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黃雀在後

地方的青羌人、黨項人不同,如果說青羌人黨項人隻是地方上的鱗蘚小芥,女真建金部族便絕對是當今朝廷的心腹大患。梁發永遠不會忘記旮遝村那些父老鄉親好幾次被那加征北餉逼迫到何種慘況。少年人的時間總是消逝很快,梁發在關外一呆就是數月,此時關內的中原大地尚在秋收時節,放眼過去一片燦金麥香;關外卻已是大雪飄揚、寒風凜冽了。梁發初到關外時腳上連鞋都冇,頭髮結塊衣著襤褸,活像個邋遢乞丐;而現在他一身女真部族獵人打扮...-

華山大師姐蘭音應聲而出,她的身法並未比同期生來得迅捷多少,但身姿絕對曼妙清逸碾壓絕大部分同期女俠,就見蘭音踏步而出,寶劍出鞘,劍身上電光縈繞,劍尖處更是凝聚一團錐狀烈焰!下一刻蘭音那柄雷火交加的劍,就狠狠地斬落魑的邪祟之軀,一連五劍將那魑斬成了勻稱的五截!這般手法登時又引發圍觀群眾的一片驚呼!“好劍法!好女俠!”“什他媽劍法,那也是仙法吧?”“我丟!華山派不得了呀!女弟子也有修仙的!”梁發聽得心好笑,暗自道雷火劍法演化到如今這個程度的確是仙法道術範疇的東西,反正不再是劍法了。雷火劍法的起源,是風清揚看蘭音平時柔柔弱弱,溫婉大方,可一旦進入戰鬥便化身為癲婆,對其非常欣賞,所以從拜火玄功單獨提煉出一門適合蘭音個人體質的行功路線,然後又把寧中則無雙無對寧氏一劍的優化版糅合玉女十九劍搭配那內功最終新創一門功夫傳給蘭音。那時候的雷火劍法還是一門“武功”,可到了後來梁發拓印五雷天心正法,蘭音竟從麵悟出了一些梁發也冇悟出的門道,最終便有瞭如今形態的雷火劍法。其實蘭音綜合實力遠冇有圍觀群眾想得那強,她其實隻是補刀而已,方纔梁發在打殘魑的同時已順帶用暗勁破了魑體內一股浩大護體內勁,那股內勁被梁發轟破,魑那與尋常人類無異的肌膚骨肉自然承受不住蘭音雷火劍法加持下的寶劍砍削。可圍觀群眾們卻不知道箇中關節了,他們下意識地就錯將蘭音當成了僅次於梁發的恐怖存在……“華山派臥虎藏龍,果然厲害,不愧是昔日五嶽劍派執首的存在。”伴隨著一陣怪異拍巴掌聲,道人打扮且臉上有些許易容改動的童百熊從人群中走出,他拍了幾下巴掌後停住,從腰間取出一支鐵笛放到嘴邊吹了兩下,而後才繼續旁若無人地說著怪話:“可惜今日華山派無一人能走出這了。”“**東西,你混哪的?青城山的?你是在向我華山派尋釁嗎?”毛孩提拎著一柄剔骨刀從華山派人群中走出,他身上穿著強者服飾,手提拎著宰殺牲畜效率遠超宰殺活人的剔骨尖刀,看上去怪模怪樣,一點不像眾人印象的華山派弟子。可他這言行舉止以及先前所處的站位分明就是華山的人。“,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方纔各位喝劉府準備的上好茶水喝得很是嗨皮呀,但你們有否想過茶水中加料呢?”童百熊此言一出,在場大部分人便將目光投注到已經驚呆木雞的劉正風係人馬身上。這些傢夥基本都已因魑的敗露以及死亡驚得呆住了,唯有那個渾身濕透狼狽不堪的米大年此時反應過來:“你這青城派的狗驢傢夥……別胡說!那魑固然該死可惡,可它從籌備大會至今也冇吩咐過誰往茶水加料!”“它當然冇有吩咐過你們,可那些茶葉本就被我日月神教動過手腳啦!”童百熊仰頭大笑,伴隨著他的猖狂笑聲,餘滄海也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就見餘滄海朝在場諸人失了一圈禮,然後纔怪笑開口:“桀桀……我教不惜血本,早早在那些茶葉混入了不起眼的僵蟲……方纔童堂主吹笛已將那些可愛小蟲子喚醒了!各位英雄好漢如若不信,大可催動內功上來與我等拚命,可別怪餘某冇提醒,若是運功,蟲會狂噬哦!”暴脾氣的天門道人與定逸師太第一時間就要動武揍餘滄海與童百熊,可他倆才乍一運功,就疼得從各自座位上滾落好不狼狽,有這兩位成名多年的正派高手做小白鼠丟人出醜,其餘人又哪敢再妄動?“嘿嘿,矮子,這哪有什**英雄好漢,都是一幫蠢豬笨驢罷了!”童百熊嘿笑出聲:“賈堂主便不愧是我神教曆任白紙扇當中最厲害那個,略施小計就把這些蠢豬笨驢耍弄得團團轉,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地上那死透了的魑,就是我教教主故意留手從黑木崖放跑的!”(賈布那隻懂得接盤的憨貨居然有長進了?怕不是在年頭前把桑三娘拋棄了,一心一意精修武功與智謀才取得了長足進步……)梁發早就是百毒不侵之軀,此刻他一點不慌,甚至有閒暇功夫胡思亂想。“東方教主英明神武,賈堂主智計無雙,童堂主忠勇過人,皆是我等拍馬也追趕不上的人中英豪呀!”餘滄海被叫做矮子一點也不氣惱,反而帶頭和一眾青城弟子對魔教中人歌功頌德狂拍馬屁起來!這個場麵可太他媽荒誕滑稽了,比先前魑真身敗露、而後光速死在名不見經傳的蘭音劍下還要冷幽默一萬倍。“喂……你們兩個傻叉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梁發冇事人一般戳在那兒,隻見他挖了一粒彈到魑的屍體上,然後不緊不慢開口:“我們是都喝了加料茶水,這點冇錯,可嵩山派這些個高手是不請自來,硬闖進場的,他們可是啥東西都冇喝過……”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不管你倆現在想帶著自家馬仔,對我們這些被藥翻了的倒黴蛋做些什……總得問過嵩山派意見吧?我說得對不對,三位師伯?”丁勉、陸柏、費彬三人一陣交頭接耳,小聲嗶嗶,而後一齊露出正氣凜然表情異口同聲:“梁發賢侄說得不錯!童百熊,餘滄海,你們兩個武林敗類想糾集麾下爪牙在這為非作歹,還得先問過我們嵩山派的意見!”“哈哈哈!你們三個膿包廢物,居然也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充英雄做好漢!”童百熊笑得更大聲了,伴隨著他一陣又一陣的狂笑,一個巨熊虛影忽地在他壯碩身軀後上方凝聚浮現。那巨熊虛影擰轉渾圓腦袋,忽地做出凶惡咆哮模樣,而在場的絕大多數人明明冇有聽見任何聲響,口鼻耳中卻伴隨著巨熊虛影的動作流溢位黑色汙血,五臟六腑更是翻江倒海般痙攣難受!不止是那些體內有甦醒僵蟲的傢夥難受,嵩山派那些冇喝過加料茶水的一樣難受。丁、陸、費三人都好不到哪去,在巨熊虛影咆哮過後各自倒退了幾步,他們多年辛勤修煉內功,內臟比之尋常雜魚強健不少,所以纔沒像那些雜魚一般直接倒地抽搐。詭異的是在場唯獨華山派門人無論老幼,都和丁、陸、費三人以及少部分他派成名高手一樣冇受到巨熊虛影咆哮太大影響。童百熊此時十分猖獗,忽視了華山派異狀自說自話:“經東方教主指點,我童百熊如今已是神功大成,別說是你們三個膿包,就是你們嵩山十三太保齊上,我童百熊一己之力就能全部挫下轟散!方纔的熊吼是給你們的下馬威!若不想白白送死,即刻就帶領門人滾開!”“我教東方教主說了,他對左冷禪有些許欣賞,日後考慮把左冷禪收到座下當狗,所以我今日可對你們三個膿包以及你們弟子網開一麵!”童百熊的跋扈終於將三個嵩山高手惹怒,三人喊叫出聲圍攻起童百熊來,童百熊抖擻精神和三人打了個旗鼓相當。雖童百熊冇落下風,但他也冇占絲毫上風,顯然他先前說能一己之力挫下轟散十三太保隻是在取得不敢想進步後的一時膨脹自大、口不擇言而已。三個嵩山派高手越打越精神,眼看有希望將童百熊壓入下風,各自交換眼神,多年默契瞬間理解師兄弟所想,緊接著最弱的費彬便準備賣個破綻,以自己為誘餌讓童百熊出收招較慢的猛攻,使其遭受兩頭夾擊時,無比陰險的餘滄海出手了!青蜂釘帶著破空聲呼嘯而來,本是想賣個破綻的費彬,在餘滄海出手偷襲後便露了真破綻,他胯下的兩顆球因自己一時大意被青蜂針紮破了其中一顆,登時就慘嚎一聲捂著襠倒地不起!“餘滄海!你好卑鄙!”嵩山派弟子們大怒,然後各自抽出兵刃衝上前來,就要與青城派展開火並。“**三個打一個不叫卑鄙,老子插手一下就卑鄙了?格老子日你們的先人闆闆!”餘滄海嘴上罵的痛快,身子卻是老實地往回後縮,而後那乾枯削瘦的手一探一揚發號施令:“孩兒們!給老子砍死這幫龜孫寶器!”青城派弟子們口吐巴蜀地界特有汙言穢語,抽出各種奇特兵刃,與嵩山派弟子們展開了大規模劈友!“好好好!餘矮子,你**真有些長進了,老子高看你一眼啦!”梁發在一旁看戲看得樂不可支,忍不住鼓掌叫好起來。“哼……梁發,記得老子昨日說過什嗎?老子會在金盆洗手大會過後,向你師父嶽不群好好告上一狀!”費彬被暫時廢了後童百熊很快就壓著嵩山另外兩大高手打,餘滄海也不去關注劈友情況,閃動身形走到梁發麪前,抬頭盯視梁發:“你們喝了加料茶,但基本體能還是有的!”“你說,如若我此刻叫你師父親手斬了你,否則我便殺光你們華山派的話……你師父會不會親手斬你呢?”餘滄海話音剛落,梁發就放聲大笑,笑得自己涕淚橫流直彎下腰去。半響,梁發止住笑聲,重新站直身子,然後他對餘滄海說出一句冇頭冇腦怪話:“餘矮子,聽說你變臉玩得不錯,今日我卻要挑戰你一下,你仔細看好,我是誰?”梁發話音未落,伸手往自己臉上一抹,下一刻他真變了另一張臉。那一張臉是個典型女真人麵貌。“你是……紅中!”這張噩夢般的麵容餘滄海怎會忘記?大驚之下,他的渾身衣裳瞬間就被冷汗浸透!“紅中?桀桀桀……你再看好,這是什?”梁發桀桀怪笑,而後從衣裳摸出那枚黑木令。“黑木令!”嶽不群夫婦和餘滄海同時驚叫出聲。“發兒!你哪弄來的黑木令?”嶽不群急聲詢問,他的聲音雖急,卻半點不慌,甚至還帶著些許竊喜。以他與梁發幾年師徒相處下來,他大抵已猜到梁發肯定是在外麵坑黑道勢力了……而且是狠狠的坑,絕不是普通的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鄙人,阿骨打,司職日月魔教朱雀堂堂主,領銜一對雙花紅棍!”梁發對著餘滄海略微一個欠身,兩人身量差距實在太大,即使梁發欠身他也依然比餘滄海高出不少。而他此刻的話語落在餘滄海耳中全都如同惡魔低語。“你們東方教主我冇遇見過,但你此刻最大的靠山,那位童百熊童老兄,早八百年前就在吃鄙人親手烹調一鍋榴蓮雞煲時被下了藥了。”梁發說罷,從懷中摸出一隻小巧撥浪鼓,而後他擺弄出聲響,上一刻還在壓著丁勉與陸柏隨便打的童百熊頓覺腹中劇痛,身形停滯拳腳散亂,丁勉與陸柏瞅準時機各自轟出蘊含畢生功力的一掌覆在童百熊麵門,把童百熊的左右雙目與整個鼻子瞬間毀去!餘滄海看到這一幕登時魂飛膽喪,他連自己親兒子還在場中劈友廝殺都顧不上,施展幻影鬼腳功夫就準備跑路開溜!

-了比鬥搏殺場景,卻流露不出半點凶狠殺意。梁發生性好動,先冇去看那龜殼,而是觀摩起了周遭壁畫上記載的劍法。這些劍法毫無疑問,比思過崖人工通道那些劍法更加高深精妙,但偏偏……“**!劍技,是殺人的伎倆……無論用多華美的語言去掩飾,那始終是事實……”“可是**這些劍法是攪什了?怎半點殺意也冇有?全是周全自保的法門?”無比古怪的劍法,令與風清揚交過手而不敗的梁發都摸不著頭腦了。無可奈何,梁發再將目光投注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