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怕追不上你

己。就像是雲朵。被嬌養著長大,自尊心應該比天高。但卻因為感情,變的不像自己。自尊心也被人踩碎在地上,像是一文不值。偏偏還是不服輸,走前的眼神裡帶著不服和憤怒,卻冇絕望和心灰意冷。簡瑤原地蹲下,摸出根菸點燃。手機響了。簡瑤看了眼。陳啟明的電話。簡瑤悠悠歎了口氣。雲朵如此,陳啟明也是如此。倆人真的很像。簡瑤接起電話。陳啟明:“你在哪呢?”“我剛纔看見雲朵了,在小區門口哭的很厲害,你和她說什麼了?”陳啟...-阮竹其實還是不知道刑燁堂讓自己解釋什麼。

自己又做了什麼需要向他解釋。

但既然刑燁堂要解釋,阮竹就托盤而出。

告訴刑燁堂,他被司燁霖帶回國後,阮竹其實想過要不要先還隊長的錢。

因為刑燁堂生病,暫時不能見她。

但還是想回來。

想和刑燁堂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呼吸同一個城市的空氣。

還想偷摸的能看看刑燁堂。

這樣她才能安心,不會夜裡怎麼都睡不著,反反覆覆的做夢夢到刑燁堂坐在床邊看窗外的背影。

回來後,阮竹在附近的便利店找了個收銀員的工作。

三班倒,她為了掙錢上兩班。

前段時間掙夠錢後打電話給隊長,要來卡號把錢還了回去。

因為隊長參與了阮竹找刑燁堂的全部經過,他也很擔心,所以想來纔會百般周折找刑燁堂的住址。

至於行李。

是因為阮竹冇錢了,酒店前台讓我欠的房費補齊才願意給。

阮竹隻拿走了自己的。

刑燁堂的應該是隊長後來找刑燁堂的時候帶走的。

阮竹說完了。

想了想,似乎該說的都說了。

她仰頭問刑燁堂,“你還有什麼需要我解釋的嗎?”

“沒關係的,你想到什麼可以告訴我,我……”阮竹抓了抓發,“我有時候想不到太多,可能會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太好讓你胡思亂想,你告訴我,哪不對你都可以說,我會改的

刑燁堂啞聲打斷:“你為什麼住在我家旁邊

阮竹微怔。

刑燁堂:“說

“因為距離你家比較近,我想多看你幾眼

“你為什麼一直穿這身衣服?”

“因為我之前的衝鋒衣不見了,在麗水那會做的是來錢快的粗活,我感覺那套耐穿點,一直在穿,結果不小心刮爛了,不能穿了,也不是不能穿,是爛的口子太大了,我要去的是你家,上班的地方也距離你家很近,我不想那麼狼狽的去見你,或者你讓你看到我太狼狽的一麵

“你為什麼用公用電話給他打電話

“我的手機在麗水丟了,回來後因為要租房子,還賬,還想買點好的東西給你煲湯喝,還冇攢夠

刑燁堂沉默許久,淺淺的呼吸了一瞬又一瞬,硬邦邦的,“你回去上班吧

他不等阮竹說話,轉身大步走了。

到家裡後冇理刑南藝和司意涵招呼他吃飯。

進房間在床邊垂頭坐下。

幾秒後看了眼門,起身把門反鎖上。

從抽屜裡把關機的手機拿出來。

冇電了。

刑燁堂一邊充電一邊打開。

密密麻麻的簡訊和未接電話直接擠了進來。

刑燁堂想劃開,卻不經意間觸碰到一個。

文棠的聊天記錄。

文棠在他到麗水山上的隔天給他拍了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張銀行卡,還有一個厚厚的紅包。

銀行卡是刑燁堂當初給阮竹的一個億。

紅包是司意涵後來說,阮竹以為他要結婚了,來給他送的份子錢。

文棠說司燁霖建議不要管。

說阮竹和刑燁堂三觀不和。

但文棠卻莫名有點不安。

還是打算告訴他。

刑燁堂定定的看著照片中的銀行卡,尤其是那個厚厚的,不知道阮竹攢了多久,才攢到這麼多的紅包。

這瞬間突兀的就繃不住了。

若是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阮竹怎麼會是不愛。

她已經把她全部的全部都給他了。

還要怎麼愛?

刑燁堂手緊緊的掐著手機螢幕。

垂頭淺淺的呼吸了一瞬又一瞬。

找出隊長的電話打出去。

他眼眶裡含滿了淚水,聲音顫抖到在破碎的邊緣徘徊。

語速卻很快。

他把阮竹告訴自己的經過原封不動的轉述後問他:“是還是不是?”

隊長愣了下,“什麼是還不是不是

“我說的這些,是不是你和阮竹在麗水發生的全部事

刑燁堂在求證最後一次。

阮竹到底是愛我,愛到把什麼都給了我。

還是說,隻是我的胡思亂想。

隊長沉默幾秒:“不是

刑燁堂怔愣住,隻是瞬間,腦袋昏昏沉沉,眼前的世界隱約像是變成了暗色的。

他茫然道:“不是啊

刑燁堂喃喃:“所以……她撒謊了嗎?”

隊長的聲音還是那樣,可卻像是變大了,從電話裡鑽出來在半空中飄蕩。

“我說的不是,是阮竹冇說完,她後來找你的那狀態快嚇死我了

刑燁堂不見後。

說好的是沿著街道分頭找。

隊長卻莫名不放心。

因為阮竹像是丟了魂,走路磕磕絆絆。

他掉轉頭和阮竹一起。

阮竹全程一直在看,到處都看,小聲的喊刑燁堂的名字。

喊到聲音沙啞後還是不停。

這邊找不到,去了那邊。

在怎麼都找不到後,去報警。

她第一次報警的時候很正常。

被支去大使館的時候也正常。

在說完刑燁堂不見了,大使館冇動靜後突然像是繃不住了開始發瘋,砸了能看見的全部東西,歇斯底裡的讓他們去找。

他和阮竹認識的時間不長。

阮竹說話一直細細氣氣的。

他從冇想過這麼一個瘦小的姑娘,聲音會那麼大。

力氣也會那麼大。

她額頭青筋畢現的砸了電腦,砸了音響,推倒了一個比她還高的帶水的花瓶。

在被帶去警局後依舊冇完。

她不是砸了,她是罵。

難聽到隊長都冇辦法形容的詞彙從阮竹嘴裡翻來覆去的溢位。

隊長說:“說句實在話,你失蹤我其實都不是特彆擔心,因為那會才幾個小時而已,你又是個成年大男人,我擔心的是阮竹

“她冇說她為什麼會那麼失控,但我感覺好像是因為麗水治安不好,她怕你出事,怕到連幾個小時都讓她怕的像是個瘋子,後來被帶去警局後,那些人說話不好聽,她怕的額頭一直往下麵掉汗,全身都在哆嗦,要知道那會,你不見也不過十幾個小時

“我讓你給我打電話的根本原因除了不放心阮竹說的你生病了,還因為阮竹給我打電話說的太少了,我不確定她現在怎麼樣,當然了,我不是對她有什麼彆的想法,實在是我長這麼大都冇見過反差感這麼強烈的女孩

“你知道我瞧見阮竹那樣第一反應是什麼嗎?如果你要是真出事了,阮竹也活不成了,你們倆前後腳時間不會超過二十四小時,不然我甚至感覺她會怕追不上你,你明白我意思嗎?”

-譚嶽洋揚起笑:“醒了?”簡瑤點頭。“餓不餓?”簡瑤乖巧回答:“有點譚嶽洋說:“想吃什麼告訴陳先生,讓他去幫你買這話一出,陳啟明一怔,簡瑤也是一怔。譚嶽洋像是冇覺得哪不對,在床邊坐下說:“我們醫院接診了一個特殊病例,要和外省的專家聯合會診,加上彆院來了幾個實習醫生要安排,我這幾天會很忙,冇時間照顧你。陳先生是代妻來賠罪的,有什麼事,你就讓他做就好譚嶽洋揉揉簡瑤的腦袋,手朝下,握住了簡瑤的手。簡瑤想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