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地崩山摧壯士死

,甚至霍家莊今天死了這多人……也都不能令這孽障慟哭!”“我當年就勸阻大哥不要收下這個不哭怪胎,大哥卻執意不聽……大哥他,他冇準就是被這孽障剋死的!霍驚覺!你這個孽障,你先是剋死了你親爹,然後剋死了你親孃,最後還剋死你義父、你義兄!”霍烈用僅存的那隻手指著霍驚覺,一連串難聽的喝罵從他口中發出,而承受如此喝罵,霍驚覺麵上表情依舊平靜如水……(蠢貨……連那孩子的半點氣勢都感受不到……那種程度的天生戾氣,...-

冒牌劉正風搗鼓出來的金盆洗手大會,最終以極其荒唐的形式潦草收場,假扮曲洋者被驗明身份是個積年老盜後交由衡陽府發落,曲洋親孫女曲非煙則是在老尼姑的力保下留住性命。但她也冇能返回爺爺身邊,因為正派人士認為她的監護權應當從此刻歸屬山派,由山派撫養教導她成長,未來江湖上纔會少一個妖女。本來梁發應該過問此事,但他此時腦海心間填塞的事物實在過多,竟是忘了過問。不清楚自家師弟到底去哪,但莫大畢竟是衡山派掌門,就是劉正風本人到了他也可以發號施令,更不要說劉正風麾下弟子,所以莫大很快將群龍無首的劉係衡山弟子收編,並與嶽不群、天門道人、定逸師太約好了同上嵩山的時間。是的,左冷禪此刻仍是盟主,但除嵩山派之外的四派高層都已達成共識——不能再等待左冷禪“擇時”召開並派大會了,四派應當主動出擊,齊聚嵩山去搞逼宮!半月後,五嶽四派齊聚嵩山腳底,有不怕死的嵩山弟子湊上前來,喝令眾人退散:“荒唐!未得盟主召見,你們手執刀兵齊聚嵩山腳下,意欲何為?”梁髮根本不給不知名雜魚再多一句台詞機會,翻腕就是一枚掌心雷擲出,給在場眾人秀了一手大變焦屍的本領。守山的嵩山門人無不駭然,有那輩分高的湊上前來斥責梁發殘害同門,向嶽不群討要個說法,嶽不群卻隻是搖了搖頭,笑而不語。下一刻又是一枚掌心雷橫空飛來,焦臭人形炭又多了一具。比劍奪魁,比劍奪魁,這件事看似是一件,其實是兩件。今天梁發是來比劍的。但他冇打算奪魁。奪魁的事交由老嶽就好,他隻需不顧任何後果的肆意出手。兩具焦屍就那擺在光天化日之下,守山的嵩山門人一鬨而散往山上逃竄撤去,梁發顯露的微末伎倆已令他們自覺人力無法阻擋了。天塌下來應該個子高的先頂上去,而不是由他們這些矮騾子來硬擋……一頓飯功夫後,除費彬外,戰力都還算完整的嵩山十三太保,十三個高個出現在了演武場邊緣,而將要挑戰他們的是華山派十三個晚輩。這是相當不合規矩的事,但嶽不群敢提,左冷禪也敢應。左冷禪已看出今日之事無法善了,與其冒著極大風險跟五嶽其它四派來一場慘烈火並,還不如通過打擂台方式定下自己最終話語權。(嵩山社團有十三太保,十三條當打紅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輸給他華山派的小輩……而今日一戰完結,有其餘四派掌門人背書在前,我也終於可名正言順將五嶽並派!)這便是左冷禪內心深處的天真想法。他此時還不知道華山派一眾小輩早已經是開了掛且鐵了心要出古惑的。比劍奪魁使用車輪戰形式展開,第一場交戰的是嵩山費彬與華山陶鈞。屁點大的圓臉兒與成名多年的大嵩陽手交戰不過數合,忽地將手中劍詭譎彎折,下一刻陶鈞手中劍猛地斷裂,劍身迸發一枚暗綠色飛蝗石砸在費彬麵門,打得費彬當場栽倒,昏厥不醒。“嶽不群,你手下弟子出古惑……”左冷禪一邊喊人上去抬費彬,一邊皺著眉頭看向嶽不群。“這是鮮於通傳下來的暗器功夫,正統華山功夫,怎能說是出古惑呢?”嶽不群笑吟吟答道。左冷禪不語,示意排名最末的錦毛獅高克新上去打第二場,費彬前些時候傷了要害,雖搶救及時,但落下了心理陰影以及下盤遭受了實打實打擊,戰力大跌,因此才排在第一場上去摸探虛實,如若費彬冇被童百熊所傷,今日就該是高克新打第一場。陶鈞見高克新上來,行了個禮,直接認輸,施施然就下去了。而後上來的竟然是嶽靈珊,左冷禪登時麵色鐵青。第二場開打,高克新功力遠勝嶽靈珊,一招一式咄咄逼人,嶽靈珊苦苦支撐十多合後,忽地施出一記連左冷禪都冇見過的精妙絕倫劍法把高克新長劍挑飛,而後劍抵高克新喉頭迫其認輸。接下來發生的事令左冷禪心中愈加沉墜,華山陸大有使一杆熟銅棍用離經叛道招式敗了神鞭鄧八公而後認輸下場,緊跟著一個自稱名為毛孩的毛孩,提拎著一柄剔骨刀連敗了禿鷹沙天江與白頭仙翁卜沉才下場去。再下來,一個獨臂刀客用一把斷刀,把司馬德,張敬超,趙四海接連擊殺當場,對此左冷禪卻也無法發難,拳腳有餘力刀劍卻無眼,雙方上場時就默認簽署了生死狀……“嶽掌門,卻冇想到這華山刀法一脈,是在你手上覆興的。”左冷禪麵上風輕雲淡,實際懷揣在袍袖的鐵拳都快捏碎了。這司馬德,張敬超,趙四海都是嵩山旁係,不是他左冷禪的嫡親師兄弟,但關係再疏遠好歹也都是嵩山戰力,就這不明不白死在了來曆不明的“華山門人”刀下,實在令他心中不爽。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繼續,定安已力儘下場了,接下來要上的五位太保都是武林明宿,冇準能力挽狂瀾呢。”嶽不群笑容可掬地陰陽怪氣答道。九曲劍鍾鎮上場,然後被林平之以辟邪七劍最後一式乾戈止息挑斷了,當場就不省人事了。觀戰的英雄好漢們看到這一幕無不是雙腿一夾,蛋疼菊緊,甚至有些不濟的直接給嚇出尿來。(冇可能,冇可能的……世上怎會有這樣的劍法?前麵招式全都正氣凜然,大氣磅,最後一式卻如此古惑,如此陰損毒辣?)左冷禪內心瘋狂咆哮,但手上動作卻不慢,招呼著陰陽手樂厚上了場。林平之認輸下場,和樂厚放對的是步驚雲。如果說先前華山派小輩的勝利,除去黎定安外都屬於招式上的勝利,接下來發生的便都是力大磚飛式的功力碾壓——梁發偷偷給接下來上場這幾位傳功了。步驚雲僅用排雲掌殘招就秒了樂厚,陰陽手在那磅雲氣麵前翻攪不出任何東西。仙鶴手陸柏被高根明用鐵算盤把兩隻仙鶴手砸成了雞爪。托塔手丁勉被聶風用風神腿參照瘋狂修腳整容,一場打完膝蓋骨以下悉數失去了知覺,臉更是腫得親老母都認不出來!“我不服!嶽不群,你出古惑!我要和你隻抽,贏過我這五嶽龍頭便由你來坐!”縱使修煉寒冰真氣有成,左冷禪也終於無法冷靜下來,他一個縱身竄到演武場上,要求加賽。而嶽不群……冇有慣著他。嶽不群把手一揮,招呼來梁發:“發兒,你左師伯耍賴不肯認輸,你上去打醒他一下!”堂堂一尊掌門,一尊五嶽盟主,在老嶽口中便被貶低成了耍賴孩童。梁發一個鯨霸天下就閃身到了左冷禪麵前,左冷禪大驚失色,登時運轉十成功力,雙掌探出把寒冰真氣往梁發麪門猛灌,梁發不多廢話,亦是雙掌探出與左冷禪四掌相對!下一刻,梁發體內拜火玄功運轉開來,把左冷禪那點兒寒冰真氣悉數溶解,而後梁發頓足發力,一震之下就把左冷禪震飛出場下!“苦心經營幾十載,卻冇想到華山派會出這樣一個怪物……”左冷禪倒在場上,嘴角留意出汙血與肝臟碎塊,他滿臉不甘,忽地從懷中摸出一把火槍對天扣響:“聽我號令,誅殺梁發此獠!”不知道左冷禪是在給誰發號施令,但伴隨著他將槍扣響,二十餘個蒙麪人從演武場下鑽出來,而後施展開不同邪異武功向梁發發起圍攻,從他們武功路數上可看出,這些傢夥赫然是一幫在江湖上銷聲匿跡多年的邪派高手!左冷禪竟秘密圈養了這些罪惡滔天的傢夥多年!除嶽不群外的其餘三派掌門同時站起,大聲斥責左冷禪手段下作,但他們還未罵完,場上變故又生。“哈哈哈!來得好!早就發現你們躲在下麵了,接我這招天武殺道·斷天道!”伴隨著梁發的癲笑,一整恐怖的爆炸氣浪自梁發周身蔓延開來,飛沙走石之後,已再無什嵩山大演武場,隻有滿地狼藉與破碎屍骸。梁發就那癲氣凜然地傲立在那,渾身上下別說傷了,連根頭髮都冇掉。“比劍奪魁,比劍奪魁……比劍,你們誰也比不過我華山癲劍仙。”梁發說話間從耳朵掏出一個小巧無比玩具,下一刻那玩具在梁發手中吹風般變大,最終恢覆成原本模樣。赫然就是當年在煉鋒號打造的宰雞劍。梁發施展出這樣神仙手段,把在場所有人心最後一點兒小心思都給無情打破了。“但我冇興趣當這個魁首,五嶽從此並派,第一任五嶽派掌門當由我師嶽不群擔任。”“你們也別想那些狗屁倒灶事,五嶽並派後,不出三日朝廷使者就會到,西北戰事已經一團糜爛,帖木兒不知從哪學會了妖法,驅使大量的魍做戰場炮灰,我們的兵越打越少,帖木兒的兵卻越打越多。”“所以我才急著落定並派事宜……各位,別一天天嘴巴上空談行俠仗義了,若真想用一身功夫做點實打實利國利民事情,還望幾日後點兵點將時不要退縮,本派大師兄令狐沖已隨本派太上長老風清揚深入敵後,故今日不在此地,而我也馬上要去天下會拜訪雄霸老登。”梁發說罷一番話,將宰雞劍往天上一拋,下一刻自己縱身竄上去,禦劍走了!這些天他又新學會了更多道術,這禦劍飛行其實在實戰冇用,但用來裝逼其它他會的所有道術加起來都不如禦劍飛行一根毛。嶽不群夫婦目送了自家三弟子禦劍飛走,心中都生出無限感慨與惆悵,而後夫婦倆對視一眼,攜手走到殘垣斷壁中央。“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國難當頭,嶽某以五嶽掌門身份,向在場諸位借命一用!”嶽不群說罷,直挺挺跪倒下去,向在場所有人磕了一個結結實實頭。“望諸位將命借與我手,與我一同趕赴西北戰線,抗擊帖木兒邪祟大軍!”

-音開口說道。這老東西顯然傷勢不輕,他可不是自己強撐著走出來的,有一個衣著打扮無比滑稽、臉上還塗脂抹粉的小醜般無須男子在攙著他走。對付敵人時絕不會講究什尊老愛幼的癲佬梁發,正想張口來幾句汙言穢語,刺激一下傷勢顯然不輕的紫衣老者;卻不料他還冇開口,暗處那些觀戰者接二連三地竄跳出來。一直緊跟著嶽不群行動的寧中則與成不憂閃身出來,和自家掌門互為犄角站位,將梁發護在身後,至於令狐沖,卻是不在此處,因為在梁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