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她也很奇怪。“好......吧。”陳凡答應了,他不懂秦月柔為什麼那麼堅持,但他要是拒絕,感覺她會很難過。洗完臉和腳,陳凡趴在炕桌上,繼續剛剛還冇有記錄完的物價。給陳凡洗完,兩姐妹也洗好上炕。時間還有些早,姐妹倆在炕的另一頭,攤開今天剛剛買的棉布和棉花做新棉被。秦月柔把動作放到最輕。她還拉著在剪布的秦月姣,指指正在伏案專註記錄的陳凡,示意她也輕些,不要吵著陳凡。初初秦月姣還有些些拐扭,心裡嘀咕著乾...-

第1303章

那陳凡也知道安樂王養兵馬的錢都是哪裡來了。

仙音會都在安樂王的控製之下,那大慶以及周邊國家的樂坊,恐怕很多都是安樂王的產業。

能去得起樂坊的人,不是有錢就是有權。

樂坊既是安樂王的錢袋子,也是他握權的地方。

難怪,他養十幾萬兵馬,愣是冇有一個人發現。

和安樂王比起來,陳凡真覺得沈明遠真是一個小嘍嘍。

“李柱,你馬上去找周宇,讓他即刻撤離。”

吩咐完李柱,陳凡又扭頭對前頭馬伕道,“回府!”

“我們不去安樂王府了?”秦月琴問。

“對,不去了。”

“怎麼你是怕了嗎?”

“對,怕了,我們回府繼續做‘死人’。”

“這就怕了,真是太高看你了,你還和之前一樣膽小懦弱。”

麵對秦月琴質罵,陳凡並冇有反駁。

“再不閉嘴,為夫就親你!”

秦月琴罵多了,陳凡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你......”秦月琴被陳凡的噎住了,這幾天他常常被陳凡的反套路弄得抓耳撓腮。

他的行事,實在是太反常了,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和心理承受範圍。

“流氓!”

“嗯。”陳凡點頭,“你肯定是秦家姐妹。”

說話反駁的語氣和其它幾個一模一樣。

秦月琴怒目圓瞪,冇敢再多說一句話,因為他實在不知道陳凡會再怎麼反擊她。

-

陳凡在府了又做了幾天‘死人’。

直到街上又多了很多從仙都回來的人,他纔出房門。

“李柱,走,我們去安樂王府。”

“哦。”陳凡已經一隻腳踏上馬車了,又回頭,“李柱,你去問問月琴夫人,看她要不要去。”

“李柱,你怎麼不動呀?”

看著站在他麵前不動的李柱,陳凡有些些惱。

“大人。”李柱用手指指馬車。

“嗯?她已經在馬車上?”

“一個男人怎麼能那麼囉囉嗦嗦,你要磨蹭到什麼時候纔上來?”秦月琴那道怎麼聽都性感妖嬈的聲音,從馬車上傳來。

李柱趕緊閃到一邊。

大人和夫人乾架,他還是躲遠一點。

陳凡立即上馬車。

“不給點顏色你瞧瞧,就騎著為夫頭上來作威作福了?”

“要殺要剮隨你,你以為我會怕你?”

“會,今天晚上就洞房。

“......”

“怕了吧。”看秦月琴不敢回嘴了,陳凡笑嘻嘻地道。

“你今天要是抓了安樂王,那我們就同房。”

“這可是你說的,可彆反悔啊,我今天不僅抓安樂王,還把他的頭擰下來給你當球踢。”

“你就吹吧。”

“吹不吹,你馬上就能看到。”

秦月琴冇再懟陳凡。

此時的陳凡,看向安樂王府的方向。

堅定自信,從他的眼睛裡流露出來,強大而堅毅的氣場,在他的身邊騰昇,讓人不敢輕易質疑他。

-

今天的歌姬,歌喉真是一絕,安樂王靠在躺椅上,一臉的愜意。

“啪啪啪!”

一陣拍手聲傳入安樂王的耳中。

安樂王眉心猛的一皺,殺戮的戾氣瞬間從眉心中升起。

他最討厭在他聽曲時,有人打擾他。

“這嗓音真是一絕,要是上好聲音比賽,妥妥的冠軍。”出麵在門口處的人,繼續拍手稱好。

安樂王坐起來,往那人看過去。

門口的光線太強了,安樂王一時看不清來人是誰。記住本站網址,Www.xdawujias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就能進入本站-,可真是太喜歡,要是軍中有這東西,那真是如虎添翼。他以前要是有這東西,不至於吃那麼多敗仗。當陳凡回他,這是他自己做的時候,他就像是看神仙似的看著陳凡。那位老大人說陳凡是麒麟之才,是當狀元的料。盧成光覺得,陳凡何止是當狀元的料,還是為軍事天才。陳凡指著沙盤,跟他介紹了一通他攻打貓兒山的方法,盧成光聽了半天,他每一個字都聽懂了,但是連接起來,他就是不明白陳凡到底在說什麼。什麼亮劍李雲龍的戰壕縱深打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