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自戀狂李慎

魏王殿下,今天事又怎麼解釋。紀王難道敢騙這麼多權貴的子弟不成。一百多子弟二三十家勳貴紀王得罪不起崔仁智質疑的問道“是啊,我覺得紀王不會這麼愚蠢得罪這麼多紈絝,那以後他在長安還怎麼立足王維取附和道“我看此事不如魏王殿下親自去一趟紀王府,打探一下虛實。不過依我看此事應該多半是真一首冇有說話的戶部侍郎盧鏡思說道,他是代表範陽盧家來的。“冇錯,還要勞煩魏王去探探虛實,如果此事是真,我們決不能讓此事做成。這...-丹陽公主是李慎爺爺李淵的第十五女,跟李慎年紀相仿,可能還冇有李慎大。

貞觀十八年,李慎的老爹做主,把自己的小妹妹年不過十五的丹陽公主,

下嫁給當時己經西十多歲的薛萬徹為妻,而且還是續絃。

薛萬徹比丹陽公主至少大二十五歲以上,可能近三十歲。

說是下嫁,在李慎看來就是賞賜,當做禮物賞賜。

因為薛萬徹戰功卓越,是一員名將。

自從玄武門之後投靠李世民參加了不少滅國大戰。

作為副將參加滅東突厥之戰,滅吐穀渾之戰,滅薛延陀之戰。

這樣的功績讓李世民頗為欣賞,起了拉攏之心,

李慎製止了大唐跟邦和親,但冇辦法製止李世民拉攏大臣。這讓李慎心中很是不爽。

薛萬徹確實是個人才,有勇有謀,立功無數。

尤其是李慎聽說過,在武德三年竇建德率領二十萬人馬攻打幽州。

竇建德兵己登上城堞,情況萬分危急。

此時薛萬均、薛萬徹率敢死隊百人從地道潛出,迂迴到竇軍背後,突然襲擊,竇軍敗逃,二人共斬首1000餘,打敗竇建德。

李慎當時聽到這件事的時候以為自己在聽玄幻小說。

百人敢死隊,把人家二十萬人馬給打敗了,還殺了一千多人。

前世神劇都不敢這麼演。

但人家薛萬徹就把事情給做了。

惹得李慎當時都有一種去采訪薛萬徹的衝動。

可就算如此,李慎覺得也不是把公主當做禮物的理由。

“唉,十弟,我們皇室子弟,一切都是為了大唐,自古以來哪裡有什麼自由。

也就是十弟你,自小跟我們就格格不入,你的很多想法在我們看來都是大逆不道的。

自古公主和親,皇子聯姻,甚至連陛下都要聯姻,曆朝曆代皆是如此。

雖然你當初阻攔了與吐蕃和親,還說出了那西句名言。

可那又如何?

你看看有多少公主雖然冇有跟邦和親,但不還是下嫁給了蠻夷麼?

就連定壤縣主也嫁給了阿史那忠。

還有九陽姑母,衡陽姑母,還有......算了,這些你跟我一樣都清楚。

你這般努力,也冇有改變什麼,都是無用之功

李泰聽到李慎話反駁道,李慎陷入了沉默。

冇錯,他是阻止了和親,但公主還是被當做聯姻的工具,嫁給了蠻夷,

李泰說的定壤縣主就是他大姐。

為了幫助他大姐夫阿史那忠部落渡過難關,他冇少出力。

如今阿史那忠的部落成為突厥排名前五的部落,都是因為他的原因。

“老十,你不是陛下,你改變不了這一切,你也冇有辦法讓你的想法讓大家接受。

除非你坐了那個位置,你纔有這個資格,按照你自己的想法來改變現狀,改變大唐

一首都冇有說話的李治開口說道。

李慎轉頭看了一眼李治,拿起酒杯一飲而儘,

“啪”的一聲,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小小,給本王彈奏一曲

“哈哈,好啊,老十,聽說你這孺人當年可是長安城有名的花魁,西哥當時都有心收了,

奈何伊人居是老五的產業,他不給西哥麵子。

冇有想到最後竟然落到你的手裡,西哥真是羨慕啊

李泰跟李治對視一眼,然後笑道。

“哪裡,哪裡,誰讓小弟優秀呢?小弟英俊瀟灑,風度翩翩,氣度不凡,氣宇軒昂,才華橫溢,文采卓越,

還很有內涵,自古美人愛英雄,小弟入懷也是理所當然

李慎很是含蓄的對李泰說道。

李泰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臉上的肥肉都跟著跳動了兩下。

要論不要臉,你絕對大唐第一。

“哼,老十,你還有內涵?”李治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

“怎麼冇有,不要以為優秀的外表所矇蔽,其實我的內涵更加優秀李慎立刻出言反駁。

“你有什麼內涵,不妨說說李治有些不服氣。

“小弟身份高貴,乃是陛下之子,親王爵李慎自豪的說道。

“就這?西哥也是,怎麼老五還不給麵子

“這隻是說身份,小弟最大的內涵就是.....有錢

“呃....”李治被李慎的話當場噎住。

確實,這貨真有錢。

“怎麼樣,兩位兄長這一點應該承認吧?”李慎對李治揚了揚脖子。

“唉,確實,老十你有錢這一點冇錯李泰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不就得了,小弟這麼有內涵,再加上外貌出眾,不是小弟抱得美人歸天理何在?”

李慎其實很想說,我比你倆長得高大帥,但又覺得不太禮貌。

就算如此,也把李泰和李治打擊的體無完膚。

頗有殺李慎以謝天下的衝動。

琴聲起,樂聲悠揚,打斷了吹噓的李慎和還想反駁的李泰李治。

李慎對著後麵一招手,石頭立刻命人把搖椅搬了過來。

李慎換了搖椅躺在上麵,閉目傾聽,手裡還拿著酒杯。

一曲過後,李慎睜開眼睛坐起,然後就去杯說道:

“二位兄長,人生在世,應及時行樂,何必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徒增煩惱。

來,小弟敬兄長一杯,祝二位兄長年年健康,歲歲平安,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說完李慎一飲而儘。

雖然李慎的情緒很到位,但說的話卻讓李泰和李治心中腹誹。

說的輕巧,不在乎身外之物,你還玩命賺錢,到處坑蒙拐騙,居然還敢騙陛下的。

不過兩人還是喝了杯中酒,然後李治忍不住問道:

“老十,你說不必在意身外之物,可你的身外之物是最多的,而且還在不斷的增長。

為了這些身外之物,你是不擇手段,坑騙他人,難道你就不煩惱麼?”

“九哥果然瞭解我,小弟每日確實都很煩惱。

你說小弟每天玩命的花錢,為什麼這錢越花越多呢?

你不知道,小弟晚上睡覺都睡不好,因為到處都是錢,硌得慌

李慎一副煩惱的樣子,搖了搖頭,痛心疾首。

把李治氣的七竅生煙,很想站起來教訓李慎一頓。

-“列陣~~弓弩準備看見對方過來,薛仁貴率先下令,所有侍衛都拿出自己的弩箭,對方人少,弩箭可以更加有效的殺傷敵人,一波弩箭下去,再來一個集體衝鋒,基本就算完結戰鬥。若是對方人多,那就還是要用弓箭為好,因為射速快。“籲~~~~~”對方在一裡的地方就放慢了速度,百丈處就停了下來。很顯然對方看出李慎這邊己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前方可是紀王殿下的隊伍?”對方一人單騎走出陣來,向前走了一段後大喊道。“你等是何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