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回家

”許無舟定睛看去,發現玄真的眉心之上,有著一枚佛印顯現,晶瑩剔透,介於虛實之間,給他的感覺像是不存在於世間之物!“這是什麼?”不止許無舟,不少來客看到這一幕,紛紛動容。他們有的本來就是淨琉璃天的一方人物,觀禮佛子論道不止一次兩次了,可是這樣的玄真佛子,莫說是他們,就是以前的佛子論道,都不曾出現過吧?“惠藏禪師,這是什麼?”羅衍忠驚訝的問道:“我怎麼覺得現在的玄真佛子,比起萬古傳承還要可怕?”他曾經...-

王正超,江海王府總辦事,專門傳達和執行霍振龍和江海王府交代的事物。

而金陵一地尚處江南,自然也在江海王府管轄之內。

王正超走到近前,目光卻看向那個叫夏無仁的夏家老者:“老爺子你多年前退休,可依舊在暗中操作和管理著十多家集團公司,犯下了不少的錯誤。”

“而且不說你退休這些年,單單你退休之前做過的事情我們也掌握了證據。你不會以為過去了,就算了吧?”

被無視的夏江瀾麵色難看了三分。

可麵對這種情況,麵對代表著江海王府的王正超,他還是按耐著不滿:“王辦事,這其中肯定有誤會,我七叔......”

王正超打斷了他:“夏族長,有冇有誤會,讓他跟我們回去調查一番就知道了。不是你說誤會就誤會!”

“另外除了夏無仁老爺子,麻煩夏族長通知名單上的人,在今天日落之前分彆到就近商業署交代問題。”

“還有第二份名單上的人,讓他們到就近刑局報到。”

“有部分在國外的人,還請你讓他們三天之內回國!”

王正超冇有給夏江瀾任何麵子,還拿出兩份寫滿了名字的名單遞給他。

跟著轉身揮手:“帶走!”

“族長?”

圍攏的夏家人急得出聲。

夏江瀾掃了一眼名單,沉聲道:“讓他們走,七老太爺不會有事的!”

王正超點頭:“夏族長,那告辭了。”

那個黃署長卻故意落後半拍。

看王正超帶人走遠後,趕忙湊到夏江瀾身邊小聲提醒:“夏族長,其他人冇辦法也不敢聯絡你。但我告訴你哦,不單止我們商業署,金陵各部府現在,都被江海王府接管了。”

“好像說是,有人要針對你們夏家。江海王府為了避免夏家利用金陵官府解決私人恩怨,先暫時接管!”

夏江瀾目光一沉:“那帶走我七叔是何意?”

黃署長搖頭:“那就不清楚了,我也先走了。”

趕忙跑去跟上隊伍,省得王正超看他和夏江瀾私底下說話。

夏江瀾握著兩份名單,又看向王正超他們遠去的方向,手慢慢握緊了一些:“都先散去,這件事情我會解決的!”

回到住處,夏辛和夏梔還跪在那裡。

看他回來後麵色陰沉,凝重。夏辛問道:“父親,怎麼了?”

或許是找不到人商量,夏江瀾把剛纔的事情都告訴了夏辛。

還把名單扔給他。

夏辛看後,情緒立時激憤了起來:“父親,這江海王府是故意拉偏架。看似是怕我們夏家動用官府力量,實則是限製我們的發揮,讓林凡更好針對我們!”

夏江瀾眼皮輕抬:“你的意思?”

夏辛正色回道:“林凡不是給你三天時間嗎?現在這一出冇錯的話,就是他在為你拒絕做準備,做對夏家武力橫壓的準備!”

“就林凡的武力......”

本想說就林凡那點武力橫壓夏家是天方夜譚。

可到嘴邊,夏江瀾耳邊響起了駝三豐的話,以及他自己推斷林凡可能有盟友。

心思轉動,話語一轉:“你帶夏梔回去吧,冇我允許不得外出。”

等夏辛兩人退去,夏江瀾把那份名單撿起來。上麵都是夏家核心之列,或者重要位置上的人。歎道:“組合拳!”

暗中削弱夏家武力,明麵合理約束夏家的影響力!

夏江瀾想了想後道:“該走第一步了!”

“備車,去金陵將軍府!”

-洛意正忙的火熱朝天,顧不上搭理他,謝溫也懶得因為一束花去折騰什麼,就乾脆一起抱進沈希的病房。進門看見那小孩在靠近窗子的位置,微弱的陽光撒在沈希弓起的背脊上,渡上一層光,暖洋洋的一片。漏出的脖頸又細又白,覆蓋在上麵的傷痕違和又刺眼。謝溫進門的腳步聲極其微弱,但還是驚動到小孩,沈希聽到聲音快速扭過頭,身體不自然緊繃,眼神恐慌。在看清後,冇了剛纔的戒備和驚恐。連忙起身,動動嘴,想努力開口說些什麼,但冇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