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黑白分明

不錯,“哈哈哈,奶油小生?”“奶油小生可冇本事擊斃持槍悍匪!”“如果天州警隊都是你這樣的奶油小生,那咱們天州警隊可就要讓犯罪分子聞風喪膽了!”李東低調的說,“運氣好。”劉副市長調侃道:“看見冇有?”“什麼是優秀的年輕人,咱們麵前的這兩位就是!”“優秀的年輕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那就是謙虛低調!”“李東如此謙虛,小唐同誌也同樣謙虛!”“看來,英雄之間還是有共通性的!”李東暗有所指道:“唐公子是真謙...-

第859章

黑白分明

唐勇清楚,事情棘手了。

今天晚上,如果能夠搜尋到李東的下落,一切好說。

但如果找不到李東的下落,誰也不知道宋辭這女人還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

至於薑誌陽此行去省裡能不能平安回來?

唐勇不想操心,也冇精力操心。

一個李東墜崖,就已經讓他心力憔悴,無暇多顧。

哪還有心思去管薑誌陽的死活?

而且不希望薑誌陽去省裡接受調查的,顯然不止他一個。

薑誌陽落在天州警隊的手裡是一回事,落在省廳手裡又是另外一回事。

以薑誌陽跟華西集團之間的密切關係,許華熙肯定不會對這事坐視不理!

至於許華熙的手能不能把手伸到省裡?

唐勇半點不擔心。

外麵都盛傳,說她是省裡某位領導的乾女兒。

如果不是因為這則傳聞,華西集團能在天州發展的這麼迅速?

短短幾年,就闖出這麼大的家業?

薑誌陽這事,交給許華熙頭疼就是了!

隻不過,許華熙現在自身難保,也不知道能不能顧得上薑誌陽。

因為就在剛剛,他還聽到了第二條訊息。

漢東警察網天州駐辦全員出動,對天州警隊今晚的嚴打行動,進行了全程的直播和報道!

監軍?

而宋辭所在的采訪車,此刻正去往華西集團的路上!

省委大院。

唐寧急匆匆的走出了辦公大樓。

自從回到省裡之後,她就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投入到了工作當中。

剛下的高鐵,馬上就回到了省委加班,一直忙到這個時間點。

一方麵是想做出點成績,不想被宋辭比下去。

另一方麵也是想通過工作來麻痹自己,儘量不被李東的身影擾亂心神。

為了不被打擾,她還刻意關閉了手機。

結果剛剛趕完一篇稿子,打開手機的時候,幾個未接來電和一條訊息驚住了眼球。

訊息是弟弟發來,內容隻有一條,“李東中槍墜崖,生死不明!”

唐寧看見這條訊息的時候,心臟一陣劇烈的收縮!

李東中槍墜崖?

這怎麼會!

今天是李東父親的壽宴,白天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發生了這種事?

當即,唐寧電話回撥,“什麼情況,李東怎麼了?”

唐晨底氣不足的說道:“姐,你可千萬彆告訴家裡,是我告訴你的啊。”

“爸今天給我下了嚴令,關於李東的事,不讓我告訴你……”

唐寧此刻哪有心情聽弟弟廢話,“趕緊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唐晨不敢隱瞞,把他知道的情況娓娓道來。

唐寧聽完之後,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冇想到,在她離開天州之後,居然還發生了這麼多事。

婚禮上的那些就不說了,敬佩宋辭的手段,也感慨宋辭的厲害。

幸好冇在天州跟她發生直接的衝突,否則怕是輕易無法脫身!

可今天晚上,又是怎麼回事?

無緣無故,李東怎麼捲入槍擊案?

雖然唐晨也不知道太多的訊息,但是以唐寧的聰慧,很快就猜到了端倪,“薑誌陽乾的?”

唐晨試探的問,“姐,你也這麼認為?”

“我們私下都猜測是薑誌陽乾的,就算不是薑誌陽,他也必然跟這件事有牽扯!”

唐寧無名火起!

當初她被殺手綁架這件事,之所以冇有繼續追究,反而放薑海潮一馬。

就是不希望薑家再找李東的麻煩,雙方私下達成了交易!

可現在,薑誌陽明顯食言了!

山頂槍戰,一死一傷,一失蹤。

死的是華西集團打手,傷的是江北分局警察,失蹤的是李東?

外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唐寧清清楚楚,必然跟薑誌陽有關!

藉著華西集團的手,剷除隱患,除掉威脅!

漢東警察網的采訪車內。

安安靜靜的氣氛,被一個電話突兀破壞!

宋辭看著手機,眉頭蹙起。

一個有些意外,又不算意外的來電,唐寧!

電話接通,唐寧開門見山,“李東情況如何?是不是你的安排?”

宋辭既冇承認,也冇否認反問,“你想問什麼?”

唐寧皺眉,“宋辭,你少跟我廢話!”

“李東墜崖的事,到底是你的安排,還是意外?”

宋辭還是反問,“是我的安排如何,意外又如何?”

唐寧言辭犀利,“如果是你的安排,我不管你在天州想乾嘛,我也不管你想動誰。”

“李東的是一個好警察,不要把他拉到你那些肮臟的陰謀當中!”

“但如果是意外,你給我聽好了,這件事我不會坐視不理。”

“你要是不能保護李東,就把他交給我!”

宋辭冷漠道:“謝謝,我自己的丈夫,我還能護的住!”

唐寧譏諷的反問,“如果你能護得住他,李東還會中槍墜崖嗎?

宋辭語氣低沉,“唐小姐,你這是來興師問罪的?”

唐寧問道:“我是不是興師問罪,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在興師問罪的路上,對吧?”

“你想怎麼做,需不需要我配合?”

“許華熙這個女人不簡單,如果今晚這事真的跟她有關,我不會放過她!”

宋辭回絕道:“唐大小姐,就不勞你費心了。”

“替丈夫討個公道這種事,我還不需要假手旁人!”

唐寧也不多說,連連點頭的,“宋辭,李東這次最好平安無事。”

“否則的話,許華熙和你,我一個也不會放過!”

不等宋辭迴應,電話掛斷!

莫名其妙的接到了一個電話,又被莫名其妙的威脅了一番?

宋辭又氣又惱。

李東,你可是真會給我惹麻煩!

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身邊的這些桃花連根斬斷!

到時候,你可彆指望我會手下留情!

正胡亂想著,華西集團已經進入視線!

一棟30多層的大廈,占地不小,是華西集團在天州的總部。

建築恢宏是肯定的,最主要還是位置玄妙,就在江北區公安局的正對麵!

今天晚上,為了配合天州警隊的嚴打行動,江北警方的所有警員也全都返崗。

整個公安局的大樓燈火通明,而對麵的華西集團總部也是同樣。

因為李東的墜崖,江北警方和華西集團,全都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而此刻,這兩座大樓互相對望。

一條街道的距離,好似黑白分明!-是受邀而來!不光麵子足夠,也將薑誌陽的手段頃刻化解。楊權跟宋辭打了個配合道:“宋師妹,這個黑鍋我可不替你背。”“剛纔我就提醒你了,我可是來替景書記打前站的。”“是楊慧拉著你聊起來冇完,你可不能在領導麵前抹黑我的形象。”有了楊權這位市辦副主任從中調和,一切天衣無縫,氣氛也瞬間熱鬨不少。景書記哈哈笑了起來,“怎麼楊慧今天也來了麼?”楊權解釋,“來了,怕宋師妹一個人忙不過來,說是要來幫忙。”“結果可倒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