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邀劉備共事 玄德藏心跡

肴。鄉裡的勇士們聞風而動,不一會兒就聚集了三百多位。大家圍坐在一起,舉杯痛飲,那笑聲、吆喝聲,簡直要把屋頂都給掀翻了!隔日,劉備一夥人把兵器收拾得妥妥的,可心裡頭卻直犯嘀咕:這冇馬咋整呢?就在他們絞儘腦汁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有人跑來報告,說有倆客人帶著個小夥伴,趕著一群馬,直奔莊子來了。劉備一聽,樂壞了:“哈哈,這是老天爺保佑我啊!”說著,三人屁顛屁顛地跑出去迎接。等見了麵,才知道這兩位客人是從中山...-

董承他們幾個一聽,馬上把頭湊一塊兒,問馬騰:“嘿,馬騰大哥呀,您心裡頭想的人是哪個呀?”

馬騰說道:“我瞅見豫州牧劉玄德在這兒呢,咋不找他試試呢?”

董承一聽,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說:“馬騰大哥啊,您可彆犯迷糊呀,這個人雖然是皇叔,可他現在正跟曹操那傢夥黏糊著呢,他咋可能會幫咱們乾這事兒呢?”

馬騰一聽就急眼了說:“你可彆瞎想,前幾天在圍場裡,我可看得明明白白的,曹操接受那幫人的祝賀時,關羽在玄德身後,那眼神凶得。舉著刀就想砍曹操,玄德用眼神一瞪,他纔沒動手。玄德不是不想對付曹操,他是嫌曹操的幫手太多。他怕自己搞不定啊,你們去試試求他唄,我覺得他肯定會答應的。”

吳碩在旁邊聽了說道:“這事兒可不能急,得慢慢商量商量才行。”大家一聽,覺得有道理,就都散了。

第二天黑夜裡,董承心裡那叫一個七上八下的呀,懷裡揣著詔書,小心翼翼地就往玄德的公館摸過來了。門吏進去通報後,玄德趕緊迎出來,把董承請進了小閣樓,還讓他坐下。

關羽和張飛站在旁邊,那眼神可警惕了,直勾勾地盯著董承。玄德心裡也犯嘀咕呢,心說這董承大晚上的來找我乾啥呀?

劉備瞅著董承,一臉納悶兒地說:“國舅大半夜不睡覺跑這兒來,肯定是有啥要緊事兒吧?”

董承緊張兮兮地說:“白天我要是騎馬過來,那曹操那傢夥肯定得起疑心啊,所以我隻好晚上摸黑來見你咯。”

劉備聽後,趕緊讓手下人拿酒來招待董承。董承拿起酒杯,滋溜喝了一口酒,然後壓低聲音說:“前幾天圍獵的時候啊,我可瞧見關羽想殺曹操呢,將軍你轉眼搖頭讓他退下,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呀?”

劉備心裡有點小緊張,裝作很淡定地說:“您咋知道的呀?”

董承神神秘秘地說:“彆人都冇瞅見,就我看見了唄。”

劉備知道瞞不過去了,隻好說:“我那弟弟呀,看到曹操太囂張了,所以他忍不住就發火。”

董承一聽,捂著臉就開始哭,還傷心地說:“朝廷的那些大臣們要是都能像關羽這樣,那還擔心啥天下不太平呀。”

劉備心裡有點犯嘀咕,擔心董承是曹操派來試探他的,就假裝不明白地說:“曹丞相把國家治理得挺好的呀,有啥可擔心天下不太平的呢?”

董承一聽,臉色都變了,噌地一下站起來,氣呼呼地說:“您可是漢朝的皇叔呀,我這麼掏心掏肺地跟您說,您咋還能騙我呢?”

劉備皺著個眉頭,一臉擔憂地說:“國舅啊,我這心裡實在是冇底兒啊,擔心您是不是有啥貓膩兒啊,所以才試探一下嘛。”

董承聽了,無奈地直搖頭,歎了好大一口氣,然後從懷裡摸索出衣帶詔,遞給了劉備。

劉備接過衣帶詔,眼睛瞪得老大,看著上麵的內容,心裡那股悲憤勁兒啊,拳頭也握得緊緊的,好像要把啥都給捏碎了似的。

緊接著,董承又把那義狀給拿了出來,上麵寫著六個人的名字:車騎將軍董承,嘿,這可是這次行動的頭兒;還有工部侍郎王子服,那傢夥腦子可靈光了;長水校尉種輯,那絕對是個忠誠勇敢的主兒;議郎吳碩,洞察力那叫一個強啊;昭信將軍吳子蘭,能打仗得很呢;還有西涼太守馬騰,在西涼那地界可是威風得很。

劉備看了這些名字,鄭重其事地說:“您既然是奉旨討賊,我咋敢不效犬馬之勞呢,我肯定會全力以赴的。”

董承一聽,激動得差點兒就給劉備跪下了,他趕緊說:“那就請玄德公簽名吧。”

劉備也不含糊,拿起筆來,“唰唰唰”寫上了“左將軍劉備”幾個字,然後簽了名,交給董承收下。

董承小心翼翼地把義狀收好,然後對劉備說:“我們還可以再請三個人,這樣一共就能聚集十人之義,來一起圖謀國賊。”

劉備點了點頭,說:“嗯呐,這事可得慢慢地來,可彆輕易泄露了訊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著,一直到五更天,這才互相道彆離開咯。

你說說這劉備,事後心裡那是七上八下的,擔心曹操那老傢夥對他下黑手。這不,他就跑到後園去擺弄那些菜了,還親自拎著個水桶,吭哧吭哧地澆水,就跟個菜農似的,這可是他想出來的妙招,用來隱藏自己的意圖。

這時候,關羽和張飛晃晃悠悠地湊過來了。關羽皺著眉頭,心裡犯嘀咕:“兄長這是咋回事呀?咋不關心天下大事了呢,還學那些個市井小民種菜,這也太奇怪了吧。”

張飛也在旁邊抓耳撓腮的,一臉懵圈地說:“是啊是啊,兄長,你這是乾啥呢?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哦。”

劉備心裡那個無奈啊,這倆二貨咋就不明白呢!他暗自歎口氣,說道:“你們倆呀,這可不是你們能懂的。”

關羽和張飛對視一眼,心裡還是雲裡霧裡的,但也不好再追問啥,隻好閉嘴不說話了。

劉備看著自己種的那些菜,心裡琢磨著:“也不知道這計策管不管用,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有那麼一天呐,關羽和張飛這倆傢夥也不知道跑到哪裡耍了,不在劉備身邊。隻見劉備自個兒在後園裡忙活著澆菜呢,他還乾的挺有勁的。

這時候,許褚和張遼帶著一幫人呼啦呼啦地闖進了園子裡。許褚扯著大嗓門喊道:“丞相有命令,請劉兄兒麻溜兒地過去。”

劉備心裡有點發虛,不會是曹操那傢夥發現啥了吧!他緊張地問:“有啥緊急事兒啊?”

許褚撓撓腦袋,一臉茫然地說:“俺也不知道啊。丞相就叫俺來請您過去。”

劉備冇辦法呀,隻好硬著頭皮跟著他們倆去丞相府見曹操。一路上,劉備的心那是“砰砰砰”跳得跟打鼓似的,七上八下的,就跟坐過山車一樣刺激。

到了丞相府,曹操笑嘻嘻地迎了上來,說:“你在家裡乾的事兒可不小啊。”

這一句話嚇得劉備臉色瞬間變得跟土一樣難看,心裡直犯嘀咕:完了完了,不會被髮現了吧。

曹操拉著劉備的手,一直走到後園,還調侃道:“劉備學種菜不容易啊。”

劉備這才稍稍放下心來,勉強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冇事做,消遣一下而已啦。”

-,真是讓人笑出聲。再看袁紹和曹操,他倆佩帶著寶劍,護送著何進,那架勢,就跟護送國寶似的。好不容易到了長樂宮前,結果呢,黃門傳達了太後的旨意:“太後特地召見大將軍,其他人一概不許進入。”得,這下袁紹、曹操等人被擋在了宮門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真是尷尬得讓人想笑。何進趾高氣揚,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嘉德殿。可就在他走到殿門時,突然,張讓和段珪像兩隻餓狼一樣迎了出來,還帶著幾十個手持刀斧的惡漢,將何進團團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