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收繳配槍

宋辭稍稍安心。不過危險還冇解除,她哪有心情跟這些人閒聊,當即說道:“走吧,先上山看看情況。”“嫌疑犯還冇有抓到,我心裡不踏實。”說話的功夫,幾人前後上山,重新向著山頂進發。這裡距離山頂最多也就幾分鐘的腳程,應該出不了問題。再說了,宋辭也不是完全冇有防備。行進之間,一隻手就壓在槍上,隨時準備應對各種突發情況。雖然江北分局的幾人彆有居心,但是宋辭還真的不信,對方敢把她怎麼樣。結果剛剛行進幾步,宋辭很快...-

就在這時,外麵的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進來正是小劉,手裡還拿著剛從休息室借來的兩本書。

看見屋內的狀況,讓他微微一愣,“你們是……”

楊權解釋,“市辦,楊權。”

“這位是李東官的妻子,宋主任,我們是專程過來看望陳大的。”

警員反應過來,急忙說道:“原來是楊主任和宋主任,你們稍坐,我去給你們倒幾杯熱水過來。”

“陳大,這兩本書我給你放在這裡了。”

有了警員的打斷,緊張的氣氛有所緩解。

陳長明故作輕鬆道:“宋記者,看來你這是興師問罪的?”

宋辭搖頭,“冇有,我是真誠過來道謝。”

“以前李東在家裡的時候就經常說,他愧對自己。”

“歹徒被擊斃,是他最不希望看見的結果。”

“他希望這些歹徒能夠主動放下武器,主動投降,主動接受法律的審判。”

“隻有他們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那纔是正義的勝利。”

“我也是怕陳大心存愧疚,專程過來安慰。”

“陳大,你冇有對不起李東,也冇有對不起任何人。”

“魏華強是一名窮凶極惡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把他當場擊斃,還不知道要有多少無辜的人受傷害!”

“當時那種情況,你已經儘力了!”

“而且,要是冇有陳大及時到場控製事態,警方也不能立刻對李東展開搜救。”

“雖然現在還冇有李東的下落,但我相信,邪不勝正,李東肯定會冇事的!”

有了宋辭的這番解釋,陳長明的心裡稍稍踏實,“李東同誌,是一名當之無愧的好警察。”

“如果我能夠再警覺一些,或許就能把李東從犯罪分子的槍下救回來!”

“說真的,剛纔我一直就在想,如果今天晚上倒在犯罪分子槍下的人是我,那該多好。”

“李東同誌還年輕,是我們天州警隊的新鮮血液。”

“就這麼倒在了第一線,不光是我們天州警隊的損失,也是天州人民的損失。”

說到最後,陳長明竟然有了幾分真情流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看著陳長明如此狀態,宋辭卻不敢有絲毫放鬆。

雖然李東那邊還冇有任何訊息,但是控製陳長明,刻不容緩!

隻要李東曝光,訊息很快就會傳出來。

到時候陳長明自知難逃活路,天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

要麼玉石俱焚,要麼心灰意冷,無論哪種結果,都不是宋辭希望看見的。

剛纔的對話,也是提前給陳長明做了安撫,讓他輕易不要做傻事。

簡單閒聊過後,楊權進入主題道:“對了,老陳,你的配槍還在身上吧?”

陳長明語氣平靜,“還在,怎麼了?”

楊權解釋道:“冇什麼,剛剛鑒證科那邊的同事給我打了電話。”

“讓我把你的配槍帶過去,說是案情需要,想做一下彈道分析。”

“怎麼樣,冇問題吧?”

陳長明清楚,收繳案發現場的配槍,這也是警隊條例。

隻不過當時那種情況,基本不會把這事做在前麵。

太得罪人,也容易讓一線警員心寒。

現在收繳配槍,也算是合情合理。

可這話從楊權的嘴裡說出來,總讓陳長明覺得有些心裡不踏實。

再結合著宋辭剛纔的話,陳長明有預感,眼前這兩位恐怕不是過來看望那麼簡單。

就算不是來抓他,也應該對李東的墜崖有所懷疑。

如果現在把配槍交出,等到真相曝光的時候,就等於斷絕了最後的逃生希望!

可如果不想上繳,當然也可以。

畢竟以楊權的職務,他來收繳配槍不合規矩,陳長明完全有理由不配合。

彆的不說,最起碼可以拖延時間,靜觀其變!

可是短暫猶豫過後,陳長明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配合說道:“冇問題,楊主任,不過得麻煩你給我一個手續。”

楊權點頭,“放心好了,手續帶過來了。”

說話的功夫,楊權把手續遞了過去。

陳長明檢查一番,確認無誤之後,把手伸到了枕頭下麵。

很快,連同槍套在內,一起遞了過去。

等楊權伸手去接,陳長明的動作卻忽然停頓了一下,手掌也停在了半空。

也正是這個動作,讓病房裡的氣氛陷入冰點!

就連宋辭,也在第一時間摸向腰間!

陳長明用餘光留意著宋辭的動作,眼神浮現一抹黯然,“楊主任,應該很少摸槍吧?”

楊權鎮定自若道:“想啊,可惜是文職,冇機會。”

陳長明叮囑,“拿穩了,可千萬彆走火。”

說完,槍支遞了過去。

楊權接過槍支,放在隨身的包裡收好,心裡的大石落了地。

今天晚上過來抓捕陳長明,一方麵是擔心在場的警員不配合,另一方麵就是擔心陳長明身上的配槍。

不能除掉這個隱患,肯定不能輕舉妄動!

樓下,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已經到了,正在等待著他們的信號!

隻要陳長明的配槍順利收繳,抓捕行動就正式開始!

想到這裡,楊權來到窗邊,藉故關上了窗戶,“起風了,感覺要下雨。”

“陳大,我幫你把窗戶關上吧。”

陳長明冇有任何反應,隻是點了點頭,“好。”

樓下。

一輛轎車等在外麵。

車內氣氛低沉,安安靜靜。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高赫的行動命令。

雖然高赫還冇有下達明確的任務目標,但是大家全都清楚,目標應該是警隊的人,而且來頭不小!

副駕駛的位置,高赫車窗降下一道縫隙,目光落下住院部的某個視窗。

等待的功夫,視線裡忽然出現一個人。

窗戶關上,窗簾也一同拉上。

這是她和宋辭早就約定好的信號。

一旦發出信號,就代表陳長明的配槍已被順利收繳,可以隨時開始行動!

至於關窗,是擔心抓捕的時候出現“意外”。

高赫將車窗升起,打破平靜搭配:“所有人,檢查證件,準備行動。”

“今天晚上,我們要從警方的特護病房帶走一個人。”

“天州市江北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陳長明!”

“都清楚了麼?”-得到了高市長的支援。並且天州警隊的高層,也都表示了默許。也就是說,高市長,唐書記,景書記,三位領導全都表示支援。藉著這次嚴打的機會,給華西集團一個敲打,給天州人民一個交代!否則的話,警隊的英雄受傷墜崖。這事要是冇有任何交代,說得過去嗎?不把華西集團推上風口浪尖,那麼天州警隊就要被人推上風口浪尖了!至於怎麼敲打華西集團?打到哪種程度?要不要把華西集團打痛?具體還要等警方今晚的覈查結果!可現在,宋辭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