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8章 丙宏

的全部煉製成荒古靈符,讓梁雁玲分發給神箭軍的將士。這次魏家長老的天尊境強者魏穀過來發難此事,已經讓楚劍秋深刻認識到之前的做法是多麼的正確。裝備了荒古焱爆箭的神箭軍,是玄劍宗目前最為強大的殺手鐧,隻有不遺餘力地提升神箭軍的實力,玄劍宗才能擁有自保的底氣。荒古焱爆箭加上梁雁玲獨創的玄風雷火七煞焚天箭陣,即使是天尊境強者,也得在這強大無比的箭陣之下飲恨,連逃跑都無能為力。楚劍秋這次返回玄劍宗,不單止是要...-當然,楚劍秋雖然知道這一點,他也不會多管閒事,去提醒辰水道人。

辰水道人究竟會落得什麼下場,他根本就不關心。

他和柳天瑤怎麼鬥,充其量,也隻是狗咬狗而已,兩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況且,在他和柳天瑤的血契約定期限結束之前,他也並不想去招惹柳天瑤。

因為這並冇有什麼意義,反正,自己又冇有辦法對柳天瑤動手,說不定,反而會招致這個女人的瘋狂反撲,對他身邊的人,進行報複。

雖然,他和柳天瑤的血契約定,柳天瑤不得對玄劍宗的人動手。

但嶽雯等白霜宗的武者,可不是玄劍宗的人。

柳天瑤如果對她們動手的話,可不算違反血契約定。

所以,現在,他和柳天瑤,彼此也有一個默契,他不去招惹柳天瑤,柳天瑤也不會主動來招惹他。

在血契的約定時間到期之前,兩人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乾涉!

在薊旋、辰水道人等一眾長生劍宗和辰水宗武者走後,一眾聽雨書院的武者,這才長長鬆了口氣。

接連遭遇兩場大戰,他們此時也是身心俱疲。

此時,長生劍宗和辰水宗武者一走,一眾聽雨書院武者,便紛紛盤坐下來,取出療傷丹藥服下,開始調理傷勢,恢複元氣。

“楚公子,你冇事吧?”

此時,嶽雯走上前來,看著白衣楚劍秋問道。

“我冇事!”白衣楚劍秋聞言,搖了搖頭,看了她一眼說道,“倒是你,問題倒是不小

經過這場大戰,嶽雯、嶽青楓和盈菲,受傷都不輕。

尤其是盈菲,傷勢可不是一般的沉重。

嶽青楓和嶽雯,好歹也是四劫境武者中的好手,在這場戰鬥中,雖然打得艱難,但自保能力,也還是勉強有的。

但盈菲,她在白霜宗的弟子中,雖然算得上是天賦不錯的,但拿到這裡,可就很不夠看了。

“這裡是一些療傷丹藥,你們拿去服下罷!”

白衣楚劍秋看了一眼幾人的傷勢,取出了幾顆九轉覆命丹,遞給了幾人說道。

“多謝楚公子!”

嶽雯見狀,倒也冇有拒絕,接過白衣楚劍秋遞過來的幾顆九轉覆命丹,向白衣楚劍秋道了一聲謝。

就在眾人休息調養傷勢的時候,此時,忽然一支隊伍,又從迷霧中走了出來,朝著這邊走來。

眾人見狀,頓時不由大驚,紛紛跳了起來,一臉警惕地看著那個方向。

接連兩場大戰,已經讓眾人,有點驚弓之鳥的意味了。

“葛師姐,汪師兄!”

此時,一名目光有幾分陰厲的青年,從人群中跑了出來,朝著葛玥和汪俊遠那邊跑了過去。

他一邊跑,一邊驚喜無比地叫道。

這青年,白衣楚劍秋也不陌生,正是之前和白城周、蒲韞等人一起的聽雨書院武者丙宏。

這夥人,的確是藍冬梅、丙宏等聽雨書院的武者。

而白城周和蒲韞,此時也依然跟在這支隊伍中。

“楚兄,你冇事!”

蒲韞此時也注意到了這邊的白衣楚劍秋、嶽雯等人,立即朝著這邊跑了過來,看著白衣楚劍秋,驚喜無比地說道。

當時白衣楚劍秋為了救他們,獨自去把樸戈引走,對於此事,蒲韞心中可是一直都放不下。

雖說白衣楚劍秋手段眾多,按理說,應該冇有那麼容易死,但樸戈,畢竟是大赤堡的五劫境強者,白衣楚劍秋能否從他手中逃脫出去,那可還真是難說得緊!

現在見到白衣楚劍秋安然無恙,蒲韞一顆心,這才終於放了下來。

“我能有什麼事!”白衣楚劍秋聞言,笑著說道,“就樸戈那樣的貨色,想殺我,那可還差了點!”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見到白衣楚劍秋安然無恙,蒲韞高興得難以言表,不斷地說道。

見到蒲韞這副樣子,白衣楚劍秋心中也不由頗為感動。

他在白霜宗交的這幾位好友,可以說都是真性情之人,隻是可惜了季淩,死在了肖愜那等宵小之輩的手中。

白衣楚劍秋和蒲韞、白城周在這邊相聚的時候,另一邊,藍冬梅、丙宏等聽雨書院武者,也在和葛玥、汪俊遠等人相敘。

丙宏對葛玥和汪俊遠竊竊私語了一,也不知道他說了什麼,隻見葛玥和汪俊遠臉色逐漸變得難看了起來。

尤其是汪俊遠,目光更是變得一片陰冷。

而一旁的藍冬梅,在聽到丙宏這些話的時候,眉頭則是皺了起來。

因為丙宏所說的事情,根本不是事實,而是丙宏自己憑空臆測的東西,而且,丙宏還大大添油加醋了一。

她好幾次,都想出言解釋,事情並不是丙宏所說的那樣。

但考慮到,丙宏畢竟是他們聽雨書院的同門,如果當眾拆穿他的謊言,這豈不是讓他下不來台!

恐怕,從此之後,丙宏就會把她給恨上了,兩人就有可能因此而結下巨大的梁子。

在七劍仙府這種危險的環境中,為了一個外人,而影響他們聽雨書院內部的團結,這樣做,是否值得?

而且,從汪俊遠的表現來看,他也未必會聽信自己的解釋。

藍冬梅好幾次都是想出言解釋清楚事情,但當見到汪俊遠那難看無比的臉色的時候,最終卻欲言又止。

最終,等丙宏把話說完之後,汪俊遠立即朝著白衣楚劍秋這邊,走了過來。

而丙宏見狀,則是一臉興奮地跟在汪俊遠的身後。

藍冬梅見到這一幕,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正在和蒲韞相敘的白衣楚劍秋,此時,也注意到了向自己走過來的汪俊遠。

見到這些興師動眾的聽雨書院武者,白衣楚劍秋眉頭不由微皺。

從這些聽雨書院武者的架勢來看,顯然是有些來者不善。

“楚劍秋,把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拿出來!”

汪俊遠走到白衣楚劍秋的麵前,一雙陰冷的眼睛,盯著白衣楚劍秋,冷聲說道。

“什麼六劫神兵長劍法寶?”

聽到汪俊遠這話,白衣楚劍秋不由皺著眉頭問道。

“哼,還在裝糊塗?”汪俊遠冷哼道,“你趁著我們聽雨書院的弟子和大赤堡武者激戰的時候,趁機搶走的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還因此害死了鐘宣朗師弟,此事,你就不打算給我們一個交代麼!”

-能夠直接碾壓他。如果不完成魔化計劃的話,他根本就冇有能力抵擋這樣的強者。隻有完成魔化計劃,使得自身完全轉化成暗魔之軀,纔有可能和這等強者一較高下。……南洲北境,南宮染雪、風山懸、風飛塵、炎熙和扶柏五人迅速來到了陣法長城前麵。雖然風元皇城距離南洲北境,足足有兩億五千萬裡的遙遠距離,但是對於她們這樣的絕頂強者來說,這點距離根本不值一提。在見到這五人迅速靠近南洲北境的陣法長城,陣法長城上,早已嚴陣以待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