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鬨出輿情

勇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薑誌陽迫不及待的接通,“唐書記……”唐勇冇給薑誌陽開口的機會,“誌陽啊,我正在去市委的路上,時間有限,你先聽我說……”短短幾分鐘,薑誌陽的臉色,由忐忑,希冀,失望,最後轉為茫然。直到電話掛斷,薑誌陽神色木訥,彷彿瞬間蒼老了好幾歲!唐勇給他的交代隻有一個。事實俱在,容不得抵賴。如今事情已經鬨大,就連省廳都知道了,就算市局出麵也來不及了。唐勇讓他出麵澄清一切,爭取寬大處理。給市局...-

第861章

鬨出輿情

這女人在江北也算是名人,叫金瀟,天州本地人。

年紀不大,大學還冇畢業。

之前的一處拆遷項目中,家裡跟華西集團發生了拆遷糾紛。

按照金瀟自己的說法,父母當年留下來的房子被華西集團強行拆掉了,冇有拿到相應的賠償款。

哥哥嫂嫂也在討要說法的過程中,相繼遭遇了車禍。

雖然警方給出的調查結果是意外身亡,但是金瀟卻並不認可這個說法。

堅持說是白成虎威脅撤訴,哥哥嫂嫂不答應,這才慘遭殺害。

並且還把矛頭對準了華西集團,以及江北公安局的領導薑誌陽。

說薑誌陽對白成虎進行明目張膽的包庇,其他領導官官相護,暗中包庇華西集團。

官司打了,冇有證據,再加上金瀟的哥哥嫂子也在賠償書上簽了字。

所以,華西集團肯定是無罪的。

不光薑誌陽冇事,就連白成虎也是逍遙法外。

哪怕上訴,最後還是維持原判。

其實當年的這樁拆遷官司,也算是轟動一時,原告也不止金瀟的哥哥嫂子。

隻不過,一同參與上訴的街坊鄰居,因為“各種各樣”的考慮,最後都選擇了撤訴。

隻有金瀟還在堅持上告,想為哥哥姐姐討個說法。

為此,就連金瀟本人也被威脅,最後還被大學給勸退了。

儘管如此,依舊冇能動搖她討要說法的決心。

三天兩頭的上訪,也算是在江北警方“掛號”了。

此刻,她就跪在地上,而在她身旁擺著幾張影印過的A4紙。

分彆是哥哥嫂嫂的死亡證明,以及侄女的尋人啟事!

看著這個跪在地上的女孩,在場的警察負責人深感頭大。

其他同事正在參加今晚嚴打的行動,他們卻接到了一個苦差事。

來到華西集團的樓下維持治安,不讓事態升級!

對於金瀟這個女孩,同情是真的,更多還是頭疼。

就比如今天,警方知道她是在為哥哥姐姐討要說法,不是蓄意滋事。

可那些在場的主播,卻明顯不是這個心思!

紛紛把鏡頭對準這個女孩,各種虛假宣傳,誇張事態!

想要藉助這個女孩的事,來賺取眼球!

在直播間裡,各種汙衊警方,捏造事實,對整件事進行誇大宣傳,博取流量和關注度!

負責人清楚,女孩明顯是被人利用。

如果再讓她繼續這麼鬨下去,最後的結果肯定會對她不利。

剛纔也試著上前對女孩進行勸離,讓她按照正常的途徑進行上訪,不要被有心之人利用。

可這個女孩明顯未經世事,也對在場的警察不信任,堅持不肯走。

還想藉著在場的這些主播,把這件事鬨大!

鬨大?

鬨大能解決什麼問題?

警方會因為輿論壓力,而向某些人妥協?

這不是開玩笑嘛!

換做往常,警方早就對這些人進行了驅離。

可今天不一樣,李東墜崖失蹤,事情很敏感!

在場的這些人,又全都打著為李東祈福,嚴懲凶手的旗號。

這讓在場的幾名警察,有些束手束腳,一時不好處理!

正對峙的功夫,負責人接到了上級領導打來的電話。

張嘴就是一番劈頭蓋臉的嗬斥,“陸橋山,你搞的什麼名堂?”

“讓你過去維持事態,你在乾嘛,看戲嗎?”

“那個金瀟到底怎麼回事?”

“官司是法院判的,她把矛頭對準咱們警方是幾個意思?”

“審也審了,查也查了,證據就擺在這裡,總不能憑她的主觀臆斷,警方就隨便抓人吧?”

“還有那些主播,為了博取流量,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捏造真相,誇大事實,對天州警隊進行汙衊,嚴重損害了警方的形象!”

“現在這件事,在網絡上熱度很高,已經鬨出了輿情!”

“不光上級領導打來了電話,就連省廳那邊的領導也親自過問!”

“李東同誌的搜救行動還在繼續,這種時候絕對不能節外生枝!”

“給你十分鐘,馬上處理好這件事!”

“處理不好,就給我脫警服滾蛋!”

電話掛斷,在場的其他幾名警員圍了過來,“頭兒,什麼情況?”

陸橋山苦笑,“還能什麼情況?”

“鬨出輿情了,上級領導已經注意到了。”

“讓我們十分鐘之內驅離人群,平息事態!”

幾名警員犯了難,“頭兒,這些人都在為李警官祈福呢,咱們這種時候上去驅離人群,那可是要遭罵的。”

“不光外人罵,恐怕自家人也會罵。”

“兩邊不討好啊……”

陸橋山反問,“就你聰明,難道我不知道嗎?”

“領導吩咐了,難道你敢抗命?”

在場的幾名警察紛紛感慨,領導張張嘴,下麵跑斷腿。

領功的是領導,捱罵的卻是他們。

這他媽叫什麼事?

今天這事要是真的乾了,想都不用想,必然會被人罵成狗腿子!

可他們能怎麼辦?

無動於衷?

躲是肯定躲不過去的,就算他們不動手,等會也會有其他人動手!

陸橋山也深知這件事的棘手程度,處理是肯定要處理,但是不能由他們出麵!

想到這裡,陸橋山吩咐,“給華西集團的人打電話,讓他們自己過來處理這事,老子不幫他們擦屁股!”

隨著命令發出,陸橋山帶著幾名手下回到了警車上。

司機轉頭,“頭兒,怎麼說?”

陸橋山看了看手錶,“出去兜一圈,五分鐘後回來!”

看著警車開走,眾人開始歡呼鼓掌,好似打了什麼勝仗一般。

很快,幾名主播聚在一起議論,“警方不接招,這件事熱度不夠,怎麼搞?”

一名賊眉鼠眼的主播看向不遠處,“那邊不就是華西集團嗎?咱們闖進去?”

很快就有人附和,“冇錯,這個主意好!”

“就用嚴懲凶手,討要公道的名義闖進去,流量肯定翻番!”

很快,在有心人的煽動之下,不明真相的群眾也跟著參與進來。

最開始自發組織的祈福行動,漸漸變了性質。

眾人聚在一起,向著華西集團的大門走了過去。

那個叫做金瀟的女孩,更是被人推舉到了領頭的位置!

眾人群情激憤,浩浩蕩蕩的殺了過去!-,我弟弟將來還怎麼出頭?”“做出這個決定之前,其實我也有過猶豫。”“可後來我又想,我弟弟連死都不怕,難道還怕冇有將來嗎?”“更不用說,將來他還要成為一名法律工作者。”“如果連伸張正義,反抗權貴的勇氣都冇有,將來他又怎麼可能站在普通老百姓的這一邊?”“與其讓他成為權貴的爪牙,罪惡的幫凶,那我寧可親手毀了他!”齊振海眯著眼睛道:“李警官,好風骨!”李東搖頭,“談不上風骨,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隻能為民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