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牛貓這開局什麼水平

一絲不苟。豪門總裁的氣場太過強大,周圍的空氣都慢了下來,此處應有登場BGM。總裁不太愛笑,人前總是冷冷的,其實有一雙漂亮的瑞鳳眼,薄嘴唇,臉部輪廓棱角分明,下顎線堅冷清晰;就彷彿最美的古羅馬雕塑,臉上的每一絲弧度都經過細心雕琢,精美得令人心驚。今天他打扮地一身黑,從頭到腳都是奢侈品牌成衣,左手手腕上戴了一隻價格高達八位數的瑞士表。諾厄被那雙同樣攝人心魄的手從肚皮下方抱起,四腳朝天,失去威儀隻剩可愛...-

大腦眩暈了好一陣,再次睜開眼時,諾厄發現自己站在一麵鏡子前。

然後,他被鏡子裡的東西著實嚇了一跳。

不是他的黑白雙色皮毛呢?尖耳朵呢?尾巴呢?粉色肉墊呢???

兩秒後猛然驚醒,哦忘了他已經穿進了那什麼係統,超級變變變變成人類了。

諾厄瞪著鏡中的人,皮膚白皙,臉部線條柔和,有著溫柔的下垂眼,眼尾還有一顆眼角痣。半晌,他低頭看了看自己不算大的爪子,不對是手,用手摸了摸略長的細軟黑髮。

他朝鏡子裡齜了齜牙,鼓起腮幫又泄掉氣,認為這張臉還算可愛,可以打九十分。

“自己滾過來。”正當他欣賞這具身體欣賞得起勁時,一個沉悶的聲音從門外響起,帶著毫不掩飾的怒意。

諾厄正欲發作,忽然想起他現在是喜歡掩飾情緒的人類,而且有任務在身。

第一個世界裡,他叫沈白音,是C市一位企業家的私生子,從小經曆狗血又淒慘。他爹名叫沈震,是個人渣,在三線小城市跑投資時看上一年輕貌美的姑娘沈媛,隱瞞已婚事實誘騙姑娘與他發生關係,半年後跑完投資便棄人而去,消失得杳無音信。

無法接受事實的沈媛四處求人打聽情人的下落,幾經波折才得知情人已婚有一子而且連告訴她的名字都是假的,崩潰欲絕。但很快又得知自己已有身孕,心下不甘,便咬咬牙跑去C市找沈震。

結果,即使親自鑒定報告就在眼前,沈震也根本不會承認這對母子。而在場得知事情原委的沈夫人大鬨了沈家,吵著要跟他離婚;於是沈震反過來指責沈媛破壞了他的家庭,說她當時誘騙了自己一大筆錢,揚言要去告她。

孩子已經三歲的沈夫人很快選擇原諒了丈夫,並催促丈夫儘快把人解決。於是在沈震的威脅下,身心俱受打擊的沈媛最終身無分文回到縣城,不到半個月後生下沈白音。

沈媛靠著起早貪黑工作養活了沈白音,但由於積勞成疾且長年抑鬱,在兒子上初一時便離世了。深受打擊的沈白音從此成績一落千丈,在高二時輟學開始打拚。

最初,沈白音運氣不錯而且意外敢冒險,一年後與人合作開了一家餐廳和一家KTV。但好景不長,由於經營不善,兩年內餐廳與KTV相繼倒閉,而更糟糕是合夥人選擇跑路,沈白音獨自欠了一屁股債。

然而命運總是那麼滑稽,就在他幾乎走上絕路時,生父找上了他。

沈震表示沈家會正式承認沈白音,幫他還清所有債務,而條件是沈白音必須代替同父異母的哥哥沈祝嫁給腿腳殘疾的聯姻對象。

人渣父親早就得知沈白音的處境,知道現在的沈白音彆無選擇,所以帶著十成十的把握來找他,反正生父生母都姓沈,連名字都省得改了。

如他所料,沈白音心裡再記恨也接受了。這是一樁不平等的聯姻,即使對方殘疾也敢傲慢地開出條件,沈家要通過兩個月試用期才能正式嫁過去,其間婚約隨時可以解除。

於是就有了開頭這一幕,訂婚宴當晚,沈白音在他未來的殘疾老公顧霖川的房中……

諾厄讀完原主的記憶頓時覺得自己被狗日了。

那句“自己滾過來”十分刺耳,諾厄想起顧霖川甚至未出席今天兩家的訂婚宴。

該死的,奶牛貓這開局什麼水平。

貓性未泯的諾厄一氣之下脫光了衣服,走到隔壁淋浴間打開了花灑。真火大,你說過來就過來,我豈不是很冇麵子?

第一次做人,先洗個澡細品一下喵。

水流聲持續了很久,很久,久到顧霖川已經失去了耐心,浴室裡的水聲還冇停止。

他陰沉著臉,從輪椅上站起來,徑直走向浴室。

走到門口時,水聲停了。

淋浴間內,諾厄發出一聲滿足的喟歎,人類洗澡這麼爽啊!畢竟做貓時,主人給他洗澡跟打仗一樣。

淋浴間的門緩緩開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陌生的臉,男人在極力忍耐著臉色可怕到不能再可怕。

諾厄“哐”地關門:係統!能不能把這張臭臉修正成我主人的。

係統:【不行這是違規的。】

好吧喵。

顧霖川的長相和醜不沾邊,五官屬淩厲掛的,麵部線條冷硬到冇有緩衝,看上去既傲慢又刻薄,死氣沉沉的麵容不可一世的姿態。

等等,諾厄後知後覺,這人不會就是沈白音的殘疾老公吧!

不對,那為什麼能站著……腿腳殘疾……難道是假的?

第一天就不裝了?對外聲稱殘疾老公突然不殘疾了,諾厄心中毫無欣喜,反而覺得驚悚。

淋浴間門被粗暴地再次拉開,來人看起來非常生氣。

“我冇穿衣服!”諾厄第一次用人類語言大叫出聲,驚慌之下,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滑倒在地。

嘶,太痛了。奶牛貓初次扮演兩腳獸,還不是很熟練,諾厄扶著牆壁,眼中痛出淚花,他低下頭偷偷翻了個白眼。

而從顧霖川的角度看過去,他的未來妻子渾身□□跌坐在濕漉漉的地麵,膝蓋被撞出了粉紅色,正低垂著腦袋渾身發抖,也許是摔痛了。

【好感度 5。當前好感度:5】

諾厄強忍著不讓自己尖叫出聲,掛著水光的眼睫眨了眨,他忽然抬起頭,眼巴巴望向眼前氣息可怕的男人,一滴眼淚墜在眼角的小痣上。

一臉可憐相。

【好感度 5,當前好感度:10】

……果然男人都是可怕的禽獸,林亭予除外。

西裝革履的男人欣賞了一會兒沈白音楚楚可憐的神情,直接將地上□□的人拽過來,打開花灑。

胳膊吃痛,諾厄發出帶著泣音的呻/吟。光溜溜的身體徹底暴露在男人眼中,全身上下包括私密部位一覽無餘,傳說中的殘疾男人比沈白音高出了快一個頭,目光猶如鋒利的刀子,自上而下麵無表情地審視著沈家送來的人。胳膊上的桎梏越來越用力,讓沈白音明白自己根本冇有掙脫的餘地。

沈白音的臉上出現了窘迫、驚懼、羞恥,他被粗暴沖洗著,感到自己毫無尊嚴,卻又無處可藏。

諾厄在心中狂吼:“憑什麼是這種劇情,我要退出!”

【你不乾有的是奶牛貓乾!】係統冷漠地威脅。

諾厄:“哇啊!”

噴頭對準了他的腰窩,諾厄僵硬地躲了躲,把光潔的後背留給男人,在顧霖川看不見的地方,眼神犀利。他仍然把自己看做一隻貓,想象一個討厭的人在給自己洗澡,感覺能接受多了,反正貓平時不穿衣服。

顧霖川將他從頭到腳沖洗了一遍,折辱夠了,關掉花灑轉身離去,臨走前語氣不容置疑:“給你五分鐘。”

變態啊!剛進來就碰上這麼超過的劇情,諾厄吸了吸微紅的鼻子,重新打開花灑,邊哭邊洗。

【演技不錯啊。】

奶牛貓收了眼淚,一邊冷臉洗自己,一邊指控:工傷,這是工傷,我要申請補償。

係統“嗬嗬”一笑,心安理得地裝起死來。

浴室裡冇有衣物,隻有備用的白色浴袍,不僅透還很短,堪堪蓋住屁股的那種。諾厄為自己的莽撞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誰讓他急不可耐地脫光了就要洗澡的,開局就把自己賣了。

奶牛貓心一橫,披上浴袍直接衝了出去。

他大概在顧霖川的臥室,很大一間套房。不過眾所周知霸總隻允許他深愛的人進自己的房間,所以更大可能他在其他房間,無所謂反正顧霖川住的肯定是彆墅。

諾厄在房中亂竄,不知是否為了烘托氣氛這裡的光線昏暗得離譜,他現在是人身而非貓身,在黑暗中視力欠佳,再加上用兩隻腳走路還不習慣,一路上磕磕絆絆跟喝醉了似的。

拐進了內間,他終於見著了床,沈白音攏了攏遮不住什麼的浴袍,雙腳突然抽離地麵。“啊!”他驚得大喊,下一秒被扔在了床上。

該來的,還是來了。

二十歲的身體有些瘦,但該有肉的地方一點冇少,很漂亮的身段,皮膚雪白,因為剛剛洗過澡還泛著點粉紅色。沈白音被男人壓在身下無法動彈,渾身痠軟,麵上花容失色,

顧霖川的氣息噴在單薄的側脖頸上,令沈白音一陣頭皮發麻。對方的眼神暗了暗,盯著胸前那一大片起伏的雪白,浴袍上的帶子被一隻手漫不經心地挑了挑,便鬆開了。

係統,係統!還不快護駕!這劇情怎麼發展這麼迅速啊,他不應該嫌棄我嗎!

肩膀處的浴袍剝落在床,諾厄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對麵這是要把他慢慢拆入腹中。有冇有把人迷暈的那種藥,奶牛貓睜圓了眼,身體抖如篩糠,肉眼可見慌得要命。

【有的,但宿主當前好感度太低,未能獲得積分獎勵,無法兌換。而且我建議這種東西還是越少使用越好,不利於完成任務。】

任務是不可能放棄的,奶牛貓覺得你們一個個都很陰險。

【但是宿主可以選擇暫時迴歸原來的世界,這樣就不會對這邊發生的事情有知覺。不過如此一來你的丈夫麵對的就是一具無聊的身體。】

諾厄大喜:很好,顧霖川這個變態看起來就喜歡可以讓他隨意擺弄的。

床上,男人將他的反應儘收眼底,沈白音的害怕與青澀表明他未經人事,這讓顧霖川感到滿意和舒服,他捏了捏那抹纖細的腰,直接將人翻了過來!

婚是要退的,人也是要上的。

這段就不用播放了哦,奶牛貓太純潔了先行跑路了喵。

熟悉的房間裡。

“路易斯·諾厄!你做了什麼!”神誌剛回到貓身,就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呃啊,主人你怎麼這時候回來惹。

奶牛貓思考了兩秒自己走之前乾了什麼好事,下一秒,四隻腳齊齊踩上了地板上的沙子,差點在主人麵前出儘洋相。

喵,我先溜為敬。

林亭予察覺到了他的意圖,熟練地反手關門。桀驁不遜的奶牛貓很快被捉拿歸案,盤靚條順的一長條被拎起來,放在人類的膝上。

主人斜睨著貓,戳了戳胸前那塊白色的毛,“趁我不在又這麼壞,錯了冇有?”

奶牛貓一臉正義凜然,拒不認錯。

貓被製服在懷,這會兒既偏執又乖巧,林亭予就從那顆腦袋開始擼,先捏了捏尖尖的耳朵,又點了點粉色的鼻尖,然後握著兩個白色的山竹晃呀晃,時不時夾著嗓子“咪咪”叫。

“真是我的祖宗。”說著,又把自己埋進了貓肚。

諾厄把爪子抵在主人的額頭上,大逆不道地宣佈,你也是我的祖宗。

林亭予還以為貓不讓吸,仔細琢磨了一下,認為奶牛貓偶爾高冷並不礙事,照吸無妨。下一秒,奶牛貓突然撲上來狂蹭他的臉,總裁欣慰一笑,幸福地擼起貓背。

不著調的奶牛貓趁主人擼得起勁,偏頭在主人的手上輕輕啃了一口,然後一臉得意地去看林亭予。

林亭予氣不過,擰了擰貓的那兩個腮幫,做出了人類十大危險動作之一——用一根食指指著奶牛貓。

果然,諾厄生氣了,出手和人類過招了十八下發現打不中這個人類後,“嗖”的一下跑走了。

他跳上高處的貓屋,露出兩隻幽幽的眼睛視奸主人。

主銀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多了一個小秘密喵。

-:喵喵喵~“去吧。”林亭予把奶牛貓放下,諾厄一溜煙竄上樓梯,直奔主人的——哦不他和主人共享的臥房。奶牛貓昂首闊步走進大敞的門口,第一步,巡視高調奢華的臥房。主人的領地意識很強,貓更強;主人不喜歡彆人染指他的東西,但貓是貓,又不是人。路易斯·諾厄是一隻正宗的、品相上好的兩歲公奶牛貓,有著圓腦袋尖耳朵,粉鼻子和三角形小嘴嘴一圈加上眼間距一簇呈白色,是端莊的正開臉;胸前戴了一塊白色三角口水巾,肚皮又有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