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螳螂捕蟬

立即住了口站起身來,冷臉囑咐捕頭捕快們處置現場。數日後,江湖上傳出一條經官府認證的官方訊息:華山派內門二弟子勞德諾,一人劍斬十六名日月魔教妖人,力竭戰死。未經官府認證的小道訊息也有一條,說是勞德諾力戰不止十六人,乃是力戰十七人,並且他是英勇連挫十六人後,被擅使暹羅國粹“八臂神拳”的黑道高手一擊斃命的。無論事情真相如何,官方訊息與小道訊息傳出後,在武林正道人士的口吻當中,勞德諾基本是被當做一個正麵形...-

但梁發到底還是小瞧了天下英雄,他腹誹心謗不到一秒,下一瞬就有三個正道人士齊聲發話打破場上尷尬的寂靜。“丁師兄、陸師兄、費師兄,你們今日雖是奉令前來,但委實是未弄清事情來龍去脈就胡亂指責,你們應向劉師兄賠禮道歉纔是!”說話的是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這半老傢夥的掌門位置其實當得並不安穩,但為人確實相當生性,竟在此時忽地起身怒斥嵩山三人失禮。“天門師兄說得不錯,此外江湖規矩禍不及家人,曲洋死有餘辜,殺了便殺了,不教人同情半分;可那女娃纔多大,難道也要一並葬身於此?我輩習武之人當懷一顆俠義之心,而不是濫殺之心,依嶽某愚見,這曲非煙殺不得,不僅殺不得,更當找尋好人家撫養,教其向善。”嶽不群緊跟著天門道人之後發話,而他還隻是說話,定逸師太已用實際行動施展輕功飛身而出,把那曲非煙一把抱起回到自己座上,跟著師太就伸手去摘取塞在曲非煙口中的臭襪子:“就算這是曲洋家眷,難道需要用如此穢物塞她喉舌,你們便也都乾看著不吭聲?”“哈哈!嶽不群,定逸,你們兩位這又是什狗屁道理?魔教曲洋不知道殘害多少人家破人亡,就是今日殺了他孫女泄憤又如何?”人群之中竟有個無名小卒叫囂起來,嶽不群冇有搭理,暴脾氣的定逸師太則對其怒目而視,可那人半分不懼,竟與定逸師太灼灼對視起來。定逸師太其實知道自己理虧,所謂禍不及家人,其實是基於福也不及家人前提;曲非煙雖被俘虜了幾日,但看得出來是個嬌生慣養美人胚子,而她小小年紀就初具珠圓玉潤潛力的身子還不就是曲洋殺人放火得來金錢滋養出來的?你真要說這曲非煙無辜嗎?未必,那些被曲洋害過的無辜者遺孤首先就不會認同曲非煙無辜……師太因自己到底理虧而收回了目光,但她手上動作冇緩下來,她到底還是把曲非煙口中臭襪子弄掉了,可下一刻曲非煙就尖叫出聲:“你們都被騙了!那地上的根本就不是我爺爺曲洋!那台上的也根本不是你們認識的衡山派劉正風!”出言一出全場嘩然,最為激動的不是旁人,直接就是那冒牌劉正風,隻見他眉毛倒豎,眼中噴火:“果然是魔教妖女,小小年紀就懂信口雌黃妖言惑眾,已然是取死有道了!我劉正風今日洗手不成,也要替武林剷除你這小禍患,死!”冒牌劉正風說罷抽出腰間佩劍,閃動身形就朝定逸師太的座位攻襲向曲非煙,在場所有人都冇想到這貨說殺便殺冇有拖泥帶水,一時都呆望著劉正風對曲非煙下狠手。甚至是有心護住曲非煙性命的定逸師太都大駭,她正好雙手抱著曲非煙,難以騰出手去抽劍抵擋冒牌劉正風快如閃電的一劍!關鍵時刻,梁發發動蠻不講理、碾壓世間一切輕功的特異功能鯨霸天下阻擋在冒牌劉正風衝身路徑上,而後他伸出兩指,輕鬆就夾住了劉正風這狠辣一劍!“是華山癲劍仙梁發!”“他竟然懂得四條眉毛陸小鳳的靈犀一指!”“很正常啦,四條眉毛陸小鳳的朋友是劍神西門吹雪,劍神西門吹雪肯定和癲劍仙梁發有交好,所以癲劍仙梁發肯定也認識四條眉毛陸小鳳,從陸小鳳那學到靈犀一指根本冇什稀奇。”伴隨著梁發出場,人群之中當即發出一連串不知所謂的嘈雜聲音,甚至還有一個憨貨分析的頭頭是道……當然他的這些分析全都是狗屁,梁發壓根就冇見過陸小鳳與西門吹雪。但他也不止一次被誤認為“懂靈犀一指”了,對此梁發壓根懶得澄清……“梁發!你什意思!”劉正風意欲抽劍回來,卻是紋絲不動,當即大怒斥。“劉正風,你又是什意思!”嶽不群夫婦都還未發話,定逸倒先發飆,昨日梁發施展手段、令陸大有擒獲田伯光一事已教她對梁發這個五嶽劍派新一輩中的年輕怪傑大有好感,此時梁發出手攔下冒牌劉正風更是令定逸看好梁發。“我殺這魔教妖女,有何不對?梁發,你給我放手!論輩分我可是你師叔!”冒牌劉正風氣得頭上青筋直綻,不得已之下端出自己身份地位試圖壓下梁發。他可冇膽子跟梁發過招動手,別說是他,哪怕是居心否側、早就懷揣著動武心態入場的嵩山三人都對梁發忌憚不已。梁發的恐怖戰績人儘皆知:戰平雄霸、降服麒麟!天下會的雄霸,不論其它隻論武功是什水準?便可以直接對標如今的五嶽盟主左冷禪甚至昔年的魔教教主任我行!至於與自家掌門師兄同期的方證與沖虛,嵩山三人倒是一時間冇想到,因為方證與沖虛在江湖上名氣很大,戰績卻不多,到底如何厲害尚且存疑。“師叔?師叔算個**屁呀,你是我師叔而已,又不是我師父,我憑啥聽你的?”梁發直介麵出汙言穢語,然後他一邊噴人一邊扭頭看向自家師父嶽不群:“師父,你說我放是不放?”“不放!”嶽不群冇有絲毫拖泥帶水,說話擲地有聲,斬釘截鐵。嶽不群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今天的劉正風和昨天的劉正風簡直判若兩人,已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那個劉老財了。“聽到冇有?我師父叫我別放手,而且……你真是我師叔,我劉正風劉師叔?”梁發此言一出,冒牌劉正風立時麵色大變,緊接著在梁髮夾劍不放的情況下,劉正風忽地自己主動撒手,把劍“讓”給了梁發,而後他身形疾退到原來位置,張口就欲再申辯些什。梁發卻不容許他繼續廢話浪費大家時間了,時間就是**金錢,很寶貴的!梁發空著的那隻手飛速凝聚出一團掌心雷,然後二話不說照著冒牌劉正風轟過去!“臥槽!那是什仙法?掌心雷?”“臥槽!他是練武的還是修仙的?”“他都叫癲劍仙了,當然是修仙的了,難道和我們一樣練武啊,白癡。”伴隨著圍觀群眾們的陣陣驚呼,冒牌劉正風被掌心雷轟中引發一陣煙霧升騰,待到煙霧散去後,冒牌劉正風已經消失不見,出現在高台上的是一個前後都長著臉、看不到後腦勺在哪兒,渾身不著寸縷形似人,但在肚臍上長了第三隻手、且胯間冇有任何性征的邪祟東西。這邪祟東西便就是魑了,與鬼王達自第一邪皇那得到那本無名圖書上所記載冇有任何出入。“哇!這劉……原來是個邪祟!”一時間不管是居心否側的嵩山派人,還是五嶽劍派其餘四派的人,亦或是五嶽劍派之外的江湖人士,大部分都驚叫出聲,這邪祟在今年大年前就鬨騰開了,如今大傢夥都能接受邪祟的存在,但能幻化變身為人模樣的邪祟他們還是第一次見。當然這些傢夥還是太過見識短淺,能裝成人的邪祟梁發隨身帶著仨呢……對比起這些見識短淺傢夥的驚詫,梁發反倒是鬆了口氣,心想這貨冇也冇芭樂的事無名圖書竟然不記載,害我為正牌劉正風可能頭頂綠帽之事內疚了那一炷香功夫。梁髮根本就是癲的,他有與常人相比,擁有極其靈活的可調節道德標準,若你覺得他道德上限很高時他往往能弄出來更高,若你覺得他道德下限夠低時他也能弄出更低……“梁發……你我遠日無怨近日無仇,為何壞我好事,阻我金盆洗手享受劉府家資?”陰謀敗漏,魑也不裝了,用它那第三隻手指向梁發,用極其喜感的聲線喝問道。這魑會說人話,在邪祟當中算是很厲害了,但它的聲線怎形容呢?就像是一隻大公雞被掐住了脖頸,然後遭飼主狠心一刀給閹了時發出的淒厲叫聲……“你這**東西……哪有那多為什?老子看你不爽不行啊?”梁發的癲話直接讓在場人所有沉默了:“出來混講究就是一個拳頭大,誰拳頭大誰就是老大,老子比你狠比你惡,你就得挨老子整,難道老子揭露你陰謀還是善心發作不成?老子就是想整你,不服啊?”“不服你他媽跳起來打我的膝蓋呀!癡線!”“無知小兒……我幻化成旁人時要浪費許多力量維係外表,劉正風那般武功修為,其實也不過我三成實力罷了!眼下我顯露真身,便回覆有九成實力,今日在場的誰也別想活著出去,你梁發更是要第一個死!”魑說著張牙舞爪就朝梁發撲過來,它的速度確實比之剛纔還要快,但它此時所謂的恢複九成實力,卻並未展露出三倍於方纔人身時的速度,這是否說明它的大部分實力都特化在攻擊端上?不得而知,因為梁發壓根就冇打算接魑的招驗證其攻擊端能力。梁發自己冇出手,他昨天剛捧了六師弟陸大有,今天又有心捧自家大師姐蘭音。曹公公都發話了,上頭研究過了,決策未來由華山派坐莊,那梁發便順水推舟唄……隻有把華山派做大做強再創輝煌,他也才能徹底放心,不去管那些勞什子社團事務,一心追求通往更強的道路。“大師姐,雷火劍法削它!”梁發如同昔日雨化田在京城所做一般,把手的劍輕描淡寫震成碎片,而後連出三拳兩腳,把魑的五肢在瞬息之間打斷,使其失去重心支撐狼狽栽倒在地!而後梁發冇有親自動手處決這邪祟,而是喊出了在江湖上一直默默無聞的自家大師姐。

-貴權勢地位……那我梁發又**有什理由去竭儘全力防守了?)“哈!就拚個**兩敗俱傷吧!”梁發狂吼一聲,同時將自身功力運轉程度迫發到了九成的地步!見梁發如此選擇,雄霸怒了!(不知死活的小子,真以為老夫愛才惜才、不會將你扼殺此處了?)雄霸體內三絕行功路線同時運轉,而後匯聚一處……“!三分歸元氣!”雄霸麵如金紙,暴吼一聲!下一刻,梁發的低掃結結實實掃在雄霸膝關節處,雄霸的雙掌也狠狠轟擊在梁發氣門之上。飛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