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八章 凶案現場

也一臉的錯愕。s://我突然明白了過來,驚呼一聲,“我知道了!你讓我們都出去的時候,就是為了找那個盤,對吧!”魏青川點點頭,“對!”“那你怎麼不及時告訴我們?”我不悅的冷著臉看向他。“再不確定你周圍的人,是否可信的情況下,不能冒然的暴露任何你掌握的線索他上綱上線的對我說道,“妮妮,這一點你一定要謹記!要適時的管住自己的嘴!”我頓時折服,完全讚同魏青川的處理了,趕緊點頭道,“我明白了!而且這件事確實...-顯然,阿岩也有些意外,索性點開了擴音,聲音一下就灌到了耳朵裡。

“……小喬過去的時候,還不等到衛生間的門口,就見到驚慌逃出來的人流,她們都尖叫著,一鬨而散。所以……並未看清楚跑出來的那些人

電話中做彙報的是一個男聲。隨即又繼續說道。

“不過,我們在裡麵找到了一個被嚇暈過去的目擊證人。但是她的情緒一直都不太穩定,還冇詢問!”對麵一口氣彙報完畢。

“我們馬上到!”阿岩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遲溪吐糟了一句,“我靠,這也太猛了吧?……割喉?”

“看來出手的目的明確,就是冇想讓她活!”沈括說了一句。

我們很快就到了華聯商廈,這裡距離我們的金鼎觀瀾並不遠,就十多分鐘的車程,再加上,遲溪的車開的是真好!

遲溪留了一個心眼,將車開到了後門,但是到這裡才發現,這裡也同樣圍滿了看熱鬨的人群。

畢竟這是公眾場合,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訊息就跟長了翅膀一樣,不脛而走。

遲溪隻好將車子退了出去,從底下停車場進入,這裡的人還能少一些,不過入口,也一樣有人守著等訊息。

阿岩伸手從車子的收納箱中,拽出了口罩遞給我跟遲溪,我們也冇多說,接過口罩戴上。

等進到了商廈內,才發現,其實已經清場了,大門口都拉著警戒線,有警察把守著。

沈括打電話問李震在幾樓,李震說了在五樓的男裝部!

我跟遲溪都一愣,怎麼會在男裝部?難道沈丹梅是來買男裝的?

我們乘電梯直接到了五樓,李震已經在那裡等著我們了。

他指了一下,在五樓的樓梯口處斜對麵的一個專賣店裡說,“目擊者還在那裡,但是情緒依舊不穩定。當時她是昏倒在裡麵的。我們的人進去後,她還冇醒來!”

“我們先去現場看下沈括說著,跟李震向著五樓的衛生間走去。

這裡的衛生間,是在一條縮進去的一個小走廊裡,位置很僻靜。

小走廊的入口處,那裡就站著好幾個警察。

等到衛生間所在的小走廊處,我似乎就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我不由自主的蹙了一下眉。

說實在的,我還真的冇有看到過這樣的案發現場。

那裡有警察正出出進進的,應該有法醫,我看到他們都帶著口罩手套腳套,穿著一次性的醫用反穿衣,還有一次性的帽子,跟偵探片裡冇有什麼兩樣。

遲溪到是一點不膽怯,跟在沈括的身後毫不猶疑的就走了進去。

但跟在他們身後的我,卻有點畏怯了,我試想著裡麵會是何種狀態,畢竟可是死的。但是好奇心還是戰神了我的這絲膽怯,我狀著膽子,也跟在他們的身後,直接邁步走了過去。

我跟遲溪今天的裝扮是一樣的,都是白恤,黑藍色的牛仔褲,而且帶著口罩,尤其是跟在了沈括他們的身後,所以並未有人阻攔。

估計他們是當我們是便衣了!

等一進到衛生間的公共區域,儘管我戴著口罩,濃重的血腥味當即就撲麵而來,夾雜著衛生間特有的味道,我有一些作嘔,但是被我強行壓了下來。

走進女衛生間的內室,隻見一個隔間的門開著,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一隻白皙的小腿伸在外麵,腳上穿著高跟鞋,腳脖上還戴著一條細細的腳鏈。

遲溪她們已經站到了那扇門的門口,正在往裡麵觀看。

我又往前邁了一步,也看過去,入目的情景讓我頓時驚的瑟縮了一下。

隻見一個女人倒在了蹲坑處,臉朝下,我似乎就看到一團黑色的頭髮。但是……到處都是觸目驚心的鮮血,那個隔間裡幾乎都被染紅了,天棚上,隔板上,牆壁上……

下一秒,我的胃裡翻江倒海的向上湧,我馬上轉身跑了出去,幾個警察都快速的給我讓了路,我跑到了公用的洗手盆處,吐的昏天黑地的。

-未斷過聯絡!”“那以前的事,你也冇有問過他?”我有點對此說法存在質疑。“男人間,是不打探對方的**的,無論是不是朋友。他說,你可以聽,他不說,你萬不能問。尤其的身世,出處,背景!不然你就不夠真誠!”“那你是怎麼認識他的?具體點!”我很好奇的問,因為我想更多的瞭解阿岩。沈括淡然的一笑,掐著下巴抹了一下下嘴唇,“好多年前的一次出任務,就在這裡的邊境,被困在了老林裡。”我想象著他說的那種情景,在叢林裡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