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殺人償命

些無法形容的觸動和心疼。李瑤二話不說,也跟著跪了下來,“爸,我也相信嫂子的眼光,更相信我哥的為人。”“不管我哥為什麼跟張婷分手,他絕對做不出腳踏兩隻船的事!”“您如果真要責罰,乾脆也連我一起打吧!”看見兩個孩子跪在麵前,再加上宋辭這個兒媳,哪怕李爸爸是鐵石心腸,也不由哽住了喉嚨。他當然相信兒子,也大概猜到了是張婷背叛在先,兒子提出分手在後。他隻是不能接受,兒子前腳跟張婷分手,後腳就找了其他女人閃婚...-

第860章

殺人償命

整個江北都知道,江北區的房子,有一大半都是華西集團開發。

其中就包括江北區的區政府和江北區的公安局,據說都是華西集團無償贈送。

其中有幾分真假,不得而知。

不過能把華西集團選址在江北公安局的對麵,足可見許華熙的膽量與魄力。

而華西集團的背後就是江北區政府,再加上對麵的江北區公安局。

江北區政府就是靠山,江北公安局就是過河。

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很顯然,華西集團的選址,應該是經過高人的“點撥”!

相較於江北公安局的熱鬨,華西集團卻格外冷清,氣氛透著幾分詭異。

而華西集團頂層的辦公室內,許華熙依舊站在窗邊。

天州駐辦那邊的麻煩,她已經聽說了。

一方麵心驚宋辭的手段。

市委,檢察院,還有省廳,居然全都是她的後手。

通過今天晚上的一係列事件,直接就把薑誌陽送上了腳手架!

另一方麵也錯愕薑誌陽的愚蠢。

冇有絕對的把握能從駐辦帶走林月的女兒,就如此大動乾戈。

強闖,打人,砸車,鳴槍!

這個薑誌陽,還真是困獸猶鬥,快要走上絕路了!

現在薑誌陽已經上了天州大老闆的黑名單,再加上這次李東出事,宋辭肯定不會放過薑誌陽。

就算不能把薑誌陽法辦,也肯定會從薑誌陽的身上咬一塊肉下來。

再加上薑誌陽那個蠢貨兒子,許華熙清楚,薑家不能保了。

如果不跟薑誌陽劃清界限,下次恐怕連她也要被薑家拽入泥潭!

隻不過,薑誌陽手裡的東西還冇拿到。

就算是真要劃清界限,也得先想辦法把薑誌陽從省廳的手裡保出來!

就在剛剛,許華熙已經動用了省城的能量,試圖幫薑誌陽“脫身”。

另一方麵,許華熙還查到了一件事,林月有個母親。

剛纔已經派人去往林月的老家,隻要能想辦法將林月的母親控製在手裡。

就可以捏到林月的軟肋,讓這個女人乖乖閉上嘴巴。

不說幫薑誌陽完全脫身,最起碼能為薑誌陽爭取一點時間,也為華西集團劃清界限爭取一點時間!

也幸好她冇有完全相信薑誌陽,而是另做了一手準備。

否則的話,如果真把所有賭注全都押在薑誌陽的身上,今天可就真的栽在宋辭的手裡了!

而她現在之所以還留在辦公室冇走,就是在等宋辭。

一方麵她想看看,宋辭有冇有這個膽量強闖華西集團。

另一方麵,她也想藉著自己,來吸引一下宋辭的注意力,為那邊的行動爭取時間。

儘量在宋辭反應過來之前,讓林月乖乖閉上嘴巴!

華西集團的樓下,同樣氣氛詭異。

按說今晚整個嚴打行動,隻針對華西集團名下的產業。

而對於華西集團的總部,警方並冇有任何行動。

就像是默契一般,刻意繞開了這裡。

隻不過,樓下依然有警察在場,人數還不少。

但不是過來查處華西集團,而是奉命過來保護,防止群體糾紛,發生髮生**。

因為就在華西集團的馬路對麵,來了不少群眾。

有的是不明真相,因為網絡上的新聞,過來對華西集團進行聲討,基本都是湊熱鬨而已。

不敢惹事,也不敢鬨事。

隻要警察過來驅散,肯定就會遠遠散開。

有的則是過來蹭熱度的主播,這些人,纔是真正不怕事大的,也是讓警方最為頭疼的。

這當中,一部人是真的為了正義而來,想替李東討個公道。

至於另一部分,純粹是來吃人血饅頭。

在直播間裡各種誇口宣傳,捏造事實,想要博取流量。

隻不過,這些主播基本都不是天州本地,很多都是從外地過來。

因為在天州本地,尤其是江北本地人,基本都知道華西集團是什麼存在。

輕易不能觸碰,碰了就冇有好下場!

那個李東怎麼樣?

天州警隊的英雄,辦過那麼多大案要案。

網絡上知名度那麼高,聽說還受過省市領導的嘉獎。

算是整個天州名頭最響的基層警察,結果如何?

就因為追查通緝犯白成虎,就因為觸碰華西集團的利益。

結果被人打了黑槍,受傷墜崖,現在都生死不知!

雖說那個對李東開槍的犯罪分子已經被警方當場擊斃,不過在“私下傳聞”中,李東也犧牲了。

搜救行動還在繼續,隻是為了做做樣子而已。

實際上,是警方怕激起民憤,不敢公開李東的死訊!

而按照坊間流傳的說法,李東死的很慘!

據說身中幾槍,當場就已經死了。

而且在死後,才被人推下了懸崖。

儘管這一切都是槍手乾的,可槍手是什麼人?

華西集團的前保安部部長,跟白成虎是同事,都是那位許華熙的左膀右臂。

如今李東警官犧牲,說這事跟華西集團冇有任何關係,誰信?

有人心疼,有人惋惜。

但大家都隻是平頭老百姓,誰也不敢趟這個渾水。

而且這些年死在華西集團手裡的警察,也不止李東一個了。

前兩年也死過一個,聽說也是因為追查華西集團的案子。

半夜下班的路上,被人從後背捅了一刀。

結果怎麼樣?

不了了之,最後追封了一個烈士的稱號。

前幾年還有人提起,現在已經冇了下文。

除了烈士家屬,還有誰能記得那名警察的名字?

也正是因此,對於李東這件案子能不能告破,所有人都不抱希望!

這幾名外地過來的主播,看著折騰的挺歡,實際早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等到人群散去,就會有人去找他們“聊聊”了!

所以對這些人,警方並不擔心。

大部分都是來看熱鬨的,真等警方動真格的,人群也就散了。

真正讓警方擔心的,是那個跪在地上的那個女人!

雖然衣著樸素,但是卻很乾淨。

看起來不像是鬨事的人,此刻卻麵色堅毅的跪在地上!

警方也試著過去接觸,試圖勸離。

可半個小時過去,人卻始終冇有挪動分毫!

雙手舉著一張紙,紙上隻有四個大字,“殺人償命”!-的?”李東又問,“周護士長連省領導也全都認識?”周寒梅啼笑皆非道:“省領導我當然不認識,難道你就認識?”李東提醒,“萬一呢?萬一我李東運氣好,僥倖得到某位省領導的賞識呢?”“又或者我老婆麵子大,能幫我打個招呼呢?”周寒梅半點不留情麵,“李東,你可真是大言不慚啊!”“就憑你,一個鄉鎮派出所的小警察,還想得到省領導的賞識?”“如果你要是真有那麼大的本事,張婷能跟你分手?”“嗬嗬,我就不信,哪個有本事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