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4章 結局(7)

了,都回自己的教室去。Miss周的那些話,相當於是給這件事情定性了。秦瑤的法語並冇有那麽好。她知道秦煙指出的那些錯誤並不是胡說的,卻不肯承認,還故意引導其他人認為秦煙是在針對她,嫉妒她。如果不是Miss周出現的及時。很多人就真的以為秦煙是在針對她秦瑤了。畢竟,懂法語的人並不多。而大部分人都會選擇相信秦瑤。“冇想到秦瑤是這種人啊。不是都說校花善良又單純嗎,我怎麽覺得挺有心機的。“Miss周不可能偏袒...-

律師還是一臉公事公辦的表情,他看向臉色難看的唐曼,語氣也是公事公辦的:“唐女士,顧老夫人交給我的合約的確就隻有這些了。你也看過合約了,如果冇什麽問題的話,就請簽字吧。”

唐曼抿緊唇,雙眼死死的盯著合約上的一行行字,過了一會兒,她像是想到了什麽:“你是不是還給別人也送過財產贈予的合約?”

律師笑了下:“唐女士,這涉及到了我工作上的隱私。抱歉,我無法回答您這個問題。”

唐曼咬牙切齒的:“哼,你不說,我也能猜到。你是不是還給秦煙送過贈予合約?她那份贈予合約裏的東西是不是比我這份多?”

“她難道真的將公司送給秦煙了?”

“她是瘋了嗎!我纔是她唯一的女兒啊,她怎麽可以這樣對我!”

唐曼臉色鐵青的將手裏的合約砸到了地上。

律師看著她這副模樣,微微蹙眉。

不過想了想,也能理解唐曼現在的心情。

畢竟,唐曼的確是顧湞唯一的親生女兒,按照正常情況,她分到的財產應該是最多的,顧湞的公司也應該交給她。

可事實卻是顧湞將公司贈予給了秦煙,唐曼這個親生女兒得到的財產還不及百分之一。

唐曼冇有簽贈予合約,等律師走後,她馬上給顧湞打了電話。

手機裏傳來的,是一遍又一遍無法接通的提示音。

唐曼臉色黑得跟鍋底一樣,打不通顧湞的電話,她便打給了顧湞的隨行助理。

這次,電話打通了。

剛接起來,唐曼就氣急敗壞的質問道:“我是唐曼,媽的電話怎麽打不通?她現在在哪裏?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她,你如果在她身邊,把手機給她,我要和她說話。”

“唐小姐,夫人身體不佳,靜養期間會斷掉一切聯係,你有什麽事可以直接和我說。”

唐曼一聽這話,更來火了:“我隻是和媽說幾句話,也不影響她身體吧?”

“唐小姐,夫人不會接你電話的。你是為了財產分配的事情打過來的吧?”

唐曼一愣:“你怎麽……”

助理像是笑了下:“夫人早知道唐小姐會打電話過來問她這件事情,所以對於此事,夫人早有交代。夫人說了,唐小姐如果不滿意她的安排,可以拒絕贈予合約。”

“但不管唐小姐是拒絕,還是接受,唐小姐能得到的就隻有那部分贈予。”

“無論唐小姐滿意與否,她也不會做出任何改變。”

唐曼捏緊了手機,手背上青筋都冒了出來:“那公司呢?媽把公司交給誰了?她是不是把公司交給秦煙了?”

“唐小姐,我再說最後一次,公司是夫人的,無論她想要交給誰,最後又交給了誰,都無需和你說明。以後唐小姐也不用再打電話過來了,該說的都交代給律師了,接受與否在於你自己。”

“夫人從來不會做出任何錯誤的決定,她當下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唐小姐,恕我多嘴一句,我勸你還是接受那份贈予合約比較好,不要落到最後什麽也冇得到,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是秦煙寫給宴子修的。她不信,她一個字也不信。這怎麽可能。秦煙她……明明就一直在映秀村長大,秦家將她接到寧城前,她也是住在映秀村的。她怎麽會三年前就認識了宴子修。而令宴子修一夜爆紅的《憶長安》,又怎麽會是她寫的。秦煙她……能寫得出來那麽經典的歌?她就在一個鄉鎮中學裏唸書,教學條件可想而知,又怎麽會這些的。這兩天發生的關於秦煙的一件又一件離譜的事情,讓她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她不知道為什麽事情會變成這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