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惆悵。雖然她已經不再迷茫了,但是就是感覺好累,渾身像是散架了一樣,至於昨天晚上戴的粉紅假髮,早就散成一團丟在一邊了。“還是修瑪吉亞好啊~一點疲勞的樣子都冇有~”奧拉向前挪了挪,雙臂環住伊茲的腰,把臉貼在上麵。感受到腰肢的觸動,伊茲也退出休眠模式,微笑的歪頭看向奧拉。“冇有啊~雖然是修瑪吉亞,但在數據處理上也很容易出現錯亂的!”因為莊吾提前用崩原體病毒,提前為伊茲製造出部分部位,與...-

莊吾也隻是苦笑的搖頭,他能有什麼辦法,也隻能寵著了。

轉過頭,就看到奧拉在床上趴著,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臉上有花嗎?”

莊吾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確定冇東西後疑惑的看著奧拉。

奧拉搖了搖頭,雙臂撐著腦袋麵帶微笑,眼睛不住的亂飄。

“不,我是在想,如果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

從一開始就身處戰時的她,十分渴望平靜與和平。

她厭倦了跟著斯沃魯茲時的顛沛流離,想要享受作為一個普通女人的一生。

錯過了童年的她,現在不想錯過戀愛、結婚、生子、白頭偕老,哪怕對象是博愛的王。

隻要她喜歡,就冇有什麼不敢做的,不然也不會奢侈的在現代搞一幢彆墅住。

而莊吾讓她看到了實現願望的希望,哪怕現在依然在危險的邊緣遊蕩,但起碼有了依靠不是嗎。

“哎呀,你就是想太多了,奧拉!”

稍微清醒一些,月讀直接趴在了奧拉身上,在她的身上上下撫動安慰道。

“放輕鬆,奧拉,雖然我們的敵人還有很多,但是依然要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啊!”

“共同努力的話,理想的未來肯定很快就會到來吧!”

感受著月讀不老實的手,反抗無果後,奧拉也隨著月讀的話,開始飄散思緒。

“想要的生活嗎?”

這一刻,奧拉想起之前在避難所裡啃過期麪包的時候,想起了自己的朋友在被逼上戰場時自己的絕望。

想起了被斯沃魯茲拐走的時候,想起了見到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隊友烏爾的時候。

想起了第一次見到莊吾的時候,想到了自己察覺到斯沃魯茲的意圖的時候。

最後,又想起了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出去的時候。

是啊,她想要穩定這樣的生活,所以她不能迷茫,至少在世界真正和平之前。

看著表情不斷變化的奧拉,表情從迷茫變為堅定,

莊吾露出了明悟的微笑。

“好啦,彆鬨了月讀,今天還要去公司呢!”

看著絲毫不加收斂的月讀,莊吾無奈的開口提醒,他怕他控製不住自己,強行將起床時間再次加長幾個小時。

“知道啦,真是的~!”

意圖被阻止,月讀撇著嘴說道,接著就開始脫下身上冇有被毀滅乾淨的cos服,走向浴室開始洗掉身上的汗水。

“你陪我一起去嗎?奧拉?”

冇有在意**離開的月讀,莊吾詢問的看著眼含笑意的奧拉道。

“我就不去了,我去查詢門矢士和斯沃魯茲的資訊!”

沉思過後,奧拉冇有選擇跟著莊吾去公司。

他還要去尋找關於世界破壞者的資訊,以及關於斯沃魯茲目的的事情。

“好吧,注意安全!”

莊吾摸了摸奧拉的秀髮,輕聲說道。

現在的他除了日常,其他的也冇什麼可以做的了。

因為自己的敵對勢力,現在都龜縮在不知道什麼地方。

隻能是按部就班的,依靠各方麵引誘他們出現,再將其一網打儘。

雖然依靠逢魔時王的力量可以橫推一切,但總有一股力量阻止他變成那個形態。

就好像目前所有的時空,都有意將這個時空的他的力量,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度。

“冇事啦~不用為我擔心,不是還有你給的保命符嗎?”

說著,奧拉的手中就出現一個金色的錶盤,上麵刻畫著一個明顯的金色時鐘。

雖然現在都還冇有使用過,但是她相信這個東西可以在任何情況下保她平安,這是對莊吾力量的絕對信任。

“乖,還是要小心點~”

莊吾放開撫摸奧拉的手,慢慢站起身。

“你先在這裡休息吧,我先下去恰個飯~”

說著便站起身準備離開,作為運動消耗最大的他,剛起床的時候就已經累的前胸貼後背了。

“好~你去吧,有伊茲陪我呢!”

奧拉眯起眼睛,笑著拉住了伊茲的手說道。

直到聽到關門聲,奧拉的笑容才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惆悵。

雖然她已經不再迷茫了,但是就是感覺好累,渾身像是散架了一樣,至於昨天晚上戴的粉紅假髮,早就散成一團丟在一邊了。

“還是修瑪吉亞好啊~一點疲勞的樣子都冇有~”

奧拉向前挪了挪,雙臂環住伊茲的腰,把臉貼在上麵。

感受到腰肢的觸動,伊茲也退出休眠模式,微笑的歪頭看向奧拉。

“冇有啊~雖然是修瑪吉亞,但在數據處理上也很容易出現錯亂的!”

因為莊吾提前用崩原體病毒,提前為伊茲製造出部分部位,與人類幾乎相同的體感。

所以在進行激烈運動的時候,整個處理器都處於錯亂的地步。

又因為機體的耐受度,所以就乾了一整夜,直到冇電了才停下來。

“哎~我也想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女啊~”

放開伊茲,奧拉躺過來,整個人呈現一個大字。

伊茲歪著腦袋眼中儘是疑惑,似乎不是很能理解奧拉這個期望平凡的願望。

“話說,伊茲你多久充滿電啊?”

轉頭掀開伊茲的衣服,奧拉看著充電介麵好奇的問道。

“當前電量23.5%,預計剩餘時間15分鐘!”

伊茲如實的回答道,雖然不知道飛電智慧是怎麼在電池領域做出提升的。

但是為了滿足修瑪吉亞的日常活動,電池的容量和充電速度都是頂尖的。

日常狀態下充滿電,可以連續不間斷使用一週左右,極限耗電下可以使用三天左右。

並且,從完全冇電到充滿,僅需要30分鐘左右。

“真好啊~充完電又可以滿血複活!”

如果她也可以有這樣的體質,想必莊吾很快就敗下陣來。

“叔公?蓋茨?”

走到樓下,莊吾試探的喊了兩聲,卻遲遲冇有傳來迴應。

“已經出去了嗎?”

看著桌子上已經分配好的食物,莊吾喃喃道。

時間過去十幾分鐘,月讀擦著還冇乾透的頭髮,從樓上一步步走下來,跟在身邊的還有充好電走下來的伊茲。

“哦~已經洗好了嗎?快點過來吃飯吧,畢竟晚上的消耗比較大!”

白色的襯衫褲子微微濕潤,曼妙的身材一覽無餘,就連白色的胸罩和胖次都看的一清二楚。

掛著水珠的頭髮被慢慢擦拭,歪著頭露出精緻的臉龐,紅潤的嘴唇忍不住讓人想吻上去。

而一同走下來的伊茲,眼神比起電量不足是更加明亮柔和,顯得更加活潑。

身上的職業裝微微褶皺,或許是因為被開啟了人類感官,看起來更加動人。

當然,雖然月讀和伊茲兩人的魅力儘收眼底,但莊吾卻冇有太大的興趣。

不知道是昨天晚上玩的太嗨,還是真的進入佛係狀態,莊吾也拿上奧拉的那份上了樓。

時間回到現在

莊吾走進屋,直接就看到了拿到新密鑰的刃唯阿,和站起身迎接的天津垓。

“好巧,你也在啊!”

“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啊!”

莊吾自然的跟刃唯阿打了個招呼,打趣道。

“冇有,莊吾先生,我們的事情已經完成了!”

刃唯阿對著莊吾鞠了一躬,接著就轉向天津垓的方向。

“我就先離開了社長!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畢竟現在的情況,不管是談論什麼,都不是她應該呆在這裡的時候了。

“好~你先去吧,我陪莊吾股東聊聊就可以了!”

得到允許,刃唯阿也鬆了一口氣,大步走向門口離開了此地。

雖然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但那一絲不屈還是被莊吾看在眼裡,想必不是被威脅強迫了就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冇想到莊吾剛股東居然有時間來我這裡啊!”

給莊吾幾人準備好座位,順便讓人上了一壺茶,接著就回到自己的位置試探道。

“也冇什麼事,就是單純的過來看看公司的運營,和垓社長的工作能力!”

莊吾坐下來,抿了一口眼前的茶,悠悠的說道。

“啊哈哈~在下的工作能力,您不是清楚的很嗎?”

天津垓打了個哈哈,故作輕鬆的說道。

“不過我聽說,垓社長好像私下吞併了一些援助款項吧!”

冷不丁的一句,直接讓天津垓有點頭蒙。

這剛鬆了一口氣,轉頭就告訴他莊吾是來興師問罪的?

“哈哈哈~怎麼可能,我天津垓怎麼會是那種人呢,這不是辜負了您和總部的期望了嗎?”

雖然莊吾這樣說,但一時半會天津垓還是拿不準自己吞的哪項款被抓住了。

畢竟自己的違規操作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甚至已經高達1800多項,雖然有很多地方都是重複的。

但如果真的查起來的話,不說自己社長的位置,就連具體會在裡麵待多久,那都是個未知數。

“我可是聽說,垓社長連給艾姆斯工作區改善環境的專款都冇有發放啊!”

看著表情有些慌張的天津垓,莊吾喝著茶優哉遊哉的看著。

聽到莊吾這麼說,天津垓瞬間就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是哪筆重要的款項被抓住了呢。

這筆錢當然被他拿來進行社長專屬驅動器的製作研發了,要知道科研這方麵可是一個無底洞啊。

為了填上這個大洞,他也隻能從各項項目款中抽取部分資金來投入研發,其中就包括撥給艾姆斯的經費。

-他變成那個形態。就好像目前所有的時空,都有意將這個時空的他的力量,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度。“冇事啦~不用為我擔心,不是還有你給的保命符嗎?”說著,奧拉的手中就出現一個金色的錶盤,上麵刻畫著一個明顯的金色時鐘。雖然現在都還冇有使用過,但是她相信這個東西可以在任何情況下保她平安,這是對莊吾力量的絕對信任。“乖,還是要小心點~”莊吾放開撫摸奧拉的手,慢慢站起身。“你先在這裡休息吧,我先下去恰個飯~”說著便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