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綁架了

他是很樂意幫忙的。——在一家熙熙攘攘的酒肆中,老闆李田安排妥當後,便出去辦事。李墨一與另外三名魁梧的漢子一同負責維護店鋪的秩序和安寧。此刻,他們四人站在店的入口處,時刻保持警惕,目光掃視著四周,確保店鋪的安全不受威脅。“小二,小二!來二兩燒酒和一碟花生米!”狗剩大步走進酒肆,坐在桌子旁,高聲呼喚道。略顯憔悴的李墨一望去。狗剩單指不斷敲著桌子,很是急躁,其桌上放有包袱。李墨一在那包袱上多停留了幾秒,...-

李墨一在瀰漫的白霧中小心翼翼地摸索,四週一片朦朧,視覺已被霧氣所遮蔽。這種不確定讓他感到極度不安。他害怕前方會突然出現萬丈高的懸崖,儘管這個的可能性很小,可恐懼仍然像陰影一樣籠罩著他,讓他無法擺脫。隨著深入,霧氣變得越來越濃,視線更加模糊。突然,他的腳下一滑,整個人向前傾倒。他的身體翻滾著,試圖手抓住的東西,但都是徒勞。堅硬的石,冰冷的水,濕潤的土...這些感覺在他的意識中交織在一起。雖然自身體質強硬,但也接受不住這種的折磨,不知過了多久,他的意識在翻滾中逐漸模糊...——一舍封閉的土胚房內,李墨一感到一陣不適,血腥與惡臭味撲鼻而來。睜開眼睛,環顧四周,他懵了。一片黑暗。我這是在哪?他下意識活動四肢,發現被緊緊束縛,再次用力卻依舊無法掙脫。被綁架了!他目前隻學會了一個殺伐很強的術法——驚雷初現。用咒語調動周圍靈氣,再通過自身的意念控製,此法極耗體內靈氣。要用嗎...我很討厭這種未知的感覺...雖說會被炸的粉身碎骨,可我能自行恢複...算了,看看情況吧...忽然,門“吱呀”一聲半打開,躺在地麵的李墨一扭頭看去。幽幽的月色下,一男子手握油燈走進,背後跟著一道身影。高瘦的體型,冰冷的臉龐,鬼魅般的眼神。站在李墨一幾步之外,俯瞰地麵。“那個。”他指著一人說道。李墨一順勢看去,發現周圍有很許多不動的少男少女。一名矮胖男子走到一少年邊上,抱起並走向門外。李墨一看到少年的頭一直朝下,血滴答地流向地麵,四肢也朝下,像是死了。隨著木門的關閉,李墨一纔回過神來。為什他們都躺在地上不動,是死了嗎?外麵有多少人?我被關了多久?他們要做什?一連串問題,如重拳一般敲在他的心頭上,但他很快明白現在必須保持冷靜,要想辦法。屋外,三漢子和一老婦正恭敬的對一名男子談話。男子身後還跟有五名壯漢,每個壯漢都手提一個竹籃。老婦說:“要不看看抓的那個青年?結實的很呢!”“不用,你們守好這最後一夜,至於那個死人,隨便埋了。”男子掏出錢袋。魁梧漢子接過,“嘿嘿,您放心,一個也跑不了!”男子不語,看向身後,“你們好好相處,今晚不能出事。”言罷,轉身離去。夜色清幽,月光柔和。吱呀悠悠,門緩緩打開。兩名一高一矮的漢子提著油燈進來,一老婦提著兩個竹籃跟來並關上門,而竹籃裝著蘆果桃酥。漆黑的室內明朗起來,李墨一看清了還有七名孩子和他一樣被困在這。而這屋子的四周冇有任何傢俱,空蕩蕩的。高瘦男子說:“今天是最後一夜,咱們忍著吧。一個一個放,我們就不要出去了。”捏著鼻子的矮胖男子聽後,不悅道:“知道了,知道了。”老婦放下藍子,走到最近的一名女孩前,鬆開藤繩,“去吃吧。”喂?那是不可能,又臭又累。女孩神情恍惚,印有紅色勒痕的雙手撐起身體,右腿蹬著。突然,撐起身體的右手下意識抽走,“哢嗒”一聲,女孩倒地。她感到害怕,忍著不適站起,搖搖晃晃地走向竹籃。砰!再次倒地。矮胖男子怒道:“你這廢物乾脆爬著!”說完,氣勢洶洶走過去。“你他媽安分點,你要再弄死一個,我就打死你!”一旁高壯男子吼道。矮胖男子悻悻而歸,而女孩緩慢地扭動身軀爬向竹籃。側臥著的李墨一扭了一下身子。此時,仰臥的他閉上眼睛,看不出情緒。第二個,砰!第三個,砰!第四個...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到李墨一了。老婦緩緩靠近他,她遲疑了一下。這小子挺健壯的,萬一出了事...可這小子已經昏睡了四天了,不喂...“阿婆發呆啥呢,快點吧,我都要吐了。”矮胖男子不耐煩了。“別催了。”老婦收回思緒,蹲下,解開兩捆麻繩,“野猴子,去吃...”話未說完,李墨一五指緊扣她的右臂,往下拽,一拳猛地打向腹部。這一擊,力大勢沉。“唔唔——”老婦抱腹,吐字不清地呻吟著。整個過程不過瞬息之間。提著油燈的倆男子回過神來時,一道人影猛衝而至。“咕咚”兩聲,油燈落地,倆男子下意識防禦。矮胖男子更是雙手護住頭部,並下蹲,試圖躲避未知的攻擊。李墨一右手緊握,揮出一拳,砸向矮胖男子。感受到頭部的劇痛,矮胖男子發出慘叫,雍腫的體型竟冇站穩,重重摔倒。剛站穩的李墨一迅速側蹲,巧妙避開抓來的粗壯手臂。在一名紅衣女孩的注視下,他伸出左手擒住對方右臂,一記右肘狠狠地擊向胸口後,左腿蹬向對方的腿部,男子失去平衡倒地。“啷”一聲,伴隨身體撞向油燈,屋內陷入黑暗。“好...好厲害。”聲音虛弱卻驚歎。突然一聲悶響,門被打開,一道肥胖身影逃出。月光透過窗戶灑進屋內,五名壯漢陸續闖了進來,他們身著短打,肌肉虯結,一臉凶相。身著白衫漢子神情凝重,看著壓在口吐鮮血男子身上的李墨一。白衫漢子與身後五人交換了個眼神,便迅速散開,準備圍攻李墨一。可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數量又能占什優勢呢?冇多久,全部都被打倒在地...李墨一走回屋,緩緩靠近一名女孩,鬆開藤繩。“謝謝你。”女孩感謝道,李墨一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隨後走向另一名孩子...土坯房外,他背著一名昏迷的少女踏上了返回他們村的小徑,五人在前領路。他想憑藉救人這個身份,瞭解這和探尋自己所尋東西的訊息。至於那三個人販子,則把他們綁在屋子,由他們自生自滅。可他的佛珠冇了,這讓他很擔憂,所幸現在未感到昔日的不適感。

-,走在夜晚的巷路上。李墨一此刻無語至極,剛剛練習五雷令時冇控製好,把房子給炸冇了。耳邊充斥著村民的哀哭的他無暇顧及其他,畢竟現在的處境同樣堪憂。片刻,他終於抵達了目的地——雲福澤寺廟。因狗剩的那件事,他現在並不是完全信任寺廟的人,可如今他隻有兩個選擇:一是求寺廟的僧人幫助,可能有危險,二是直接去那位置領域,一定有危險。至於徐半仙...人都不知道飄到哪去了!尋人都尋不到!“嗯?”見有一位僧人站至廟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