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雙胞胎

臨到招式落實,往往是被他劍鋒所及之敵人一命嗚呼,而他自己卻隻受點皮毛小傷。華山劍法雖以奇險著稱,但絕不提倡以傷換傷,以命搏命,哪怕是從前的華山劍宗也是力求在自身毫髮無傷前提下以精妙劍術殲滅對手;勞德諾所用這些氣勢慘烈的換傷招式,反而更像是疆場上的搏命武藝……直到劈斬出第二十劍,勞德諾周身已再無能站起身的敵人,這些個集群圍攻他的異族人士悉數被勞德諾斬殺於此,冇留一個活口。以寡敵眾全殲敵人,打出驚人戰...-

“嗯?小子,你認得我們?”曹添被梁發的話弄得一愣,曹少欽看不過去,探出肘子捅了曹添一下:“他就是楊巨達。”曹添後知後覺地張大嘴巴一副不可置信模樣,曹少欽卻不多做解釋,因為他義父曹正淳已然起身走到梁發身前。“拿來。”曹正淳對梁發伸出細皮嫩肉的手,掌心向上。梁發摸不著頭腦:“拿?要拿啥給您?”“少裝傻,鬼王達的那本書,是不是在你手頭上?”“你說那個啊……我還回去了。”梁發鬆鬆肩膀,繞過曹正淳走到圓桌旁給自己搬了張凳子坐下,抓起茶盞就直接喝。他喝水喝茶喝酒向來都是牛飲,一氣兒就喝掉半壺。“你還回去了咱家怎看?從零零發手上搶嗎?咱家可打不過他。”曹正淳也不氣惱梁發的無禮行徑,慢悠悠又走回來坐下。“嘿,這話說的……那您打不過零零發,同樣也打不過我梁發呀,曹公公,您加這倆哥們,三人一起上也吃不定我。”梁發嬉皮笑臉地說道。“咱家和零零發冇什交情,但咱家和你有點兒交情。”曹正淳正色道:“先前合作還算愉快,眼下來找你小子再辦兩件事,一是咱家需要知悉那本書全部內容,二是咱家已經知悉衡陽城的劉正風不是本尊、且左冷禪那不聽話的老小子準備來搗亂。”“上頭已經研究、決定過了,未來準備整合整箇中原武林並扶持你華山派坐莊,你梁發就是欽點的中原武林四**,什方證、沖虛、左冷禪都靠邊站,至於那什雄霸、東方不敗之流更是想都別想。”“我可以謄抄拓本給您,這個買賣我肯定不虧。”梁發嘿嘿賊笑:“至於那勞什子中原武林四**我卻是冇興趣當,您和上頭若是鐵了心扶華山派,大可去跟我師父談,我做個雙花四二六就行了,不過其實我都對社團事務冇啥興趣了,我隻一心求強。”“若是如此,那你小子就快刀斬亂麻吧,儘快把那些賊人踢開,扶你師父上去,也省得咱家勞心勞力了。”“小子明白,茶喝飽了,回去睡覺,先行告辭。”梁發起身一拱手,而後頭也不回離開。“義父/領導,您為何如此看重楊巨達那小子?僅僅是因為他好抽嗎?”曹少欽和曹添一時改口不過來,依舊以梁發曾在東廠使用的假身份稱呼。“首先,他比你們兩個潑猴好抽的同時遠比你們兩個食腦。”曹正淳邊說邊不緊不慢給自己沏茶:“其次,他尊重我們這些閹人,單憑這一點他就比其他那些所謂青年才俊強無數倍。”曹少欽和曹添對視一眼,麵麵相覷,梁發尊重他們這些閹人嗎?好像……還確實是這樣。畢竟梁發自己都拉下臉假扮過閹人了,光看這件事就不是正常正派人物能乾出來的……走遠的梁發聽力強大,聽到曹正淳這說話險些笑出聲來。他倒不是什所謂尊重閹人,他隻是尊重有用、有才乾的人而已,閹不閹倒不是他考慮範疇了。當初在龍門客棧殺那些雜兵的時候,他也是一口一個閹人走狗罵得歡呢。隻不過閹人之間亦有高低,太監之間也有強弱……牛逼哄哄的太監如三寶太監、童貫、高力士、蔡侯,做出的貢獻便不比肢體健全者少。禍國殃民的太監自然也有,但與其把罪名扣在那些太監腦門上,不如直指給那些太監權力的昏君……想著一些不知所謂且大逆不道的東西,梁發幾步回了自己房,因為他是癲的,加上嶽不群夫婦一直以來驕縱他,所以他被分配得了一間單間。梁發簡單洗漱後就準備入睡,但睡冇多久他就感應到葡萄攜另外兩隻魅悄無聲息竄入了他房間,把眼睜開,梁發見到葡萄領了一雄一雌倆魅戳在他床頭,看那模樣赫然還是雙胞胎。葡萄仍舊不會人話,但她已跟封不平所收的一個啞女學會了手語,伴隨她一通比劃,梁發明白過來她的意思,便隨便劃拉出兩滴血珠餵給雙胞胎吃下,然後一本正經給起名:“從今晚開始,你叫榴蓮,你叫柑橘。”梁發是真不嫌身邪祟多,反正連年那種惡獸都被他搞得屍骨無存灰飛煙滅了……所以他隨隨便便又收了倆馬仔,緊跟著他一時興起,給雙胞胎做了易容處理,然後叫葡萄溜出去給雙胞胎買對應體型的衣裳換好,發號施令完梁發倒頭就睡。翌日一早梁髮帶著侍女打扮的葡萄以及道童打扮的榴蓮柑橘從房門出來,下到大廳和一眾同門匯合,師兄弟姐妹都驚奇看著梁發身邊多出的兩個高顏值道童。華山新一輩中令狐沖與梁發私交最好,便信步走上來笑著發問:“師弟,師兄發現你不管是自己收徒或代師收徒,還是招攬門客,每次選中的,顏值都不低啊。”“這都是師孃審美好,所以帶動我審美好。”梁發發自內心拍了寧中則一記馬屁。“……”寧中則看了隊伍中一部分因修煉混元功有不俗進展而體格變得健碩非常、又在健碩非常的體格上穿搭了強者披風、強者背心、強者軍褲的徒弟們,很是無奈地閉口不語。她可不想接梁發拍上來這記馬屁,梁發將這種衣品在山門大肆推廣的賬她還冇找梁發算呢。別人這穿也就算了。她和自家夫君頗為看重的高根明、陶鈞、步驚雲今天也是這穿……但不得不說步驚雲便是天生主角像,旁人這穿隻顯得不知所謂,不倫不類,唯有步驚雲這穿就彰顯出與年齡極不相符的霸者氣勢,令旁人不敢因其臉龐稚嫩小覷於他。至於把壞風氣和糟糕衣品在山門內大肆推廣的始作俑者梁發,他自己今天卻冇穿強者服飾,而是做了一副道人打扮,這倒是與華山派的古早衣品相符合,畢竟開山老祖郝大通本就是道士出身。把整個華山派人馬都拉出來的華山掌門嶽不群,實際上是冇有喧賓奪主的打算,所以他今天冇盛裝出席,依舊和往常那樣著一襲淡青儒裝,一通簡單說話後,嶽不群帶領著華山派人馬開赴劉府。

-該已傳到您這兒了吧?”“十三歲就敢大鬨天下會,殺人無數後還跟雄霸戰了個旗鼓相當,最終還全身而退……”無名眯起眼,用平靜的語調敘說出了梁發所乾好事:“論天賦資質,我和我兄長恐都不及你。”“梁發,驚雲就交付給你吧,希望你能繼續在正道坦途上行走……”無名話隻說了一半,剩餘半句話他嚥下去了。因為無名認為梁發看著粗鄙魯莽,實則卻是大智若愚,剩餘那半句話他無名即便不說,梁發也能領會到。“哈哈!無名前輩,華山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