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 沈丹梅被割喉

了?”我半開玩笑的說。遲溪也點頭,“等他給鄧佳哲收完了屍,就讓他嚐點苦頭。”我靠進沙發裡思維快速的旋轉著,怎麼才能讓張雪娟與鄧佳明之間的戰火快速的點燃呢?中午的時候,周海珍辦完事從公司裡回到了醫院。我們簡單的吃了一個飯,本想跟遲溪回趟丹楓去看下,結果阿慶卻傳來了一個視頻請求。讓我跟遲溪瞬間打消了去丹楓的想法,而是窩在了病房的沙發裡,看他給我們傳來的實時視頻。這個視頻當然是他盯著張雪娟的畫麵。張雪娟...-我有點不解,小邱已經將畫麵轉到了京城指揮部的那邊,沈括對畫麵中的魏青川說了一句,“看來,他們這是要動手了,這是連邢智利都舍了!”

我聽了沈括的話,看向了遲溪,求解。

遲溪看了我一眼說到,“恐怕要滅口了,一個都不留。包括邢智利。他口中的老太婆一定是邢智利

我頓時清醒,“難怪徐斌剛纔的那個‘好’,有種如釋重負的意味!原來是這個意思!”

鏡頭中的魏青川淺笑,“窮凶極惡了!邢智利恐怕還想不到,她已經被棄了。我馬上安排警察去接管她。既然醒了,也該談談了!”

“還冇有趙捷庭的下落嗎?”沈括問了一句,“他不可能遁地!”

“我推測,他確實有接應了,但是絕對不是沈丹梅!而是在京城!”魏青川很篤定的說道,“目前青城那邊,你就多注意於阿四。還有想辦法接觸上淩誌陽與孟曜坤!”

就在這是,阿岩的電話響了起來,他馬上拿著電話起身,走了出去。

不過馬上就轉了回來,“白壽彝的人已經派了出來,應該是對著沈丹梅來的!”

“這就說明,趙捷庭全過程,並沒有聯絡白家老爺子沈括說了一句,“不然,趙捷庭不可能不知道白伯俊已經回了緬川

“未必!”魏青川說了一句,“突然看向鏡頭,難道趙捷庭是在聲東擊西,讓我們的注意力盯在青城的沈丹梅身上,引導我們他想會青城

他說罷,馬上轉身,直接拿起電話,打了出去,“盯緊國際航班出發處。每個人都要嚴查!”

而就在這時,沈括的電話也響了起來,沈括趕緊拿起電話,看了一眼就接了起來,“李震!……”

隻一句,他的眉心就跳了一下,然後認真的聽著電話,並冇開口。

然後說了一句,“好,我馬上到!”

說完就掛了電話,對大螢幕上的魏青川說了一句,“沈丹梅死了!”

大螢幕中的魏青川猛的轉身,看向鏡頭,“什麼時候的事?”

“剛剛有人報警,發現了她的屍體,在華聯商廈的女衛生間中沈括說了一句,“我馬上去現場!”

“看來我的推測是對的,我們晚了一步!”魏青川喃喃的說了一句,然後抬眸說了一句,“好!隨時彙報!”

沈括點頭,然後放下布話器,轉身就向外走,阿岩緊隨其後。

遲溪悄悄的拽了我一下,挑了一下眉,我馬上領悟,轉身也馬上跟了上去。

玉香一見我們都走了出去,也跟著跑出來,阿岩卻對她說了一句,“你不能去,回去!聽著點徐家的動靜!”

玉香小臉一沉,剛要開口,沈括馬上補充,“乖!你得給我聽著徐家的動靜。而且,這個時候很危險,你不能露麵!”

正說著,阿岩已經裝模作樣的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口罩,戴在了臉上。

玉香隻好看了我們一眼,悻悻的轉身回去了。

遲溪對沈括跟阿岩說,開你的車吧!上車,我來開!

說完,我們幾個快速上車,遲溪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箭打一般向外駛去。

我對遲溪說了一句,“真冇想到,被你言中了,她的命早晚被人索取!隻不過,下手太快了,這邊剛接到白壽彝派人的訊息,那邊就動手了,這是誰動的手呢?”

“確實有些蹊蹺!”遲溪從觀後鏡中看了一眼後座的阿岩,“看來,青城這地方,真的不太平。表麵上看,沈丹梅並無非死不可的理由,是誰想要她的命呢?”

遲溪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阿岩已經拿出了電話,打了出去,“不是要你們跟著的嗎?怎麼還能出現這樣的事?”

電話裡傳來隱隱約約的一個聲音,我們馬上側耳傾聽著。

“我們一直盯著的,隻隔了一個環形的天井,見她進了衛生間,小喬就跟了過去,可是等她進去,已經出事了!太特麼的快了!”

對麵的聲音清楚的傳來,語氣中滿滿的懊惱。

“什麼方式?”阿岩問了一句,“看到目標了冇有?”

“割喉!一刀斃命!”電話裡的聲音清晰無比,讓我感覺到後背發涼。

-了電話。遲溪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這事,誰能不急。這小丫頭早就成為了我們的家人了。也許我不該引導她往這個方向走。是我的錯“你就彆自責了!什麼不引導她往這方向走,彆忘了,這已經是決定的事了!本來也是要送她去特訓營的!”我勸了遲溪一句。其實,我的心裡又何嘗不在自責。我幽幽的開口,“阿岩將孩子交到我的手裡,是我冇有照顧好她遲溪馬上收斂了情緒,看向我,“你看我們,這是怎麼了!她絕對不會有事的!首先我們的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