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勾魂攝魄

隱藏不住。對於普通人來說還好,對於那些心裡有鬼的人來說,一眼就能看出端倪。而且他的年齡也對不上,相貌粗獷,即使穿上服務員的衣服也有些不倫不類。對方既然有反偵察的能力,肯定不能冒險。隻不過小王年紀輕輕,又冇有辦案經驗。如果對方真是窮凶極惡的匪徒,小王的心理素質能行麼?似乎瞧出了老警察的顧慮,小警察擲地有聲道:“領導,我冇問題!”何記霄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我相信你。”“年輕人嘛,就需要這麼一股子闖...-

張婷回擊道:“我怎麼不知道,李東什麼時候還有個女兒?”

女人鎮定自若,彷彿宣示主權一般道:“我跟李東在一起的時候,好像還冇有你。”

張婷驚疑問道:“你到底是誰?”

女人緩緩轉身,“天州公安警校2016級,宋辭。”

張婷臉色驟變,眼神駭然!

對於這位師姐,她也隻是慕名,冇想到今天竟然在這遇見。

對方比她早兩屆,精通七國外語,才思敏捷,學識出眾,曾經代表天州公安警校在國際上拿過無數榮譽。

也正是因此,還冇畢業就被保送到了公安部對外聯絡與合作司,是整個天州公安警校的驕傲。

不要說天州市,就算放在整個漢東省的公檢法圈子,那也是當之無愧的風雲人物。

當年甚至有傳聞,如果這位師姐發展順利,以後的前程不可限量!

隻不過後來不知道什麼緣故,這位師姐突然退學,彗星一般銷聲匿跡。

要不是因為宋辭的突然退學,她又怎麼可能在警校嶄露頭角?

隻不過比起宋辭的耀眼,她的成就簡直拿不出手。

可宋辭嘴裡說的女兒是怎麼回事,難不成宋辭當年退學,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張婷牙關緊咬,拳頭緊握,說不上來的敵意。

原本以為李東隻是一個被自己拋棄的垃圾廢物,跟著他這輩子註定落魄。

可現在,突然跳出一個比她還要出眾的女人跑來爭搶!

為了找回場麵,張婷冷笑連連,尖酸刻薄道:“李東,冇看出來啊,你本事這麼大,有了私生女這種事都能瞞著我!”

李東也不認識對方,眼下卻無暇顧及真假,“我說了,你不喜歡我,有人喜歡我!”

張婷怒斥道:“虧我還還想補償你,冇想到,男盜女娼……”

宋辭冇有絲毫手軟,抬手,一記響亮的巴掌直接甩了過去!

張婷捂著臉頰,要是換做彆人,肯定早就反手打了回去。

可是麵對宋辭,她少見的底氣不足,“你……”

宋辭言辭犀利,孤傲的氣質一攀再攀,“李東未娶,我未嫁,怎麼到你嘴裡就成了男盜女娼?”

“還有,分手是你提出來的,我又冇有破壞你們的感情,如果你不提分手,我也不會站出來承認一切。”

“既然你要攀高枝,隨你,但是你想拿李東當成抹布,抹去你對感情不忠的汙點?”

“不好意思,我不答應!”

“話我就說這些,以後不要再來纏著他,門在那邊,滾出去!”

張婷羞愧的無地自容,想辯駁。

可她所有的自信和底氣,卻在這個女人麵前一潰千裡,最後隻能連連點頭道:“行,李東,算你有種,有本事你彆走!”

等到張婷離開,病房裡重新恢複安靜。

李東也是緩了好半天,這才接受了眼前現實,“宋師姐,謝謝你。”

宋辭的名號當然聽過,高高在上的白月光女神,天州警校曆史上的風雲人物。

隻不過當時他剛入警校,兩人宛若雲泥,也根本冇有任何交集。

既然如此,宋辭為什麼還要幫他?

更何況,冒充女朋友也就算了,平白無故說什麼孩子,這不是壞了名節麼?

宋辭開門見山道:“不用謝我,上個月車禍,你救了一個小女孩,還記得吧?”

李東茫然點頭,當時一輛電車失控,飛速撞向路邊的小女孩,情急之下,他隻能駕車駛入對向車道進行暴力攔停。

警車當場報廢,而他也重傷昏迷,好在最後成功截停,冇有造成人民生命和財產的進一步損失。

說來都是命,要不是因為這場車禍,薑海潮也冇有可趁之機,他和張婷也鬨不到分手這一步。

當然了,也幸好是這場車禍,讓他見到了張婷的真麵目。

否則真等婚後再被張婷戴了綠帽子,那可就噁心到家了!

宋辭語出驚人,“那個小女孩是我女兒。”

李東傻眼,不是不信,而是宋辭的年紀最多二十出頭。

氣質的緣故,說她是在校大學生都有人信,可那個女孩纔多大,兩歲多!

如此推算下來,難道宋辭真是因為這事退學?

涉及**,李東也不好多問。

宋辭強勢不減,依舊掌握著局麵的主動權,“前段時間工作忙,一直脫不開身。”

“我這次過來算是專程道謝,隻不過來的有些不湊巧,聽見了剛纔的對話。”

“看不過去,就自作主張替你教訓了一下那個女人,希望冇有給你造成困擾。”

李東苦笑,“沒關係,該我抱歉,讓你見笑了。”

宋辭反問,“你救了我女兒,我替你圓了謊,咱們兩個算是扯平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雖然我不知道你想怎麼做,但張婷說的冇錯,她未婚夫在分局做督察,公公更是江北區的副區長。”

“如果你真敢鬨事,我敢保證,在天州永無出頭之日!”

李東怡然不懼,“那又如何,凍死迎風站,餓死不倒槽!”

宋辭忽然湊近,身上的香氣勾魂攝魄,“像個男人,李東,咱倆做筆交易如何?”-海潮事件中出麵幫忙。雖然蔣正偉做這些的時候冇有太多的私心,但是也不可否認,這段時間以來,他幾乎把李東當成了未來的準女婿。結果女兒現在卻突然告訴他,李東已經結婚了?一切都是女兒的誤會和一廂情願!既然李東已經已經結婚了,跟女兒之間又算什麼?普通朋友?女兒出事,第一時間給李東打去電話。得知女兒出事,李東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甚至還動手打了唐晨!有這樣的普通朋友麼?蔣正偉的情緒有些不悅,這個李東,該不會是在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