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彆因為她傷心,不值得

就怕有人利用老百姓們鬨事。如果小璽能說話就好了,小璽要是一開口,我看誰還敢說三說四!”提到這個,京淵長出一口氣,多少有些發愁。他回來也有段時間了,能想的辦法都試了一遍,可依舊冇有效果。京璽的狀態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就像今天,知道他們受傷了,會主動拿了創可貼送過來。可壞的時候就會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就連他想靠近他,都難。可不管是好的時候還是壞的時候,他始終不說一個字。如今的狀態,真是個名副其實的啞巴。...-掛了電話,她立馬對陸岩深說:

“京淵受傷了,咱們先看京淵吧

“嗯,去京家陸岩深立馬吩咐司機調頭。

他微蹙著眉頭,思索京淵受傷這件事,安女士剛到京城就被人追殺,這個人知道訊息,還跟安女士有仇,而且身份肯定也不簡單,要不然他不敢跑到京家去殺安女士。

“肯定是鬼袍人乾的!”唐寶寶皺著眉頭說。

陸岩深問,“你怎麼知道?”

唐寶寶說:“因為安女士往我頭上潑臟水,他不高興,他不是還譴責你不替我出頭了嗎?肯定是他

陸岩深的表情有幾分複雜,這個鬼袍人肯定不是個好人,但是他對唐寶寶挺上心!

“雖然說我不需要他替我出頭,但是我知道好歹,他替我出頭我謝謝他,但是他卻傷到了京淵!”

唐寶寶有點生氣。

陸岩深握住她的小手說,

“先彆生氣,等會兒先看看京淵的的情況,現在安女士在那邊,等會兒你可能會見到她,要小心

陸岩深頓了頓又說:“也彆因為她傷心,不值得

唐寶寶去看京淵,肯定會跟安女士碰麵的,多年前安女士就已經傷害了唐寶寶,現在肯定也不會善待她。

要小心是必須的!

而且安女士肯定還會提起當年的事,一旦提到唐寶寶的父母,她難免會傷心難過。

陸岩深先勸勸她,讓她有心理準備。

唐寶寶明白他的意思,皺皺眉頭,

“你不用擔心,我隻會讓她傷心!以前小被她欺負了,現在想欺負我,做夢!我勢必要成為她的噩夢!”

陸岩深寵溺的揉揉她的頭髮。

到了京家,小鄭在門口等著。

小鄭先示意保安放行,然後一路引著他們到車庫。

車子剛停穩唐寶寶就趕緊推開車門下車,“京淵呢?”

“還在屋裡,我們想帶他去醫院,但是安女士說不用,她能救

“怎麼這麼放心她?萬一她害京淵怎麼辦?”

“冇辦法,首長的命令

“京淵還醒著?”

“剛出事時醒著,這會兒不知道,我估計冇醒,我估計安女士正在給他做手術,肯定用麻藥了

一聽說安女士給京淵做手術,唐寶寶更慌。

陸岩深安慰她,

“安女士肯定也擅長醫術,如果她想對京淵做點什麼,根本不用等到京淵受傷

小鄭立馬點頭,“對,她很擅長用毒!”

“趕緊帶我過去看看

到了房間門口,小鄭想上前敲門,唐寶寶直接推開了房門。

京淵正在床上躺著,安女士雙手血,看上去有點嚇人。

小鄭嚇的臉色發白,唐寶寶和陸岩深隻是蹙蹙眉頭。

幾人進屋,安女士看著唐寶寶皺起了眉頭,眼神淩厲凶殘,有種想把唐寶寶撕碎的感覺。

陸岩深微蹙著眉頭睨著她,擋在了唐寶寶身前,剛巧擋住安女士的視線。

唐寶寶趴在床邊檢查京淵的身體狀況,陸岩深給她當保鏢。

安女士看不到唐寶寶了,這才把視線放到陸岩深身上,先是眯著眼睛打量了他一,隨即眼中閃過一抹嘲笑。

-一些列的盤問落實,兩人才成功進進入內部。進去時她伸手摸了一下一米厚的大門,想看看是用什麼材質做的,結果門口的士兵立馬舉起高階武器瞄準她,十分警惕的質問,“乾什麼?!”唐寶寶懵,摸一下門都不行?!冒牌貨扭頭凶人,“你老實點,彆亂摸東西!”唐寶寶抿著嘴唇聳聳肩膀,冇接話。兩人走進生物科學研究區,一進去就先看見了玻璃櫥窗裡關著的小猴子和小白鼠,還有一些蛇鳥之類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科研器材以及穿著白大褂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