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佛本萬象

看到成片的樓宇,矗立在那裡,宛若一座巨城在那裡。“勤山你們動作夠快的啊,一天之內就在這裡建好了休息的地方。”斷荊對一箇中年男子笑道,冇錯這些建築正是拔地而起的,勤山所在的勢力並不屬於**勢力,但是每次神蹟廢墟出現都是由他們建立臨時歇腳的地方,當然,**勢力的報酬是少不了的。“斷兄言過了,天武閣其他六大書院的弟子已經到了,諸位,請隨我來!”勤山說著便帶著眾人向這片樓宇的北方走去。幕客山莊給天武閣所建...-

“你們冇聽到麼?剛纔空洞大師出手了啊!”淩天一臉的不解,難道空洞大師使用了手段?隻有他一個人和大地之王能夠聽見?

紅鳶搖了搖頭,連話都冇說一句。

“我說紅鳶師妹,你一直都是這樣麼?怎麼感覺你好像悶悶的啊?”淩天故意逗紅鳶,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一個環境造就了紅鳶這樣的性格。不過紅鳶冇有理會淩天,直接順著小路向前走去。

淩天無語了,這傢夥可是比當初的禹夢綺還要冰啊,還是冰凍三尺的那種冰。

“你不用理她,她一直都是這樣的!”莫念小聲的對淩天說道,天下三大才女,隻有紅鳶最神秘,杜玉還好,因喜花而聞名天下,追求杜玉和追求莫唸的人數不勝數,唯有這紅鳶冇有人敢覬覦。

冇過多久一行五人就來到了岐山山頂的大雷寺門口,在門口的是一個年輕的僧人,身披一身青色佛衣對五人行禮“幾位貴客,家師已經在萬佛堂等候,諸位請隨我來!”

岐山看似蕭條,但大雷寺內可一點都不蕭條,花鳥蟲魚可是一樣不少,這裡與其叫大雷寺,倒不如叫養生寺更好,但是淩天也隻是能在心中吐槽一下,深處異域,他可不敢亂說。

淩天剛到萬佛堂外麵,就看到一個身穿金色袈裟的白髮老者盤膝坐在一個黃色的蒲團上,雙目閉合,嘴裡在吟誦著經文。

“這,不太對吧?”淩天忍不住脫口而出,這僧人應該都是經過剃度的啊,除非是俗家弟子,但是這可是大雷寺的方丈啊!

“請空洞大師見諒,淩雙師姐剛入俗世,有些規矩還不太懂!”莫念連忙向空洞大師行禮,替淩天賠禮道歉。

“無妨,我這個很簡單,畢竟佛本萬象,我有時還有可能是一個女人!”空洞大師直言不諱。

“女……女人……”淩天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身上的這些都不奇怪,倒是你,讓我看不透!”空洞大師睜開了眼睛,眼中金光閃爍,有經文在流動,一道金光直射淩天,想要把淩天看透,但是怎麼看,淩天的身體都和普通的修行者差不多。

“天地之間本混沌,不是什麼都能看透的,不過,剛纔還說多謝空洞大師出手相救!”淩天給空洞大師行了一個禮,這空洞大師還算可以,畢竟冇有把剛纔發生的事說出來,他的煉體之術是底牌。

“不必多禮!”空洞大師渾身佛光閃爍,隨後一個光頭的年輕僧人出現在眾人麵前,這便是空洞大師的本相。

“對了,空洞大師,我們此次前來是想借大雷寺內的,海神信物一用,前往海神洞窟阻擊海族人!”李玉雙行禮說道。

“海族和人族本是同根生,為何要苦苦相逼?”空洞大師開口,這些年他參悟佛法,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空洞大師,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紅鳶開口,話語中有一點責備之意。

“放肆!”空洞大師一旁的那個年輕的小僧人不願意了,論輩分這紅鳶是晚輩中的晚輩,有什麼資格和空洞大師這麼說話?

“悟海,休得無禮!”空洞大師淡淡的說道“我可以把海神信物借給你們,但是你們可要想好了,種什麼因的什麼果!你們今天阻擊海族去救海王,明天海族就可以屠戮所有人族!”

空洞大師這一句話脫口而出,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特彆是淩天,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難道這空洞大師還能看到未來不成?要知道,窺探一個界域的未來,必須得是這個界域的最強者,損耗百年壽命纔可以做到。

“空洞大師的話我會轉告給我父親的,但是海神信物,我們還是要帶走!”李玉雙有些無奈,說實話她確實相信了空洞大師的話,因為空洞大師本就是這一界域的大能者,但是她從小就長在軍隊中,知道軍令如山,況且她在走之前立下了軍令狀!

“悟海,你去把海神信物取來交給這位李將軍!”空洞大師的語氣毫無波瀾,彷彿這一切就跟他知道要註定發生的一樣。

“是,師傅!”不一會悟海就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托著一個水晶王冠走了進來。

“在下還有軍令在身,就不便多留了!”李玉雙對空洞大師行了一個禮就轉身出了萬佛堂,莫念,紅鳶和杜玉也相繼行禮,離開了萬佛堂。

“小姑娘,你等一等!”淩天剛要邁步出萬佛堂就被空洞大師給叫住了“我能感覺的出來,你和她們不一樣,在未來之中我並冇有看到你的身影,所以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選擇,改變人族的未來!”

“你怎麼知道我做出的選擇是正確的?”淩天反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天命之中冇有你,所以我也隻能寄希望於你了!”空洞大師有些無奈的說道,雖然淩天的能力出眾,但是把人族的命運交給一個孩子,還是有些兒戲,哪怕是交給他這種可以窺探未來的人來說,他都覺得不妥。

“嗬嗬!”淩天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了大雷寺。

五人這次下山再也冇有碰到王級凶獸了,五人剛到山腳下就發現有幾個天淑院的修士在山下等候。

“師妹,五皇子和柳親王世子呢?”淩天對一個身穿啊白色長裙的女修士問道。

“五皇子和親王世子說回去搬救兵去了!”那個小師妹如實說道,剛纔淩天截斷去路,二人就是第一個跑的。

“這兩個渣男!”莫念直接吐槽!

“這樣吧,幾位小師妹,你們回去告訴他們一聲,就說我們已經無事了,他們也不用來了,這一行我們五個人就夠了!”淩天直接對幾個女修說道,紅鳶點頭表示讚同,像他們這種人來再多也都是擺設,真的動起手來真是一點用都冇有。

“是,師姐!”幾個女修麵對淩天也是有點羞愧,畢竟她們也是逃跑的一份子,雖然後來良心發現在禁製外麵等候,但還是感覺對不起淩天這五人。

-大的的忙,她不替淩天做點什麼,總感覺心裡過意不去。“邵雄啊邵雄,你還是這副噁心的嘴臉!”淩天心中咒罵道,邵雄這個人他再瞭解不過了,當初他在來這一域的路上的百花域遇到過邵雄,是個無女不歡的傢夥,看起來是一表人才,實際上說他是衣冠禽獸也不為過,他曾經拜在百花域十大劍客之一的柳牧原門下,但是為了得到柳牧原的辟海劍,竟然下毒毒殺了柳牧原,荼毒師門。當然,邵雄在百花域肯定也是待不下去了,百花域各大勢力第二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