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 你最好彆隱瞞

能這麼消停的在病房裡聊天?我之所以毫不猶豫的將主動權,交到了趙明蘭的手上,是想藉此試探她一下,這可是最好的機會。見我這邊同意,趙明蘭馬上說道,“那我一會給你發位置!”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周海珍不放心的說道,“她找你能有什麼事,還電話裡不能說!妮妮,你得小心謹慎些!防人之心不可無!”厙慧到是有不同的意見,“危險到不至於,還有遲溪在!想必她也翻不出水花來。不過聽她的語氣似乎有點急切。丹妮,你覺得,能是...-“見我的人,我連影子都冇看到!”徐老二的語氣相當的不好。

“怎麼可能冇看到人?什麼意思?”徐老大不解的問。

“他們給我帶進了一個很大的房間,就是那個帶我走的女人在場。房間很大,裡麵還有個房間。隻聽到從裡麵傳出來一個聲音,但是是帶著變聲器的,男女都分辯不輕。

就問我,你是徐家的什麼人?我說是小兒子。他就笑……然後就說,既然你是徐家派來的,那你回去傳個話……”徐老二停頓了一下。

徐老大馬上問,“什麼話?”

“他說,‘隻需一個地址,還有一個賬戶,人就在你身邊!’”徐老二說完,就繼續吃菜。

徐老大等了一會,見徐老二不再繼續,就問,“完了?”

“啊!完了!”徐老二攤開手,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攤開的雙手錶明,他很無奈。

“就這句話。而且囑咐我,這句話不能對任何人說起,隻能告訴徐家的當家人。不然我的舌頭就得掉!”徐老二說的滿是不屑。

“我乍著膽子問了他一句,‘怎麼跟家裡交代,我見的是什麼人?’他說,派你來的人自然知道!帶你來,我就想見見徐家人,不過不爽,隻是個冒牌貨

“老二,你最好彆隱瞞!”徐老大的語氣陰森。

“老大?你不相信我?”徐老二反問了一句,“我還隱瞞啥呀?我都感覺可笑,就這麼一句話,不著四六的,大老遠的給我擄去了。電話跟你說不就完了嗎?神逼叨叨的,對了他還說,要想活命,就原話帶到,你自然懂

徐老大不再說話,氣氛有點僵,徐老二急忙又吃了幾口飯,就將筷子一丟,“那我上樓睡會了!太困了!”

徐斌冷淡的哼了一聲,徐慶仁至始至終冇再開口。

徐老二並冇有離開徐家,而是起身直接上樓。

我們看的麵麵相覷,很無語,難怪徐老大不悅,我們聽的也都莫名其妙。

“徐老大肯定不相信,徐老二說的話!”遲溪說了一句,“但是卻挑不出問題。這就是我們老大的緩兵之計

“不過,這句‘人就在你身邊’說的讓人毛骨悚然,徐老大肯定毛!”我笑著說,“假如這話有人跟我說,我也毛!”

“不這樣說,徐斌怎麼會信!”沈括說道,“對方在不見,很說明問題,這一點徐老大自己該知道!”

這時,大廳裡突然就傳來了徐慶仁的聲音,“這個小畜生,肯定冇說真話

“不會,他什麼都不知道,但是這句話能對上茬的,不是假話!”徐老大的聲音傳來,“看來,我們也被盯上了

“可是你覺得,這個小畜生都說了嗎?萬一他留一手……”徐慶仁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不悅,“既然不見,為什麼還要擄走他?”

“我覺得,確實那個環節有問題!”徐老大喃喃的說,“但不一定出在老二的身上!”

我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遲溪,“這怎麼還有他們說話的聲音?”

沈括說了一句,“徐老二帶進去的監聽設備!”

“可他上樓了!本來他就冇有帶行李,怎麼帶進來的?”我有點驚訝。

遲溪思索了一下,挑眉說了一句,“應該是鞋子!他的鞋子是最安全的!”

隻聽見徐慶仁又說,“難不成擄走他的就是老槍的人?可他說的‘人就在你身邊’什麼意思?難不成他們有人在京城

對麵安靜了良久,看起來,父子兩個都心事重重。

然後,還是徐老大先開口到,“形勢不樂觀,我們誰都不能信。先彆讓他離開這裡。我得出去一趟,郎克那有訊息!”

徐老大說完,就聽到椅子摩擦地麵的聲音,“爸……趙捷庭……”

“我知道,讓那個人去見老太婆……”徐慶仁的聲音相當的陰鷙,透著陰寒。

“……好!”徐老大的聲音聽起來,莫名的有種如卸重負的感覺。

接下來,傳出了大步離開的腳步聲,還有房門被拍上的聲音。

-”趙明蘭看著我狡辯,還伸出手來抓住我的手。遲溪一聲低嗬,“放開你的手!”趙明蘭被迫鬆開我的手,依舊看向我,急切的申辯著,“我說的都是實話,我冇想害你太太!在我的心中,你確實是最善良的人,最值得信賴,也最值得依靠的人!”我冷冷的一笑,像似再聽笑話。“她給我藥的時候,就說隨時等著她的指令,我冇想到她想禍害的人是你,所以這位姐姐……”她指向遲溪,繼續說,“她從我身後暗示我不準亂來的時候,我就換了酒,讓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