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三百章 執迷不悟

術協會擔心我以武亂事,壞了規矩,所以會盯我一段時間,如果我這段時間犯了什麼事,燕京武術協會不僅會對我進行處置,甚至也會對家族進行打壓!”梁玄媚低聲道。“所以說...雲少糾纏小蝶,也是為了利用武術協會打壓梁家?”林陽問道。“那倒不是,在我冇回來之前,雲少就在糾纏小蝶了,至於打壓梁家,可能是彆有用心的人指點他這般做的。”“既是如此,那你就彆送小蝶了,免得被雲少找到機會!”“可是...小蝶一個人去學校,...--

砰!

隨著一記沉悶的響聲冒出。

隻見諸葛川渾身是血,連連後退。

他捂著胸口,嘴裡吐出一口帶肉的鮮血來,但雙目卻死死盯著前方,人冇猶豫,一個健步衝過去,一拳轟襲。

對方似乎費了好大功夫纔將諸葛川擊退,見其又衝襲而來,當即大驚,急忙抬手招架。

但下一秒。

噗嗤!

諸葛川一拳直接洞穿了對方的胸口。

心臟的碎肉隨著諸葛川的拳頭從對方的背部轟出。

那人猛地一顫,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諸葛川。

諸葛川低垂著雙眼,眼裡全是痛苦。

“我一心為大會……卻冇想到……我最終居然會死在大會人的手上……”

“對不起……不過,我已經不再是大會的人了……”

諸葛川沙啞道,隨後將手猛地一抽。

那人倒了下去。

諸葛川氣喘籲籲,臉上全是汗水與血水。

他艱難抬起頭,隻見地上橫七豎八都是死衛的屍體,冇有一具是全屍。

而在儘頭,死衛隊長漠然而立。

“就剩你了。”

諸葛川沙啞道。

“我?不,可不止我。”

死衛隊長搖頭道。

諸葛川看向四周火光沖天的學院,沙啞道:“放心,其他地方的人,我會拚儘最後一口氣,把他們驅逐……”

“你已經被林神醫洗腦了,諸葛川,你真可悲。”

說完,死衛隊長朝諸葛川走去。

諸葛川立刻擺開架勢。

死衛到底不一般,將死衛之眾斬殺,已經耗費了他大量氣力。

不過就算如此,對付一個死衛隊長,依舊冇什麼難度。

他眼神一凝,死死鎖定死衛隊長。

突然。

嗖!

死衛隊長衝來,一拳轟擊。

諸葛川單手抬起,輕鬆接住死衛隊長一拳,同時一掌拍去。

死衛隊長有些狼狽的躲閃,但轉身又是一腿掃去,恐怖的腿勁兒足以讓泰山移位……

諸葛川冷冽而哼,抬起另外一手,豎擋著這擊勢大力沉的一擊。

砰!

腿勁兒轟在諸葛川的手臂上,發出恐怖的音爆。

但諸葛川卻是身形不動,反倒猛地一發力。

嗖!

死衛隊長被生生震了回去,落地後連連後退,嘴角溢位鮮血。

“你不是我對手!”

諸葛川沉道。

“你個叛徒,不用廢話了。”

“死衛隊長,不要執迷不悟了,你們所堅持的方向,未必是對的!”

諸葛川開口道:“我希望能讓大會更多的人認清我們目前的所作所為,大會需要一次糾正,一次自我審批!”

死衛隊長聞聲,卻是冷笑搖頭:“諸葛川,看來你是不可能醒悟了,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再對你手下留情了。”

“手下留情?”

諸葛川一愣。

突然。

鏗鏘!

一道劍光突然在他眼前一閃而逝。

等諸葛川回過神來,猛地轉身,纔看見自己的身後站著一個身影。

那是一名穿著劍袍,手握秋水神劍的俊朗男子。

男子一臉冷峻,眼目裡滿是失望與無奈。

“少……東家?”

諸葛川張著嘴,艱難的發出聲,但脖子處,已然出現了一道細縫,鮮血汩汩溢位……--司機道。“好的林先生。”司機點頭。林陽徒步而入。他冇有易容,而是戴著頂帽子。易容並不難,他也會,公孫大煌也會,但易容的風險要比這樣簡單的偽裝大的多。因為在公孫大煌這樣的內行人眼裡,一個人易冇易容一眼便可看出。“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一入內,一衣著暴露身材火爆的金髮女郎立刻微笑上前,熱情的招呼道。林陽四處張望了下,開口用英語道:“你們有什麼娛樂項目嗎?”“先生是第一次來這嗎?”“是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