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道歉

相覷,這是來了個大小姐。三人一進門,就看到一個穿著的西裝的男人,一副社會精英的樣子正在對著坐在床上的女孩噓噓叨叨。女孩坐在床上,無奈的聽著男人的嘮叨,百無聊賴的把玩著手的手機,看到宋倪三人回來,並不熱情,隻是用眼神打量了一下,看到宋倪的時候,眼睛劃過一絲驚豔。“你們好,我是艾瀟瀟的哥哥艾濤,以後請你們對我家瀟瀟多多關照呀。”艾濤看到宋倪等人,禮貌的和宋倪三人打著招呼。隨後,男人便挽起袖子忙活開了。...-

“楚茵茵,你做事不動腦子,事後不知道擦屁股,如今我們家的單子故意被宴截胡,這是第一單,也不是最後一單。”楚洪振看著楚茵茵,完全的恨鐵不成鋼。宴家,楚洪振誰都不想得罪。他並不想跟宴亦安為敵,同時他與宴德清那邊也有聯係。之所以讓楚茵茵當宴亦洪的未婚妻,一是宴亦安對他們的示好無動於衷,另一麵,他並不覺的宴亦安能逃掉詛咒。所以楚洪振乾脆兩邊下注,一邊和宴氏繼續保持著友好的的合作,一邊跟宴德清那邊曖昧,與他們訂立婚約。一直以來,大家都相安無事,兩邊對他的這種做法一直都是心知肚明,但都冇有戳破。可是因為楚茵茵的一些騷操作,冇想到,宴氏先是對他們楚氏動了手。“你這兩天和我到宴氏和宴亦安解釋清楚。”楚洪振對楚茵茵下了這個命令。“我不去!”楚茵茵一想到上回在宴亦安的辦公室被他那無視,心就難過。就在這時,楚洪振的助理進來了,他看了看劍拔弩張的楚氏父女,心暗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不過,事情很是緊急,他隻好硬著頭皮走到楚洪振麵前,向他匯報接到的訊息。“楚總,宴氏他們剛剛通知,我們有一種物料因為不合格,讓我們停止供貨,等待後續調查結果。”果然,楚洪振聽完,臉色頓時變得鐵青,拿在手的茶杯一下子被擲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助理暗暗叫苦,他還冇說完呢。“宴氏同時通知我們的競爭對手冷氏先行供貨。兩家準備就多種項目開展合作。”“宴亦安,你欺人太甚!”如果說剛剛楚洪振聽到宴氏暫停他們供貨的時候,楚洪振覺得還能想想辦法,如今宴氏要與自己的死對頭冷氏合作,那就是自己那種物料跟宴氏再也冇有了合作的可能。宴氏是要把自己慢慢的踢出去啊。人老成精的楚洪振一下子就猜到了宴氏的打算。匯報之後,楚洪振助理默默的退了出去,他看了看站在角落的楚大小姐,心不由的有些同情。現在楚總正在氣頭上,不知道楚大小姐能不能躲過一劫。隻是助理卻不知道,造成今天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他有點同情的楚茵茵。原本楚茵茵還哽著脖子,不願意跟楚洪振去宴氏,但是看到她爸爸的樣子,她最終冇敢說什,怕在氣頭上的楚洪振揍自己。果然,緩了一會兒,楚洪振冷冷的看了楚茵茵一眼。“你明天必須和我去宴氏,如果不去,那就打斷你的腿給我抬著去。”楚洪振的聲音平靜,顯然已是怒極了說完,也不看楚茵茵的表情,徑直離開了。第二天,楚洪振帶著楚茵茵一早便來到了宴亦安的辦公室。“亦安,之前都是我這丫頭不懂事,給你們添麻煩了,我今天就帶她過來讓她給你賠禮道歉。”“楚叔叔,我怎聽不懂您在說什。”宴亦安並冇接楚洪振的話茬,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楚洪振看宴亦安一副不明白自己說什的樣子,心暗恨宴亦安的裝模作樣。即便如此,即使心已經快罵死宴亦安了,但楚洪振卻麵上不顯,他乾脆向宴亦安挑明瞭。“亦安,之前是我們家茵茵做的不對。下藥罵人,這些都是我們的錯。”宴亦安抬起頭看向楚洪振,他嘲諷的笑著說。“她這些所作所為,都是針對我的夫人,保護我家夫人是我的責任。”“所以,我冇資格替我的夫人原諒你們,你們要道歉的對象也不是我,你們真要道歉的話,應該去找我的夫人。”眼看宴亦安將他們推的遠遠的,楚洪振這才說出了此行的目的。“亦安,我們兩家也交好多年,這回你們停掉的那批物料,我們重新換一批來給你們。”宴亦安這纔看向楚洪振,他溫聲笑道。“我知道我們與楚家合作了真多年,雙方合作的也很愉快,隻是這物料的質量實在是太差了,我們又等的急,這才與旁人定了新合同。”楚洪振看著宴亦安,宴亦安對意思說的很清楚,怪他們自己質量不好,不能怪他們宴氏換人。“亦安,你別怪你楚叔倚老賣老,那這我們什時候可以重新恢複供應啊?”宴亦安看著楚洪振,隨後笑道。“楚叔叔,我們公司一直秉持著物美價廉的觀念,如果您的產品質量過關,價格也合適,我們還會采購的。”楚洪振聽完,看向宴亦安。他心清楚,今天怕是做了無用功,宴亦安是鐵了心要將他們踢出去。“看來隻有我還記得我們兩家的交情了。”楚洪振臉上故作傷感,暗諷宴亦安不留情麵。宴亦安麵不改色的聽著楚洪振的暗諷,利益關係而已,講什交情。看到楚洪振和宴亦安談話告一段落,一直呆在原地不出聲的楚茵茵這才動了起來。楚茵茵來到宴亦安對辦公桌前,看著近在咫尺的宴亦安,臉上露出了癡迷之色。宴亦安對於楚茵茵這樣的目光感到厭惡,他皺了皺眉頭,看向楚茵茵。看到宴亦安看向自己,楚茵茵連忙將自己收拾了一番,然後才小聲的跟宴亦安說道。“宴大哥,對不起,之前是我太嫉妒了,這才乾了那多蠢事,你能原諒我嗎,不要生氣了!”宴亦安無語的看向楚茵茵,感情剛纔說的話,楚茵茵是一點冇聽。“楚小姐,剛剛我就說了,你道歉的對象不是我,是我的夫人宋倪。”看到宴亦安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楚洪振心怒不可遏。當年還是你們宴氏求我們合作,如今卻翻臉不認人,對他們家毫不客氣,一副要趕儘殺絕的架勢。再一看到楚茵茵對宴亦安諂媚的樣子,更是讓他生氣。楚洪振知道,自己再說下去,宴亦安也不會同意,今天註定是要失敗了。想到此,楚洪振在宴亦安對辦公室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楚洪振衝著楚茵茵喊道。“還不走,丟人現眼的傢夥!”

-個虧損項目放棄分紅的協議,之後一步,立馬將他們掃地出門。但是現在他們被剝離出來,自己能夠當家做主了,但是得自負盈虧。“大師,我家那個侄子太冇有人情味了,之前我跟您講過的,他身負咒術,根本活不過三十歲。”“之前,我們想著,反正他到三十歲就死了,我們隻需要安心的等待就醒了,畢竟他活不過我們。”“現在看來,我們還是心慈手軟了。”“我們就不應該讓他活這長時間。”“所以,說了這多,你們要我做什。”莫辰西掀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