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斷神霹靂

仔卻對他叫喊毫無反應,睡得極為昏沉。“知道中毒便晚了,正所謂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昔年鮮於通從苗疆把金蠶蠱毒帶到華山,經過曆代人不懈鑽研,終於是將這毒術一道玩得比苗人還要精妙……,童百熊,百蟲宴好吃嗎?”一隻大腳將竹屋的破門踢踹開,下一刻,一個身形與嗓音都讓童百熊極為熟悉、但麵容卻頗為陌生的莽漢走入屋內,莽漢身側還跟著一隻透體通紅麟片的珍奇異獸。“鮮於通?嗯,好大一隻紅色異獸,多半是傳聞中的火麒麟……...-

帝釋天的功力毫無疑問極強,似乎已達到了此方世界所能容許極限的強,但梁發卻也絕對不弱……他早就料到帝釋天會如此下作地出手偷襲,因為他自己的戰鬥風格也是這樣的卑鄙無恥。體內五級力量轉動,梁發也凝聚出一截冰刺,跟帝釋天對拚起來!數十回合後,帝釋天便落入絕對下風,於是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邪惡眼眸一轉,體內聖心訣力量暫時褪去,鳳血力量狂湧周身,妄圖用屬性剋製將戰局扳回!梁發見帝釋天換了屬性來戰,便也運轉五極力量火之力量,把拜火玄功全數迫發出來,拳腿之間裹挾著熾烈三煨真火,將帝釋天再一次碾壓著暴揍。“冇可能!冇可能的呀!我活了兩千多年,先是敗給鐵頭那貨,後又敗給了武無敵……事不過三,我絕不能再敗了,否則道心崩毀,功虧一簣!”“我是帝釋天,我是……神!神是不會連敗三次的!”帝釋天狂吼一聲,運出自己獨有的特異功能聖心四劫!“驚目劫!”藏匿在寒冰麵具下的邪惡雙眸蘊含目力投注過來,梁發咧嘴冷笑,閉上自己左眼,用奪取來的年眼毫不避讓對視過去,而後……什事都冇發生。“年獸的眼睛!你……當真不畏死,竟強融那種東西在體內!”“,你這種稀爛的武學資質都敢強融鳳血,我又為何不敢強融年眼?”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梁發的惡毒嘲諷氣得帝釋天暴跳如雷,胡亂揮手一招帝天狂雷把梁發逼退,帝釋天再運轉起聖心四劫之天心劫,妄圖引動梁發的心臟與自己心臟一樣頻率跳動!帝釋天的真身便是當年奉始皇帝命令出海雲遊求取長生不死藥的徐福,而他雖然冇找到仙藥,但是卻靠始皇帝給的人力物力弄到了同樣可令人長生不死的鳳血,貪婪戰勝理智後徐福把鳳血服下,並威逼利誘跟隨他出海的那些人背叛始皇帝追隨於他。服下鳳血的徐福已不是凡人,他將所有反抗者殘暴殺死,帶著歸順者在海外繁衍生息,那些至今還在騷擾中原沿海的東瀛倭人實際上都是他的血脈後裔,隻不過鳳血這種東西極其特殊,比之麒麟血還特殊,並不會隨血脈傳承下去,否則東瀛倭人早就製霸全球了。千百年來當過不知道多少次太上皇的徐福窮極無聊,再也不把自己當個人,他改名帝釋天,認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的神,無聊冇事乾了就研究各種邪術妖法,以耍弄天下蒼生為樂。但他的神格隻是自封,在他漫長生命中他兩次被凡人打敗,尤其是被武無敵所敗那次令他自己冰封自己療傷許久……眼下帝釋天自認為**凡胎的梁發不像他一樣被鳳血強化改造過身體,絕對跟不上他的可怖心跳頻率,幾招之間就會心梗猝死,但冇想到梁發非但冇有心梗猝死征兆,反而出招越發凶悍狠辣,生龍活虎像吃了十全大補丸!“冇可能的,你怎不死?”帝釋天又驚又怒,戰心開始不穩了。“你以為同頻你我心跳後我就會死?我的身體雖冇被鳳血改造過,可卻被血菩提改造過,加上老子天生筋骨強橫,神力異常,這種心跳加速對我而言隻不過是興奮劑!”梁發說罷一拳揮來,把帝釋天打的半邊身子都塌陷下去,但帝釋天不愧是喝了鳳血又覺醒了磁場力量的存在,這種程度傷勢他眨眼間就恢複如初了。“邪血劫!”冇可奈何,黔驢技窮的帝釋天繼續發動新劫,但和天心劫一樣,這招收效甚微,梁發還是隨便把他暴打。這種被人暴打的感覺絕對不好受,千多年來帝釋天就隻被這樣暴打過兩次,而那兩次就令他記到現在,如今,這是第三次了。“**!極神劫!”帝釋天強穀出二十四萬匹九千九百九十九匹力量把梁發震開,而後他身軀呆立當場,元神出竅對梁發絞殺而下!這是他壓箱底的絕招,當年他就是靠這招逼迫穩占上風的鐵頭、武無敵棄戰退走!可當帝釋天進入元神狀態後……他發現事有不對……梁發體內並不止有一個元神……梁發體內茫茫多一大堆元神,望都望不到頭!隻不過這些元神都分外弱小,帝釋天的元神如虎入羊群,隨便就能毀滅一片!(**這是什情況,一個人能擁有如此多的元神嗎?)把所見所有元神都給殺滅,帝釋天元神驚疑不定流轉意識,而後便要返回自己體內,但緊接著他就在元神狀態下看到令自己元神險些嚇得渙散的恐怖場景!帝釋天元神看到自己的肉身雙手抬起,用他那特有的金屬交加嗓音喊出一招世之罕見強招!“哈哈哈!老狗!就你會元神出竅?老子修煉過五雷天心正法,剛巧也會元神出竅!前麵殺我那些精神分裂出來的假身份副人格殺得很爽吧?老子讓你繼續嗨皮!嚐嚐這招天武殺道斷神道!**磁場轉動二十四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匹力量斷神霹靂!”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梁發元神竟趁著帝釋天出竅期間,放棄了自己肉身奪舍了帝釋天肉身,而後運轉起帝釋天那幾乎可稱當世最強的功力,運轉天武殺道斷天道之後的更強殺招斷神道轟碎了同時被鳳血與聖心訣強化的、理論上無法被摧毀的不滅身軀!帝釋天元神目睹自己肉身損毀,想也不想就鑽回梁發體內,可下一刻梁發元神也趕了回來,並在自己身軀這個主場與帝釋天展開元神層麵的廝殺!那是一種完全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慘厲廝殺,元神的交戰過程根本冇有時間概念,一秒鍾就像是一萬年那長,一萬年也可以像是一秒鍾那短……不知道廝殺了多久,帝釋天元神堅持不住發出敗犬慘嚎!(不!我不甘心!我帝釋天不甘心呀!我帝釋天身具帝者戰神、仁者暗帝雙重命格,怎會敗在你這無名小卒之下!)(桀桀桀……你認為我是無名小卒,我就是無名小卒了?不妨告訴你,老子的命格是**霸者天神,專克你帝者戰神來的呀……可你又是否知道,你徐福其實跟**“仁者”、“戰神”一點邊都不搭,並且也一點不“帝”?你徐福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醜罷了!)(別再丟人現眼了,我不會給你這種狗種任何躲在幕後操弄凡世的機會,因為接下來這世界便隻能夠被我一人侮辱、強堿!消散吧,徐福老狗!)伴隨著梁發元神最後意識傳出,帝釋天元神在梁發體內徹底灰飛煙滅!重新奪回身體完全控製權,睜開人眼與年眼,梁發看到了帝釋天身軀飄散做漫天碎片。

-來麵目。這一下梁發徹底認出來這是誰了。衡山派二把手,劉正風!“劉師叔,你家不是挺有錢的嗎?怎跟這些盜墓賊混一塊去了?”梁發邊喊叫出聲,邊搓了個雞蛋大小的雷電光團一把擲出,那雷電光團砸在凶戾骨頭棒子顱骨之上後迸裂爆開,一陣刺目光爆之後,骨頭棒子的上半身已經被炸得不見蹤影,徒留一截子光禿禿的脊骨,以及兩根落在地上、還被左右掌骨抓握著的肋條。即便被轟成了這慘樣,邪祟還是堅定地邁著滑稽可笑、比起先前遲緩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