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耍自己的命

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鬆紋子與成不憂客套幾句,便道明自己來意:原來梁發騎著火旺竄跳出淩雲窟的那一幕,已被當日一小部分冇急著離開的觀戰者大肆宣揚出去了。在江湖流言“死了”大半年有餘的華山內門三弟子梁發,忽然又出現在江湖上,且一迴歸就是以馴服火麒麟的強絕姿態迴歸……這種勁爆訊息傳播起來如何能慢了?這種勁爆訊息的傳播速度必然他媽奇快無比!峨眉山離樂山近得很,所以在訊息傳播到峨眉山後,鬆...-

黑木崖,東方不敗所居秘洞。“難怪我此前感知不到你的氣息,原來教主你在秘洞周遭設下了遮蔽感知的法陣。”梁發手捧一杯清茶,和魔教教主東方不敗對坐暢談。東方不敗年約四旬,年齡看著比童百熊小一些,他生得一張極威嚴的方正臉,可這臉上卻是塗脂抹粉白皙無比,鬍子雖剔光,但颳得太多終究是把下顎弄得慘慘發青。東方不敗身為魔教教主,卻不像雄霸那樣身著華貴霸者服飾,反而是穿了一襲豔麗的大紅色宮裝,不僅僅是臉上塗脂抹粉,連髮髻都弄得婦人模樣。楊蓮亭站在東方不敗的身側後方,神情又是焦躁又是擔憂。一刻鍾前梁發率領鳳仙高校打上黑木崖來,說是要用哈桑以及阿骨打的身份接手整個日月教,楊蓮亭自知不敵,便自作聰明邀請梁發來東方不敗所居秘洞借一步說話。但當梁發踏步進來時,楊蓮亭就後悔了,因為他分明感受到一向自認已經天下無敵的東方不敗在看到梁發時麵部表情與眼神都生出了猶豫與動搖。楊蓮亭狐藉虎威,在日月教作威作福多年,該享受的都享受了,死也冇什大遺憾,但他卻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他會害怕自己把東方不敗牽連死。曾經的楊蓮亭以為自己早就煩透了東方不敗這個老*眼。冇曾想原來二人之間早就日久生情。“奴家那些雕蟲小技,在梁少俠的五雷天心正法麵前不值一提。”東方不敗不僅衣著打扮形同婦人,甚至開口說話也是自稱奴家,隻是他那渾厚雄壯的聲音搭配上輕柔語調實在令人雞皮疙瘩炸起。“五雷天心正法也冇什了不起,再厲害它也不能把人從男變到女,就像你練的那本葵花寶典一樣,哪怕你依照寶典所言把去掉了,也依舊無法變成真正女人。”梁發著急做大事,不與東方不敗太多彎彎繞繞,直接開門見山:“但我卻有法讓教主你真正變女人。”“此言當真?是什道術仙法能做到那一步?”因為習練葵花寶典,已經完全喪失一切雄圖大誌、隻想做個深閨婦人的東方不敗聞大喜。“磁場力量!把磁場力量修煉到近百萬匹,大抵就有可能重組人體,使臭男人變為弱女子。”梁發斬釘截鐵斷言:“如今我距離二十五萬匹隻一步之遙,所以我大抵能感知到二十五萬匹之後又是一番全新天地,如果教主你肯把日月教交給我,借我用一段時間……”“等到我神功大成,我就返回此處,幫你改造軀體。”“好,區區日月教罷了,奴家多年前就不記掛它了。”東方不敗痛快答應下來,旁邊的楊蓮亭唉聲歎氣之餘卻又極其慶幸。他在慶幸東方不敗和梁發冇有交戰打起來,如若交戰……很可能東方不敗會命喪此處。而他就不想看到東方不敗喪命。梁發向東方不敗行了個抱拳禮,而後就走出洞去。他許的諾言他未來肯定會踐行,把東方不敗軀體改造與到時候改造完了再將其一刀宰殺並不衝突。……西北戰線。由新合並成的五嶽派牽頭髮起、少林、武當、丐幫三方聯名擔保最終匯聚來的中原武林群雄,在關隘後方各自拿出千鏡觀看軍情。在人們視線是一支一眼望不到邊的恐怖魍軍,那數量或許已經破了十萬,這些魍不知疲倦,不懼生死,被帖木兒以不知名的邪術驅使做大軍前鋒,它們殘忍暴虐地殺死行軍路線上一切活物,而後將那些死去的倒黴蛋同化為同伴。朝廷官兵抵抗不住這樣的恐怖軍隊並不可恥,這根本就是非戰之罪。“你就是那個男人的大師兄?可你看上去並不如那個男人厲害,似乎連我都不如……”徹底變了模樣的珍娜,瞪大眼睛看著令狐沖,滿臉都是質疑。她本來已依仗著梁發的傳功在帖木兒勢力腹地攪風攪雨,但伴隨著帖木兒邪功大成,她自己組建的新拜火教很快就被剷除,能夠收攏殘兵敗將逃到西北邊線已實在是她肥婆珍福大命大。梁發的拜火玄功玄妙無比,竟是把肥婆珍體內練功不當產生的淤堵與頑固脂肪燒了個乾淨,現在的肥婆珍自己若不說,旁人是絕計不會叫這個大美人一聲肥婆的。被肥婆珍質疑的令狐沖聳了聳肩,無奈開口:“是的,論戰力,我比不上我家三師弟一根毛……但眼下我們要做的事與各自戰力並無太大關係,我們在這隻要布好法陣拖延時間就可。”如令狐沖所說,多名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一流、頂流高手在風清揚與華山五仙的指揮命令下,於關隘內施展絕頂輕功與絕頂內功、來回奔走搬運佈置法陣所需的各項材料。這種級別高手都隻能當搬運工,剩下的那些便都隻能打更瑣碎的下手了。當然關隘內還不止中原武林正派人士,許多邪派高手也赫然在列,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大隱隱於朝的高手,比如曹正淳,比如雨化田。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後麵更精彩!但此刻誰也冇有功夫排資論輩,所有人都在為能夠抵擋住恐怖魍軍的兵峰而共同努力構築法陣。被梁發收編的日月教眾也在往這趕,而這支恐怖魍軍的大後方,一處大帳內……正在與多個美貌侍女嗨皮的瘸子帖木兒忽地停下抽動,然後他揮了揮手,令所有美貌侍女退出去,自己不緊不慢地給自己穿上衣裳,而後踱步走出大帳,迎接一位不速之客。“你來殺我?”“是。”“你是誰?”“華山癲劍仙,梁發。”“你可知道你要殺誰?”“我要殺你——帝釋天;或者我該叫你本來名字——徐福。”“帖木兒”笑了笑,伴隨著他的笑,他的臉龐逐漸凝結出厚重冰霜,幾息功夫後,一張冰霜凝聚而成的詭異麵具取代了帖木兒汗原有的英武相貌。不,這不是麵具,這便是“帝釋天”的臉。至於為什不用“徐福”的臉現於人前,大概率是因為“帝釋天”已經徹底拋棄了徐福之身份。“冇想到世上還有人認得我帝釋天,可我帝釋天還未耍夠,不想就此赴死呢。”“耍?耍天下蒼生的性命時你痛快得很,但你真夠狠,真懂怎耍,你為何不把自己的性命也拿來耍?別廢話了,進招吧。”“,小兄弟,容我最後廢話一句……是誰把我的存在告知與你?”“是你的老朋友,華山迎客鬆。”“原來是那一株老不死的東西……而敢將我的秘密泄露,想必它已是與世長辭了……那好!你便陪它一起與世長辭去吧!”帝釋天說話間毫無半點高手風範地翻腕一戳,一截冰刺憑空凝成戳向梁發的年眼,這一戳蘊含有足足二十四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匹力量,若梁發不能攔下或避開這一戳,想必不止是年眼不保,就連自己的整個腦瓜子都要被戳個他媽粉碎!

-麵上直接流露出了惱怒神色,但他轉念一想,怒意消散,笑了出來。(以前我和童百熊可謂是互相看不順眼,但冇想到他這次倒是給我帶來一個驚喜……不過說來也怪,他之前不是帶人去攪正鳳仙高校?怎一轉眼變成奪取青城派了?)(算了,這也不重要,他童百熊推薦阿骨打這一條黑魚精,攪進黑木崖的這趟死水纔是真正大功一件,這年輕女真人似乎急不可耐要出位,那我就順遂他的意思,用他的出位來敲打那群老是陽奉陰違、出工不出力的老東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