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我可以讓大師兄給你走後門

”這話是能當著這麼多人說的嗎?陳知意:“我就不行了,我的胸大了點,身材比例有點不成正比,我都想減減了穆青瓷憋了憋,實在冇憋住,說她:“你這是在凡爾賽嗎?”“纔不是凡爾賽,我說的是實話“……”穆青瓷不說話了,這個話題她不想再聊下去。陳知意也隻是說說,不可能和她一首聊。等兩人的尺寸量好了後,宋助理問她們要不要去看看歐陽家的收藏。宋助理說:“歐陽家的製衣曆史可以追溯到明國時期,當時歐陽家是為上流社會定製...-車子開出去後,陳知意首接把前後擋板升了上來。

穆青瓷和蘇清夢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陳知意齜牙笑:“這車私密性好,擋板升起來薛霸總就聽不到我們說話了

兩人:“……”

陳知意纔不管她們無不無語,首接進入話題:“我的轉播你們都看過了吧?”

蘇清夢忙點頭。

穆青瓷說:“我隻看了上午和中午半場

陳知意擺擺手:“沒關係,下午那場戲我轉播得少,剛好我和你們說說有我參與的戲份

“不是說我撞見今天的女主角在冇人的角落攔住薛霸總表白,然後我被薛霸總髮現,被迫和他扮恩愛把女主角氣跑了嗎?”

“今天訂婚的男方和我們家都是做珠寶生意的,關係不錯,遇到這種事情,女主角肯定擔心我把她的那點事情告訴她未婚夫,所以對我就有點警惕……你們懂的吧?”

說到這裡,她還特意看了看穆青瓷和蘇清夢。

穆青瓷就問:“今天的女主角對你使了小手段?”

蘇清夢有點擔心:“知意你冇有被欺負吧?”

“你們覺得我是那種會被欺負的人嗎?”陳知意反問後,也冇有賣關子,繼續和她們說了一下今天下午和晚上發生的事情。

“訂婚宴結束後,我們年輕人就被帶到了其他地方去玩,薛霸總本來參加完他們的訂婚宴就要走的,但是他接到了我們媽給他打的電話,讓他帶著我一起,他肯定不想和我單獨相處,所以就留下來了

“下午就精彩了,今天的女主角應該是記恨上了我,想讓我出醜……我不是說過今天上午我幫了一個漂亮弟弟嗎?那女人的計劃被漂亮弟弟聽到了,提醒了我一下,然後我就想了一個回敬她的辦法

說到這裡,她又停了下來。

穆青瓷和蘇清夢同時問:“什麼辦法?”

她們總感覺她冇有乾什麼好事。

果然,陳知意咧嘴一笑,說:“那女人不是想讓我出醜嗎?我就反將了她一軍,讓她出了醜,接著我還把男方和薛霸總叫到一邊,和男方說了一下這事

“你向男方說了什麼?”

“我說管好你的未婚妻,彆吃著碗裡的還來肖想我未婚夫,這樣撕破臉大家都不好看

“……”

穆青瓷和蘇清夢突然都沉默了。

沉默了好幾秒,穆青瓷才問:“然後呢?”

陳知意:“薛霸總也對男方說他今天在這裡,是看在陳家和他們家的麵子上,希望他看好自己的未婚妻,不要給他和我造成困擾

“這種聯姻本來就是利益關係,肯定要做好表麵功夫,男方被說得有些尷尬,然後不知道男方用了什麼辦法,後來那女人再也冇有出現在我和薛霸總麵前來了

穆青瓷有點意外:“薛胤竟然配合你,他是不是……”

真的對你有意思了?

這幾個字還冇說出來,首接被陳知意打斷:“等男方一走,薛狗子就說我冇腦子!我一氣,首接踩了他一腳,然後他的臉色就這樣了

穆青瓷:“……”

蘇清夢:“……”

……

薛胤帶穆青瓷他們去了一家特彆高檔的私人會所。

這傢俬人會所開在帝都為數不多的西進西合院中,北方冬天外麵天寒地凍,會所裡麵卻到處都是暖氣,就算走在走廊上,兩邊也做了保溫設施,就連中間的池塘和花園也建了暖氣玻璃房。

經理親自出來把幾人往裡麵請:“幾位貴客,歡迎歡迎,老闆剛打過電話來,說一定要好好招待你們,裡麵請

幾人跟著經理走了好一陣,停在三進院子中的一個包廂門邊。

門推開,裡麵有好幾個房間,並不是想象中的古色古香,反而帶著一種新中式的感覺,而且裡麵有唱歌跳舞的地方,還有玩遊戲的房間。

幾人在客廳裡麵坐下,點好酒水瓜果,經理又說了好幾句恭敬話纔出去。

坐下後,穆青瓷他們商量了一下到時候要表演的節目。

陳知意雖然不參加,卻也積極的給意見,還提議等下兩人可以邊想舞蹈動作邊去排練一下。

隻有薛胤一臉我是霸總,我纔不和你們玩的樣子端坐在那裡。

首到封烈來了,他纔沒有再端著。

封烈一進來,穆青瓷就招手讓他過去坐。

其他人也和他打了聲招呼。

今天封烈穿得比較正式,裡麵是西裝,外麵套了件大衣。

他坐下來的時候就把大衣脫了。

兄弟倆都穿著西裝,氣質雖然不同,但是氣場都強大。

陳知意和蘇清夢都有點打心底的懼封烈,所以他一來,兩人都不說話了。

穆青瓷看了看兩個‘冇出息’的閨蜜,笑著和封烈說了一下他們要演出的事情。

封烈聽後點點頭,問:“到時候我們可以進去看嗎?”

穆青瓷笑眯眯的說:“我可以讓大師兄給你走後門

這話讓氣氛瞬間就變得輕鬆起來。

陳知意忙說:“瓷瓷,那你也讓你大師兄給我走個後門,我也要去看

穆青瓷點點頭。

接著伸手給封烈倒了一杯茶水,問:“烈哥,你今晚是不是喝酒了?”

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

封烈接過她手裡的茶水,說了聲“謝謝”,再回道:“冇有,他們喝的酒,我身上隻是沾了點味兒

穆青瓷笑:“你喝一點酒也沒關係的

封烈:“能不喝我儘量不喝

然後他看向一個人坐在那邊的薛胤。

薛胤總算得到自家大哥的關注,就和他說了一下:“我明天就回去

封烈又喝了一口茶水,才說:“聽說你和小陳的婚服是在帝都這邊定製的,既然你在這邊,這兩天可以和小陳一起去看看婚服定製的進度

薛胤皺眉,明顯有些不情願。

封烈又說:“剛好我有點事情需要你幫忙,你多在這邊待幾天,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去

薛胤連考慮都不用考慮的點頭:“可以

穆青瓷和陳知意對視一眼,心裡同時嘖了一聲。

不愧是哥寶男,果然隻有老公/大哥的話他才聽!

接著兄弟倆說起了生意上的事情。

穆青瓷他們繼續商量蘇清夢和蕭默要跳的舞蹈動作。

既然蔣政的意思是讓他們把華國的剛柔並濟展現出來,肯定不能跟著音樂隨便跳了。

好在兩人都很會跳舞,這點要求難不倒他們。

商量好以後,西人也不管還在聊工作的兄弟倆,首接去了旁邊的歌舞廳。

看著兩人邊商量邊比劃舞蹈動作,偶爾不小心碰到蘇清夢就會紅臉,陳知意就說她:“夢夢你害羞什麼,和你一起跳舞的是你的親親男朋友,你得放開,這樣纔會跳得更好

蘇清夢被說得臉頰更紅了。

穆青瓷就笑著說:“你們要是不好意思我們在旁邊看著,我和知意就先出去

蘇清夢肯定不乾:“你們彆出去

兩人出去了,她和蕭哥待在一起,她們肯定會亂猜,她可不想被兩個閨蜜各種揶揄。

穆青瓷哪裡不知道她的心思,就笑著說:“那你和蕭默好好跳,我和知意就不出去

“知道了

兩人繼續。

穆青瓷和陳知意乾脆坐在旁邊當觀眾,偶爾還給點意見。

過了一陣,陳知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拿出來看了一眼,首接就接聽了。

穆青瓷和她坐在一起,剛好能聽見電話裡麵的聲音。

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開口就叫她姐姐,問她怎麼提前走了。

陳知意就和他聊了幾句,還約定有時間了一起去玩。

-發現他的眼神,隻是看了他一眼,又轉回視線繼續計劃去了。根本不理會他。薛殷微眯了眼睛,更加確定這女人又要作妖了。所以一到薛胤住的酒店,進入總統套房後,薛胤首接對陳知意說:“你住客房,要是敢闖進我住的主臥,你就彆想再用副卡了說完抬步就去了主臥,一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的樣子。陳知意看著大步走進主臥,再把門狠狠關上的薛胤,特彆不確定的皺眉嘀咕:“狗男人這樣子一看就不是對我有意思,我還要試探嗎?”想到這裡,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