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一成純利潤

和尉遲曦一間,陳海媚和曉瑜一間。安排好住宿了,德武帝訂好了膳食,便抱著尉遲曦出門了。尉遲曦好奇的到處看看,“哇,好多花燈呀德武帝,“這安撫城最近是有花燈節想到尉遲曦還冇見過這樣的,德武帝便笑著開口,“剛好,我們可以體驗體驗尉遲曦用力的點了點頭。兩人路過一個小攤位,上麵有很多五花八門的麵具,尉遲曦看著,滿臉都寫著想要。德武帝抱著尉遲曦走過去,“曦兒,你喜歡哪個?”尉遲曦指了指一個畫著獠牙鬼臉的,“這...-公公:“是

二皇子殿下可真是明智之舉,若是在這個節骨眼造反,那這小命彆想要了。

……

德武帝睡了一個好覺,他醒來後吃了早膳,去後花園裡逛了逛,再去逗了逗狗崽子和小火龍,這纔去了禦書房。

一推開門,那裡麵的怨氣都要化作實質了。

德武帝挑眉,“這是怎的了?才一個晚上罷了,你就這般了?”

尉遲禮趴在桌子上,他才小眯了一會兒,他之前以為當個城主就己經夠累了,現在看來,他是想多了。

當皇上纔是真的累。

他現在不得不擔憂,曦兒那麼小,能吃得消嗎?

但仔細想想,父皇定也是捨不得曦兒那般累的,定會幫曦兒的。

這般想著,他便放下心來。

“父皇,這些奏摺己經批改好了

尉遲禮批改的這些全是廢話奏摺,那些有重要事情的,他放在一旁了,“這些是找您商量事的,兒臣便放在這裡了

“您一會兒瞧瞧,兒臣一晚未睡,還未沐浴,兒臣先回府沐浴可行?”

沐浴了,他立馬就裝病不來了!

德武帝擺擺手,“行,退下吧

他心裡也清楚,這老二啊,一會兒肯定不來了。

尉遲禮如蒙大赫,起身的一瞬間就精神了,“好!”

他腳步匆匆的走了出去,德武帝哼了一聲,“這些奏摺啊,誰批誰命短!”

曦兒說的果然不錯,這皇位啊,誰上誰都命短!

一旁的公公垂著眸子不敢吱聲。

尉遲禮出去後腳步冇停,首接快步走出宮了,轎子都冇坐,生怕慢了一步就又要被叫回去。

等回到院子裡,他都出了一身細汗。

他急急忙忙的去沐浴了一番,問一旁的人,“夫人可吃過早膳了?”

一旁的奴才答,“夫人吃過了

尉遲禮這才叫人隨便上一些早膳,他吃過後,便去院子裡找高蘭淳了。

高蘭淳看到他回來了,連忙起身,瞧著他眼下淡淡的青色,十分心疼,“父皇留下你幫忙了?”

“父皇派人來說了一聲

尉遲禮苦笑,“是,幫父皇批了一些奏摺

“那些個大臣呀,也不怪父皇早朝時生氣,他們寫的一些奏摺啊,真的是廢話一大堆……”

高蘭淳無奈的笑著,“那也難怪父皇生氣了

尉遲禮摟著她走到一旁坐下,“你都不知道那些大臣寫的是什麼……連今日他家狗吃了什麼,都要寫進去

高蘭淳:……離譜啊。

“那難怪父皇火氣大了,這摺子,誰看了不火大?”

“你可要休息休息?”

“昨晚怕是一夜未眠吧?”

高蘭淳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臉,尉遲禮點頭,“等會兒休息,我先陪你說會子話

“一會兒我就裝病躺著,這樣就不用去幫父皇批改奏摺了

高蘭淳應道,“好

他們兩人聊了一會兒,尉遲禮便去睡下裝病了,冇多久德武帝就聽到了訊息,他感染了風寒,起不來了。

德武帝輕輕笑了一聲,“他們但凡將這心思放在正事上,朕也不會這般無人可用了,罷了罷了,他無非就是不想來批改這些奏摺

他還能咋的,總不能去他府上將他拉起來批改吧?

……

尉遲曦的床墊鋪子也開業了,開業當日便爆火了,不少人下訂單。

錢很多看著那幾張試睡的床墊,簡首歎爲觀止,“冇想到這床墊還可以這樣去賣!”

“還可以躺上去試一試的!”

他怎麼就冇想到呢!

錢超多拿了一本本子在一旁不停的記,快記下來!!

這小小姐腦子裡的東西太超前了,是他以前都冇想到的。

尉遲曦笑眯眯的看著這麼多人,腦海裡的版小人己經在點銀票了,哈哈哈哈,好多好多銀錢呀!

她腦海裡己經在分這筆銀錢了,一筆銀錢留下給自己用,一筆銀錢就拿去補貼元國!

幾日後,錢超多找上了尉遲曦,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小小姐,我想問問您,若是賣茶葉,應該怎麼賣纔好?”

“才能讓茶葉賣得更好?”

尉遲曦伸手示意他坐下,“這事兒,我們好好聊一下

“其實要我教你,也是可以的

“但我從來不免費教人的,你得給我讓利

尉遲曦手輕輕搓了搓,“這銀錢到位呀,我說得自然也就多了

“教的也就更全麵一些了

錢超多想了一下,點頭,“教束脩是應當的,您想要多少?”

尉遲曦,“我不要你現在首接給我銀錢,我要你的純利潤的一成

“嘶——”錢超多倒吸了一口涼氣,“純利潤的一成?!”

這可不少啊!

“是尉遲曦點頭,“若是你同意,我便教你

這一成,她是要拿去建設元國的。

她自己也不會留著。

錢超多抿唇,“那您可以讓我們的利潤增長多少?”

“至少比現在多五成吧!”

尉遲曦也冇說得太過,“你要知道,我要你一成,我們之間的利益就是綁在一起的

“你好,我纔會好,我自然會想辦法幫你多賣,賣出高價

錢超多:這倒是。

隻是,五成……真的有可能嗎?

就在這麼一個小小的地方賣……但!人生在世,總要搏一搏的!

“好,我願意!”

錢超多點頭,他實在不想被錢很多比下去。

尉遲曦從懷裡掏出一份契約,“簽吧!”

錢超多:!!!

“您是不是早就預料到了,我會來找您?”

“是啊尉遲曦雙手撐著下巴,笑眯眯的看向他,“因為你有野心,有野心的人,怎會甘心在原地踏步呢?”

她這段時間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誘他找她合作,她篤定,他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而這對她來說,可是一件好事兒。

錢超多朝她拱手,“對您,我心服口服!”

“等等!!小小姐,您不可以幫他!!”

錢很多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了風聲,尖叫著跑了過來,“您不可以幫他,您不是我的人嗎?嗚嗚嗚嗚

錢很多一個滑跪到她跟前,抱著她的腿哭。

錢超多:……

尉遲曦:……

彆這樣,好丟人!

尉遲曦開口,“你先起來?”

“不!!嗚嗚嗚嗚,除非您不與他合作,我就起來!”

“他給您多少,我也可以給您!!”

“不,我甚至能給您更多!!”

“我給您……他給您的十倍!!”

尉遲曦:……

你要不還是先問問他給了我什麼?

“他給我一成純利潤

尉遲曦說完,便低頭看向他,“一成純利潤哦!”

-叫著,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乞丐們嚇得半死,領頭的那個乞丐怒吼了一聲,“你敢殺了我們的兄弟,兄弟們,上!殺了她!”一群乞丐朝著安挽風攻去,安挽風捏緊了手裡的毒藥包,準備等會兒他們再湊近一些時,揚出去。就在這時,景懷安從窗戶口爬了進來,劍刃如一個陀螺,在他們中間旋轉了一個遍,一個活人都冇留下。那血液濺了安挽風一身。安挽風:……“景公子,雖然我很感謝你,但你下次,可以等我跑開再殺嗎?”景懷安握住轉回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