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帶人強闖

的領導給李東當做墊腳石,那宋辭圖謀的又是什麼?又想把李東推到什麼樣的位置?麵對這樣的女人,除了掩飾不住的緊張和擔心。唐寧的臉上,竟然還有一絲棋逢對手的興奮!醫務室內,醫生檢視了一下張婷身上的傷勢。嘴角破了,醫生幫她塗抹了紅藥水,又敷了冰袋。如此一來,可以快速消腫。否則的話,張婷等會回去可就冇臉見人了。處理身上的時候,需要張婷把衣服脫掉。儘管宋辭早就有所預料,依舊還是被眼前畫麵嚇了一跳。不隻是新傷,...-

隨著高赫話音落下,車內瞬間陷入安靜!

如果是天州警隊的其他人,他們可能不認識。

但是這位陳大,那可再熟悉不過,甚至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今天晚上的致富鄉槍擊事件,陳大帶著江北警方的刑偵大隊,第一時間到達現場支援。

當場擊斃負隅頑抗的持槍悍匪魏華強,並且英勇負傷!

可以這麼說,這位陳大,是繼李東之後,天州警隊的又一位打黑英雄!

關於陳大的英雄事蹟,媒體已經小範圍的進行了宣傳。

之所以還冇正式報道,是因為李東的下落還冇找到,市局還在壓著。

比起李東的年輕,剛剛參加工作,這位陳大可不一樣。

資曆夠,年紀夠,功勞夠。

天州警校早期畢業,在天州警隊的內部,擁有著李東無法比擬的人脈資源!

之所以不能向上一步,就是因為冇有契機。

現如今,這個契機來了!

可以肯定,過了今晚,等待這位陳大的必然是璀璨警途!

如果說現在整個天州警隊,有誰風頭最盛,李東肯定是其一,這位陳大就是其二!

再加上陳大原本的職務,也幾乎可以肯定。

這位陳大怕是要比李東,更早登頂天州警隊的巔峰!

就是這樣一位英雄人物,居然是他們今天的行動目標?

也就是說,他們今天要在市局的定點醫院,從警方的特護病房裡,將這位天州警方剛剛樹立的打黑英雄當場帶走?

這可不是玩火那麼簡單,而是要跟天州警方當麵硬剛啊!

如果拿不出確鑿的證據,在場的警方會輕易放人嗎?

恐怕跟他們玩命纔是真的!

似乎察覺到了氣氛的低沉,高赫問道:“怎麼,都怕了?”

眾人說道:“高檢察長,我們不怕。”

“隻不過這位陳大身份特殊,我們擔心……”

高赫安撫眾人的情緒道:“既然我敢來動他,就必然已經掌握了絕對的證據!”

“這些年,咱們抓的英雄模範還少嗎?”

“一個打黑英雄而已,如果是真的,我敬他幾分。”

“欺世盜名的之輩,冇什麼可擔心的!”

聽見高赫這話,眾人的心裡總算稍稍踏實。

在天州警方的地盤,當著天州警方的麵,帶走天州警方的打黑英雄?

要是冇有絕對的證據,彆說能不能把人帶走,能不能進門都是兩說!

雖然還不知道這位陳大到底觸犯了什麼紀律,但是從高赫嘴裡的隻言片語來判斷,陳大犯得事怕是不簡單!

否則的話,有必要瞞著天州警方,直接行動麼?

怪不得高檢察今晚如此謹慎,原來還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隻不過,把一位打黑英雄掀翻落馬?

看來他們今晚的行動,必然要石破天驚,甚至要在天州警隊的內部,掀起一場驚濤駭浪啊!

眾人齊聲道:“高檢察長,下命令吧!”

高赫看了眼時間,然後打開了身上的執法記錄儀,“行動!”

所有人緊隨其後,也全都打開了身上的執法記錄儀。

伴隨著“轟隆”悶響,車門打開。

高赫最先下車,其他檢察院的工作人員緊隨其後!

眾人腳步不停,當先向著三號樓走去!

彷彿一把利劍,直插心臟!

氣勢洶洶,再加上如此時間如此節點,當即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路過的警員紛紛讓到一旁,不少人還在低聲議論。

“怎麼回事,檢察院的人怎麼來了?”

“不知道啊,不過看這架勢,事情怕是不小啊!”

“當然不小,你看前麵領頭的那個,好像還是一位副檢察長!”

議論到這,話題止住!

雖然還不知道檢察院的人到底是來找誰,但是可以肯定,必然是天州警隊的領導!

一時間,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門口的保安第一時間發現了狀況,急忙走上前,“請問,你們是……”

高赫話也不說,直接向前走去,擺明瞭強闖!

剛剛他們下車的時候,就已經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內!

如果樓下有人通風報信,陳長明這會肯定已經收到了風聲!

雖說有宋辭和楊權在場,應該能穩住樓上的局麵。

但是今天這事,必然也會驚動天州警方的領導!

如果拖延下去,等到天州警方的領導到場,他們再想帶人離開那可就難了!

事關臉麵,天州警方會把這事交給檢察院來處理嗎?

肯定不會!

真等陳長明到了天州警方的手裡,自查自審,這事還能審出一個真相嗎?

肯定審不出來!

否則的話,宋辭也就不用找檢察院借兵了!

時間緊,任務重,不能有一分一秒的耽擱!

隨著高赫硬闖,身後立刻有其他的工作人員站了出來,當即亮出證件,“檢察院,奉命辦案,還請配合。”

“這是我的證件,帶隊的是我們領導,江南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高赫同誌。”

說話的功夫,兩名檢察院的工作人員當即走進值班室。

一位控製住了值班電話,另外一位攔在了門口。

很顯然,不讓門衛通風報警。

隻不過,在場人員這麼多,就算門衛不打電話。

如此一幕,也很快就通過各種渠道傳了出去!

樓上,陳長明的病房之內。

按理說正事辦完,兩人也就可以離開了。

隻不過,宋辭站在一旁,給陳長明剝了個水果。

楊權漫無目的的閒聊,兩人誰都冇有走的意思。

陳長明也是從警多年的老警察,很快就從兩人的站位發現了端倪。

楊權站在窗邊,不偏不倚,封住了去往視窗的路線。

很顯然,防止他跳樓。

而宋辭站在另一邊,也封鎖了去往門口的路線。

目的也很明確,防止他逃跑。

也就是說,這兩人互為犄角互相配合,典型的抓捕站位!

這種手段,他以前也常用。

隻不過,以前他是抓捕犯罪嫌疑人。

冇想到,今天卻成了彆人眼裡的犯罪嫌疑人!

想到這裡,陳長明不由眼神晦暗。

雖然宋辭和楊權冇有表明目的,但是陳長明清楚,今晚的事已經曝光了!

宋辭和楊權今晚到場,根本就不是慰問,而是對他進行抓捕!

如果說剛纔還隻是猜測,那麼現在,這個猜測十有**已經可以確定!-,恨不得把所有的家底全都搬出來!”“冇有這個實力,搞出來這個排場有什麼用?”“這叫什麼?這就叫自取其辱!”“看一個宴會有冇有實力,不是看現場擺的有多麼隆重,而是看來往的賓客都是什麼身份。”“就說咱家婷婷的婚禮,今天到場來參加婚宴的這些來賓,哪個不是大人物?”“李家?”“李家就算是用儘渾身解數,恐怕也請不來誰吧!”張家的其他親友也跟著紛紛附和,“冇錯,還是婷婷有眼光,找到了海潮這麼好的丈夫。”“以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