住一片羨慕。“對了,你來找我什麼事情?”白衣楚劍秋問道。唐凝心聞言,這纔想起這次來找白衣楚劍秋還有正事,頓時瞥了眼白衣楚劍秋,說道:“我師父問你那些五階靈藥還要藏到什...-如果白衣楚劍秋是一般的二劫境武者,他殺了也就殺了,聽雨書院二劫境的武者一大把,也不缺這麼一兩個。

但像這種突破二劫境時,渡過十八道天雷的武道天驕,他如果殺了的話,就未免有點可惜了。

現在他和聽雨書院的武者,為了爭奪寶物,雖然有矛盾,但總歸也還是人族同一陣營的。

如果殺了這種級彆的武道天驕,這豈不是人族的一大損失!

薊旋性子狂傲歸狂傲,但也不願意去乾這種親手毀掉如此妖孽的武道天驕的事情。

當然,如果白衣楚劍秋抵擋不住其他武者的攻擊,死在其他長生劍宗武者手中的話,那就怪不得他了。

雖說他對這種級彆的武道天驕,有點惜才,但卻也僅限於不想親手去殺他而已,還不至於去主動保護他。

因為再怎麼說,這小子,現在都站在和他競爭寶物的對立麵。

而且,如果這小子連這麼一點攻擊都抵擋不住,那死了也就死了,也冇什麼可惜的。

汪俊遠麵對薊旋的攻擊,臉色不由一陣陰沉。

事實上,他和辰水道人一樣,都很想白衣楚劍秋死。

所以,當辰水道人對白衣楚劍秋髮起攻擊的時候,他並冇有出手阻擋,而是選擇袖手旁觀。

他就想看著辰水道人,把白衣楚劍秋給殺了。

如果辰水道人能夠把白衣楚劍秋殺了的話,即使讓他不要那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他都願意。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他冇有出手阻擋辰水道人的行動,葛玥卻出手了。

本來,當葛玥出手阻擋辰水道人的行動的時候,汪俊遠還把希望寄托於薊旋的身上。

隻要薊旋出手擊殺白衣楚劍秋,他絕對不會出手阻擋。

但再次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薊旋居然冇有去對白衣楚劍秋下手,反而找上了他,這就讓汪俊遠心中,十分的難受了。

對於這一幕,汪俊遠心中不由一陣暗罵不已。

但冇奈何,麵對薊旋的攻擊,他也隻能凝神接戰。

薊旋的實力,比起辰水道人,那可是更加強大。

在麵對薊旋的時候,他哪裡敢有絲毫的大意。

當葛玥、辰水道人、薊旋和汪俊遠之間,再次爆發大戰的時候,其他的聽雨書院、長生劍宗的武者,頓時也再次戰在了一起。

之前那三名本來想圍攻白衣楚劍秋的長生劍宗五劫境武者,這次,再次向白衣楚劍秋圍殺了上來。

而之前那些被白衣楚劍秋震飛出去的四劫境武者,也再次圍了上來。

麵對這麼多人的圍毆,這一次,白衣楚劍秋倒是冇有剛纔的壓力那麼大了。

在突破了二劫境後,經過了十八道天雷的洗禮,他的實力,比起突破之前,直接提升了十倍不止。

在這麼多高手的圍攻下,白衣楚劍秋絲毫不慌。

他手掌一張,換了一柄五劫神兵的長劍法寶,應付著這些武者的攻擊。

之前他為了低調起見,所以,不但六劫神兵的長劍法寶不用,連五劫神兵的長劍法寶都不用,隻是使用一柄四劫神兵長劍法寶應付著戰局。

但現在,麵對著這麼多高手的圍攻,他也低調不起來了。

四劫神兵,應付這樣的局麵,可不夠看。

因為四劫神兵的長劍法寶,恐怕都承受不起他和五劫境強者交鋒的力道,冇幾下,就直接崩斷了。

之前在麵對大赤堡的五劫境強者樸戈的攻擊的時候,那柄四劫神兵長劍法寶,就直接被樸戈一斧給砍成了碎片。

那四劫神兵去應對五劫境強者的攻擊,他這簡直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這種蠢事,楚劍秋還是不會去乾的。

唰唰唰!

白衣楚劍秋揮舞著手中的五劫神兵長劍法寶,施展著羅天大衍劍訣,抵擋著那些長生劍宗武者的圍攻。

叮叮叮!

長劍交鋒的金鐵交鳴聲,不斷地爆發著。

那三名長生劍宗的五劫境武者,感受到白衣楚劍秋那勢大力沉的劍招,心中不由一陣吃驚。

他們手中的長劍和白衣楚劍秋的長劍撞擊,居然感覺握劍的手掌,一陣痠麻。

他們簡直都有點難以想象,如此強大的力量,居然是出於一名剛剛突破二劫境的武者的手中。

這就是渡過十八道天雷,達到二劫境的武道極限的戰力麼!

當真可怕!

要說那三名五劫境武者,隻是感覺到手臂痠麻,那麼,那些圍攻白衣楚劍秋的四劫境武者,手中的兵器,更是被白衣楚劍秋幾劍之下,就擊毀了。

見到這一幕,這些武者不由吃驚無比,紛紛退出了戰局。

他們重新取出了兵器,但這一次,他們卻不敢再次近身戰鬥,隻敢在外圍,遙遙配合著那三名五劫境武者,度白衣楚劍秋進行攻擊。

其實,也就是白衣楚劍秋對他們,冇有什麼殺心。

否則,這些長生劍宗的四劫境武者,在剛纔那麼一下,至少得死傷一大片。

他們所施展的劍法,和白衣楚劍秋的羅天大衍劍訣,差距實在太大了。

白衣楚劍秋是念在薊旋剛纔冇有對他攻擊的份上,這才手下留情的。

對於剛纔辰水道人、葛玥、薊旋和汪俊遠等人的動作,他全部都看在眼裡。

這四人之中,辰水道人無疑是最想他死的,而其次,就輪到了汪俊遠。

反而是薊旋,對他並冇有多少殺心。

至於葛玥,這女人雖然傲嬌,在一開始的時候,也有那麼點狗眼看人低,但不得不說,她的心地,也還算是頗為不錯的,至少,不像汪俊遠這狗賊那麼心思歹毒。

既然薊旋對他冇有什麼殺心,白衣楚劍秋也不想和長生劍宗結下太大的仇怨,而且,即使是看在玄曦的麵子上,他也不想對長生劍宗的武者做得太絕。

畢竟,玄曦那娘們,也是長生劍宗的。

雖然她是長生劍宗上宗的武者,而薊旋等人,卻是長生劍宗在東星大陸的下宗的武者,但總體來說,他們也都是同屬長生劍宗的人。

所以,白衣楚劍秋在對這些長生劍宗武者出手的時候,還是留了手的。

-宗遺址曆練這幾年時間裡,他們所獲得的寶物資源之豐厚,簡直難以數計。雖然每次獲得寶物,其中一半,他們都分給了楚清秋,剩下的一半,纔是他們這些人平分,但即使如此,他們依然賺得盤滿缽滿。這積玉宗遺址的寶物之眾多,是半點都不比青陽宗遺址少。所以,眾人的這一收穫,甚至比起楚劍秋當初在青陽宗遺址的收穫,都還要大。畢竟,當初楚劍秋在青陽宗遺址曆練的時候,還有天鳳宮弟子,以及祝旻、炎磊等玄霧府弟子和他搶寶物。而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