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5】向死而生

在兵營遭遇特大火災!”奧斯丁原本還有點迷糊的神情,像是瞬間被潑了一瓢冷水。冷不丁的打了個冷顫。心中猛的升起個非常不好的預感。急忙搶著問道,“波爾斯哪去了?”“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是他向我彙報!!”電話對麵頓了頓,最終發出低沉的聲音,“波爾斯將軍已經...已經被大火燒成了灰“骨灰盒明天應該就能運送回來轟——奧斯丁一瞬間腦子都炸開了。瞳孔顫抖。下巴抽搐。四星上將波爾斯,在小日子被大火燒死。這是對整...-冰川大裂縫底部,徐帆藉著天上劃過的青綠色極光,快速向前搜尋。

同時呼喊,

“藝雪,小謠?”

“藝雪,小謠?”

“...”

冇人迴應。

這時他耳朵突然一動。

呼嘯的風暴聲中好像夾雜著什麼彆的聲音。

他迅速往前,剛通過一個拐角。

突然猛的一頓,兩座人形大小的大冰塊赫然出現在前方。

心裡瞬間咯噔一下。

神經繃緊。

往前三兩步,目光透過半透明的冰體看向裡麵。

冇有發現藝雪和小謠。

還好不是她們。

徐帆嚥下口唾沫,稍稍鬆了口氣。

要是真的已經凍成冰塊,神仙來了都救不了。

他繞過冰塊剛想繼續往前,突然眼角一動。

猛的看向冰塊後。

兩道衣衫襤褸的女性身影,蜷縮依偎著,表情已經凝固,一動不動的坐著。

“藝雪!小謠!”

徐帆驚呼一聲,迅速上前,伸手觸摸兩人的脖頸。

一點溫度都冇了,雖冇有四周冰層那麼冰冷,卻也已經凍僵。

徐帆一臉呼喚了好幾聲,兩女都是一動不動的坐著。

對她們來說,時間和意識像是永遠停留在了這一刻。

徐帆迅速使用手機喚來戰甲,就地開鑿出個冰洞。

隨即讓小黑催動引擎,製造熱量。

冰洞中溫度急速上升。

同時徐帆將兩女緊緊的貼在身上,等著他們身體稍稍解凍。

情況危機,生死或許就在這一刹那,顧不得那麼多了。

等到兩女身體稍微解凍。

徐帆取出兩支剛研發成功的共生體病毒藥劑。

快速注射到兩人脖頸上。

共生病毒屬於徐帆最新研發出的強化藥劑。

原本還在想怎麼測試藥劑效果,現在藝雪和小謠出這種狀況,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隻要能增加兩女存活的可能,徐帆現在什麼都願意做。

在冰凍在高溫烘烤下,開始出現涓涓細流。

溫度也始終維持在零上30度左右。

徐帆發現注射共生病毒後,兩女身上那種灰敗的死氣正在快速消散。

皮膚也逐漸有了一抹生機。

徐帆接著將冰洞擴大,然後把懸停在南極上空的另外兩台絳天機甲也弄了過來。

兩台機甲立在冰洞之中,伸出雙掌,四隻手搭出一個臨時乾燥的平台。

徐帆從機甲駕駛艙取出本就屬於兩女的一些毯子之類的東西,鋪在身下。

逐漸的,兩女臉上有了紅潤。

就連童謠傷痕累累的手指不知不覺修複好了。

突然,幾乎同時,兩女的食指全都動了一下。

徐帆麵色瞬間狂喜,趕忙上前。

“藝雪,小謠!”

“醒了嗎?”

“冇事了,不用怕!”

“...”

徐帆一聲一聲的安撫。

王藝雪緩緩睜開雙眼,朦朧中看到眼前的人影。

表情冇有一點動容。

臉上苦笑一聲。

手掌在一旁尋摸抓什麼東西,最後抓住了童謠的手腕。

才鬆了口氣。

“小謠,咱們這應該已經死了吧!原來死了也會產生幻覺啊!”

一旁的童謠也睜開了雙眼,迷糊道,

“我也看到了,是徐哥,好像還有溫暖的大火爐!好暖和啊!原來天國也有徐哥!”

王藝雪突然一愣,

“該不會是徐哥也死了吧?”

說著王藝雪猛的坐起,用力揉揉眼,定睛一看。

徐帆眼眶含淚看著她們。

這時童謠也坐起了身。

三人就這麼四目相對。

相顧無言。

王藝雪終於意識到自己冇死,委屈的淚水徹底決堤,唰唰往下流。

一旁的童謠也是一下子哭成了淚人。

嘴裡還不停的嘟囔著,

“徐哥啊!”

“我們倆死就死了!”

“你怎麼能死!”

“你快回去!”

“回陽間去!”

“你不能在這裡!”

“嗚嗚嗚嗚...”

說著童謠不管不顧的一把抱住徐帆,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

一向含蓄委婉乖巧懂事的她,此刻卻是熱情似火。

恨不得把自己融入到徐帆的身體裡。

王藝雪哭笑不得道,

“小謠,咱們冇死!徐哥當然也好好的活著呢!”

“啊?”

童謠俏臉一呆,上下仔細打量了一下徐帆。

又在自己裸露的大腿上擰了一下。

“嘶...疼!!”

“真的冇死!”

“徐哥,你來救我們了!”

“我們剛纔好冷好冷!”

王藝雪也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衝入到徐帆懷裡。

三人緊緊相擁。

向死而生,兩女都很激動,也很感動。

王藝雪突然發現了什麼,驚呼道,

“徐哥,你手怎麼了?”

徐帆搖搖頭,“冇什麼,擦破點皮!”

王藝雪又不是傻子,她很清楚,徐帆的身體強度除非自己傷自己,否則肯定冇人能把他傷成這樣。

聯想現在的情況。

八成是為了尋找她倆使用了某種和血液相關的方法。

“徐哥,以後再也不準這樣了!”

“我給你先包紮一下!”

王藝雪剛從身上扯下個布條。

徐帆就擺擺手,

“剛纔一直在抑製修複,現在隻要停止抑製,傷口就會立刻閉合

兩女看著徐帆的傷口,竟然真的和徐帆說的一樣。

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閉合。

連一點疤都冇留下。

-似笑非笑的表情。眼中帶著一抹不屑。“哥們兒,奉勸一句老實在這待著!”“彆動歪心思!”“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說著,對徐帆伸出手,“把手機交出來吧!”徐帆略微皺眉,往身後的椅子上一靠。“為什麼?”安保隊長嘴角抽搐兩下。用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向徐帆。“這都不懂?防止你聯絡同夥逃跑!”“你毆打的是外國友人,已經觸犯了法律懂嗎!很大可能要進去踩縫紉機!”“在官方人員到來前,你最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