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提防曹軍攻 向袁紹求援

不趕緊抓住,那可就後悔莫及嘍!”呂布聽了,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又喝下了一大口悶酒。然後長長地歎了口氣,有氣無力地說道:“兄長在朝廷裡混得風生水起,見多識廣。那你快給我說說,在你眼裡,誰纔是這世上真正的大英雄啊?”李肅故作深沉,稍稍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得意洋洋地回答道:“我在朝廷裡溜達了這麼久,發現那些大臣都不咋地,還不如董卓呢!董卓那傢夥,對賢才那叫一個尊重,對有本事的人更是禮遇有加。而且他獎罰分明...-

關羽這傢夥,興高采烈得跟中了大獎似的,手提著車胄那顆血淋淋的首級,“騰騰騰”地就跑去迎接劉備。到了劉備跟前,那表情,眉飛色舞得都快飛上天啦,大聲說道:“大哥你是不知道,那車胄可壞呢,居然心懷不軌,想要謀害你,我關羽豈能饒了他,這不,我一下子就把他給乾掉。”劉備聽後,心慌得很地說:“二弟呀,你這一殺可闖大禍了,那曹操要是知道了,他肯定得打過來呀,這可咋整?”關羽把胸脯拍得“啪啪”響,一臉豪氣乾雲地說:“大哥你別怕,有我和三弟在,曹操來了,我們就衝上去迎戰他,保證讓他有來無回。”可劉備卻是懊悔得不行,連連歎氣,然後帶著大夥就進了徐州。到了城,那些百姓和老人們,都“呼啦”一下跪在路上迎接劉備他們。等劉備到了府,就開始找張飛,這一找冇找到人。這時就門外就看到張飛提著長槍血淋淋的進來了,可不得了,原來張飛那傢夥居然衝到車胄家去,把車胄全府的人,從上到七八十歲的老頭老太太,下到剛出生的小嬰兒,還有那些丫鬟、婢女、仆人和下人啥的,通通都給殺了個乾乾淨淨,一百多口子呀,整座府邸都變成血腥地獄了。劉備皺著眉頭,批評道說道:“三弟呀,你咋把車胄全家都給殺了,我們這下可殺了曹操的心腹,他咋可能善罷甘休。”這時候陳登站出來說:“主公莫急莫急,我倒是有一個計策,說不定能退曹操呢。”劉備趕忙追問:“哦?快說說看。”就聽陳登那傢夥慢悠悠地說:“您好好想想,那曹操最怕的是誰呀?嘿嘿,那可是袁紹,您瞅瞅袁紹這傢夥可厲害,冀州、青州、幽州、並州那些地兒都是他的。手底下那上百萬的將士,還有那文官武將,多得跟螞蟻似的。咱現在為啥不趕緊寫封信派個人到他那兒求救呢?”劉備皺著個眉頭,心頭嘀咕開了:“陳登呀,袁紹向來跟我冇啥交情,而且我剛剛纔把他弟弟給打敗,他咋可能會願意幫我這個忙?”陳登卻是嘿嘿一笑,那表情老自信了,說:“您別著急嘛。咱這兒有個人,和袁紹那可是三代的交情,如果能讓他寫封信給袁紹,我敢打包票,袁紹肯定會來幫咱的。”劉備一聽,眼睛“唰”地一下就亮了,趕忙問道:“哦?到底是哪個傢夥跟袁紹有三代的交情呀?”陳登這傢夥還賣起關子來了,神秘兮兮地看著劉備,慢悠悠地說:“主公,您先別急著問,等我慢慢給您道來……”劉備心說你個陳登,都這節骨眼兒了還吊我胃口呢,嘴上就說:“你就別磨蹭,趕緊說呀。”陳登這纔不緊不慢地說:“這個人可是您平常老敬重的人,您咋就給忘得死死的?”劉備聽完心頭就嘀咕開了:“是誰呢?讓我好好想想……”就在這時候,劉備的眼睛“唰”地一下亮了,猛地一拍大腿,大聲喊道:“莫非是鄭康成先生嗎?”陳登臉上立馬露出那燦爛得跟花兒似的笑容,連連點頭說:“對對對,冇錯,就是他呀。”原來哇,這個鄭康成,大名鄭玄,那可是個超級好學又賊有才華的主兒,他曾經跑到馬融那旮旯去學習知識呢。馬融那傢夥講學的時候可有意思,每次必定得弄個紅彤彤的帳幕,前麵呢就圍攏著一大幫學生,後麵呢還擺著一群歌伎,那些侍女就跟花蝴蝶似的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嘿,你可不知道,那鄭玄在那聽馬融講課,一聽聽了整整三年。這三年,他那倆眼珠子,那是一下都不帶斜視的呀,就死死地直勾勾盯著講學的地兒。馬融瞅見鄭玄這樣,心頭可驚訝壞,心說:“這傢夥可真夠特別的呀。”後來呀,可算是等到鄭玄學成要回家嘍。這時候馬融忍不住在那感歎道:“能真正把我學問真傳到手的,恐怕就隻有鄭玄這一個人了。”鄭玄家頭那些侍女,對那毛詩可都老通曉。有那一回呀,有個侍女一不小心違背了鄭玄的意思,鄭玄就火,命令她趕緊跪在台階前頭。這時候另一個侍女就笑嘻嘻地跟她說:“嘿,你咋在泥呆著呢?”那跪著的侍女一臉無奈地回答說:“我本來想去跟他講講理,哪成想正趕上他發脾氣,我這倒黴催的喲。”他們這一夥人,那可真是老有風雅。在那桓帝那時候,鄭玄都做到尚書那職位。後來因為那個啥十常侍之亂,他一跺腳,得,乾脆棄官回老家,就在徐州那旮旯呆著。劉備在涿郡那會子呀,老早就拜鄭玄為師。等他當了徐州牧之後,還時常往鄭玄的住所跑,去請教問題呢。對鄭玄那可是特別特別敬重,就跟敬重神仙似的。這當下劉備想到鄭玄這個人,心頭那是高興得不要不要的,趕緊就拉著陳登一起,屁顛屁顛地親自跑到鄭玄家去,求著他幫忙寫一封信。鄭玄也是個爽快人,二話不說,很慷慨地就答應啦,“刷刷刷”幾筆就寫了一封信,然後就交到劉備手頭。這劉備拿到信件可高興了,趕緊就使喚孫乾,說:“老孫,你麻溜兒的,準備準備趕緊拿著這信跑去袁紹那地兒送過去。”孫乾一聽,得,撒丫子就奔袁紹那去了。孫乾快馬加鞭一刻不停的,就到了袁紹那兒。袁紹接過信一瞧完,就開始在那嘀咕開了:“這劉備可是把我弟弟給滅了,按道理說我咋能幫他呢。可這信是鄭尚書寫來的,鄭尚書的麵子我咋能不給呢,這可把我難住,咋個辦。”袁紹在大廳麵走來走去,想不出辦法,得,就把那些文武官員都給招呼過來了,大家湊一塊兒。袁紹坐在上頭,喊道:“各位,現在有這個情況,你們都來發表發表意見。”然後就把信件拿給大家看看。底下那些官員們看後,立馬就開始“嗡嗡嗡”地嘰嘰喳喳議論起來。

-。那軍士屁顛屁顛地走上前,袁紹指著他問:“打撈的時候,有這人嗎?”孫堅一看,瞬間火冒三丈。他的眼睛裡噴出了怒火,“唰”地一下拔出佩劍,劍尖直直地指向那名軍士,怒聲吼道:“你敢誣陷我!看我不砍了你!”袁紹一看孫堅要拔劍,那可不能讓他把自己的人砍了呀,趕緊也“唰”地一下把劍拔了出來,劍身寒光閃閃的,他瞪著孫堅,大喊:“你敢砍我的人,就是欺騙我!”袁紹身後的顏良、文醜一看這架勢,也立馬拔劍,眼神那叫一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