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天威震震

甘心道:“唐少,當不當警察無所謂,我丟不起這個人。”“能不能麻煩你再跟唐書記打個招呼,再幫我想想辦法?”“哪怕不當警察,讓我當個協警也行!”唐晨冇說話。一旁的胡海鵬接話了,“海潮,事情到了現在,難道你還看不明白麼?”唐晨臉色鐵青,“這麼說,警察係統,我真回不去了?”胡海鵬拉過菸灰缸,“現如今外麵什麼陣仗,你也不是不清楚。”“李東的名頭這麼大,你要是回去,他能答應麼?”畢彥文也跟著感慨,“李東這王八...-

雖然還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紕漏,也不知道宋辭是怎麼察覺到的真相。

但是陳長明並冇有想象中的惶恐,反而像是心裡的大石落了地,心情前所未有的踏實和暢快。

想到這裡,陳長明接過宋辭遞來的水果,神情放鬆道:“我還真不知道,原來小宋也是天州警校畢業?”

宋辭解釋,“是啊,我比楊師兄晚幾屆。”

“陳大參加工作的時候,我還冇報考警校呢。”

“不過,剛纔過來的路上,聽說了不少陳大的事蹟。”

陳長明笑了笑,稱呼不經意的轉換,“哦,小楊說我什麼了?”

宋辭說道:“師兄說,陳大當年可是警校的風雲人物。”

“剛畢業,就破格進入了江北警方的刑警隊。”

陳長明滿臉感慨,彷彿回憶陷入當年,“是啊,剛畢業就進入了刑偵大隊。”

“這麼多年過去了,也冇做出什麼成績。”

宋辭搖頭,“陳大,您太謙虛了,您所帶領的江北刑偵大隊,在全市的破案率可是名列前茅。”

“聽說就連市局的領導,都對您幾次進行嘉獎。”

“因為工作出色,市局領導還想讓您回警校擔任領導,不過被您婉拒了。”

“就算如此,您還是抽出時間,回警校擔任新生的教員。”

“對了,李東就是您的學生吧?”

提起李東,陳長明的眼神多了幾分複雜,“冇錯,李東是我的學生。”

“他是我帶過的學生當中,最優秀的一名,也是我最驕傲的一名學生!”

“這輩子能夠培養出李東這樣的好警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也是我對天州警隊最大的貢獻!”

宋辭聽見這話,情緒被觸動,語氣不經意地多了幾分冰冷,“是啊,就是可惜。”

“您最器重的學生,天州百姓心目中的好警察,今天晚上倒在了犯罪分子的槍下!”

果不其然,陳長明的臉色瞬間落寞,“是可惜了。”

“我對不起李東對我的信任,對不起天州警校對我的培養,對不起天州警隊對我的栽培!”

“不過說真的,看見你們兩個站在這裡,我真的很高興!”

宋辭還以為是對方有意挑釁,眼神又犀利幾分,“哦,陳大高興什麼?”

陳長明笑了笑,突然攤牌道:“你們能過來,就說明李東應該轉危為安了。”

“難道不值得高興嗎?”

聽見這話,房間內的氣氛,平添幾分詭異。

宋辭和楊權也都有所預感,陳長明應該已經猜到了他們的來意!

高赫的行動已經開始,宋辭索性也就不再演戲,“陳大,你真的希望李東轉危為安嗎?”

陳長明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我以後還有冇有資格再說這話,但我也是一名警察!”

“能為天州警隊留下一顆薪火相傳的種子,我當然高興!”

就在這時,走廊外麵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

走在前麵的應該是個女人,鞋跟很清脆,後麵跟了不少隨行人員。

再加上醫院的走廊格外空曠,這些聲音夾雜在一起,就像是悶雷襲來,天威震震!

宋辭和楊權對視一眼,不由鬆了口氣,檢察院的人總算來了。

否則的話,在陳長明麵前的這齣戲,他們可就不知道該怎麼演下去了。

至於陳長明,躺在病床上,不見絲毫慌亂。

對於外麵的動靜,更是充耳不聞!

外麵。

幾名守在走廊的警察見狀,不由皺眉。

這裡是天州市公安局的定點醫院,怎麼會有檢察院的工作人員突然登門?

再說了,提前冇有接到相關通報。

也就是說,這些人是突擊行動,不請自來!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雖然還不知道對方想乾嘛,但是看這些人的架勢,明顯來者不善!

尤其是走在前麵的那個女人,看級彆應該是副檢察長。

到底是什麼案子,竟然能讓檢察長親自壓陣?

在場的負責人走上前,“不好意思,幾位同誌,這裡是天州市局的特護病房。”

“請問你們來這裡,是有什麼任務麼?”

高赫直接亮出自己的工作證件,“江南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高赫。”

“來此偵辦一起案件,還請你們配合。”

查驗過高赫的證件過後,負責人問道:“請問,你們是來偵辦什麼案件,需要我們怎麼配合?”

高赫解釋,“致富鄉今天晚上發生了槍擊案,根據線索,我們過來偵辦。”

負責人愣住,致富鄉槍擊案?

致富鄉的槍擊案,主犯魏華強已經被警方當場擊斃!

還有什麼可調查的?

而且就算調查,魏華強的案件,也不應該由檢察院來調查。

再說了,就算真要調查,也應該去案發現場,又或者去華西集團。

這裡是市局的定點醫院,來這調查什麼?

很快,負責人想到了什麼,這些人該不會是來調查陳大的吧?

不用任吩咐,周邊的警察全都圍了上來了,也堵住了檢察院的前行去路!

冇有確認對方的來意,負責人輕易不敢放行,謹慎的問道:“不好意思,我們並冇有接到上級領導的通知,也冇接到相關單位的協查通報。”

“能不能麻煩說具體一下,到底是什麼案子,怎麼就驚動了檢察院的各位同誌?”

“這樣一來,我們也方便配合。”

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警察,高赫雖然不怕,但也不想輕易跟天州警方發生衝突。

還是按照對方的要求,主要表明瞭來意,“是李東同誌的墜崖失蹤案。”

負責人更加疑惑,一連拋出三個問題,“李東同誌墜崖失蹤,是被魏華強槍傷,怎麼就立案了?”

“再說了,各方正在對李東同誌進行搜救,李東同誌的情況目前還不清楚,誰立的案?”

“還有,就算立案,你們不去救援現場,為什麼要來這裡進行追查?”

高赫直接表明來意,態度也逐漸強勢,“報案人是李東同誌的妻子,江南區人民檢察院立案,這起案件由我負責偵辦。”

“接下來的調查,需要陳大配合。”

“至於具體的案情,不好意思,在案情冇有調查清楚之前,不方便向你公開。”

“稍後,我們檢察院的領導,會跟你們警方的上級領導進行通報。”

“現在,煩請大家讓路,我們需要見一下陳大本人!”-“可以!”張婷冷靜說道:“好,我先去趟省城。”“薑誌陽被省公安廳帶走了,我婆婆正在省城處理這事,我也得過去幫忙。”“要是薑誌陽倒台,我可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具體的合作,等我回來再說!”掛到林夢如的電話,張婷調整好情,撥通了第二個電話。省城。漢東大學家屬院,吳紅蕾的家中。作為漢東大學發給院領導的福利房,按理說姚炳添已經被開除黨籍,並且被漢東大學除名,應該把房子騰退給學校。隻不過,姚炳添雖然倒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