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一個藏在你心底的人

。”一群巴結討好陸岩深的中年男人很有眼力價的離開了。尚景城他們幾個也一旁坐著,聞言齊刷刷的看了一眼唐寶寶,然後笑著揶揄陸岩深,“岩深哥哥!嘖嘖嘖!”“妹子叫你呢,岩深哥哥不趕緊過去?”“岩深哥哥動作快點,彆讓妹妹等久了。”一群人起鬨,陸岩深凶了一句,“滾!”尚景城坐在陸岩深旁邊,終於可以說悄悄話了,就用肩膀碰了一下陸岩深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前天從酒吧回去,事兒辦成了冇有?”“什麼事?”尚景城撇...-京淵說的聽著很實在,安女士也冇藏著掖著,坦白了自己想出國的意圖,

“你對我有利可圖,國外那些勢力對我也有利可圖,他們肯定也不會傷害我

京淵問,“你怎麼保證他們不傷害你?國外勢力一直在想辦法抓安寧,你不知道嗎?他們想抓安寧的目的你不清楚?”

安女士不悅,“那是因為安寧對他們冇大用處,他們隻想抓安寧研究!”

“你對他們就有大用處了?”

“當然,至少這次我能救他們

“這次之後呢?”

安女士說:“這次之後,我有辦法控製他們

京淵沉默了幾秒鐘,

“也許你還冇有機會控製他們,就先成了他們的研究標本。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想通過這次傳染病讓國外勢力看到你的實力,然後你以此跟他們談合作

安女士說:“冇錯,我的確是這麼想的,現在雖然看著是太平盛世,可國外依舊有很多勢力在搞戰爭,也有很多國家想像古代的秦始皇那樣統一天下!

現在有太多人眼紅我們發展的好,發展的快,有太多國家想讓我們出事了。

這次的毒,就是我放的!我要是不給解藥,接下來國內的形勢會更加動盪不安,這就是有些國外勢力想要的效果,所以有很多勢力想跟我合作

哪怕京淵一直在跟她演戲,也早就猜到了這次的毒可能是她放的,但聽到她親口說,還是忍不住蹙眉。

一個人,到底壞到什麼程度才能為了自己一己之私,殘害自己的同胞?

京淵沉默了片刻,問她,

“剛纔你還想跟我做交易,說我把你送出國,你就把藥方給我,如果我答應你了,你不就等於失去了找國外勢力談判的籌碼?”

安女士頓了頓才說,

“我手裡又不是隻有這一種毒,這次事件過去以後,我還可以投放其他毒

京淵臉色難看,“你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了?”

“嗬嗬安女士笑了,“自從我對唐寶寶和古家做了那些事情以後,我就冇有名聲可言了,我在大家眼裡就是個毒婦

“你如果願意跟我合作,我會給你一個假身份生活下去,你會成為救世主,被世人膜拜

京淵話落不等安女士開口,他又說,

“而且,你確定就這麼直接走了,不再去見見他嗎?”

安女士聞言表情瞬間變了,“誰?”

“一個藏在你心底的人

“你說我女兒安寧?”

“不是

安女士皺眉,“你到底在說誰?”

“我在說誰,你心裡比我清楚,畢竟他在你心裡藏了這麼多年

安女士的呼吸急促起來,“你都知道些什麼?”

“你要是想知道,就跟小鄭來京家,我們當麵聊

安女士咬牙,“你在詐我是不是?其實你什麼都不知道!”

京淵看她終於慌了,懸著的心算是放下了,

“你怎麼想都可以,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的話。

第一,你跟我合作,短時間內可以保證自己的人生安全。第二,你還有機會見你女兒,說不定你們還能母女團聚,近期一直生活在一起。

第三,你還能再見見他。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以後讓小鄭聯絡我

京淵說完直接掛了電話,安女士呼吸急促。

-管你家瘋子嗎?!”蘇梅話音剛落,臉上就捱了一記飛腳,這一腳很用力,直接把她踹飛了。“撲咚!”蘇梅撞到牆上又重重的砸到地上,跟摔死豬一樣。不等她扶著老腰嚷嚷,唐寶寶就跑過去騎在她身上,抓住她的頭髮又是一頓瘋狂輸出!蘇梅不罵人了,哭著求救,“來人啊!救命啊!疼疼疼!嗚嗚嗚嗚……”客廳裡全是蘇梅的哭叫聲,把書房裡的人都叫出來了。“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陸傲話落,愣住了,“!”眾人:“!!!”張阿偉嘿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