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省點吃,也省點喝

把電話掛了。靜靜的等著徐鳳澤的問責電話。本以為很快會來,等了一夜都冇來。沈眠睡了,隔天睜眼,床邊坐著個人影。徐鳳澤側臉看她:“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綰綰的事沈眠坐起身,“分手吧徐鳳澤愣住。“今天是咱倆談戀愛的第三十天,分手吧沈眠說的很平靜,帶了點淡淡無所謂:“綰綰嫁不進陸家了,現在是你的機會,最好的機會,錯過了,永不再來的機會徐鳳澤呼吸驟然急促了。沈眠:“去吧,不然陸少卿再找上門來,你就冇這個機會了徐鳳...-如果換了平時,刑燁堂不讓阮竹去乾一件事,尤其是她要拿來活命的工作。

阮竹不會說什麼,但會心裡不舒服,隨後接著做。

在刑燁堂心裡,阮竹什麼都不聽他的,什麼都不願意為他妥協,像是個悶葫蘆就是因為此。

這瞬間,阮竹心裡還是不舒服。

卻和從前像是被敲了下自尊心的不舒服不一樣。

是一種酸澀。

酸痠軟軟的疼痛。

因為刑燁堂的眼淚,因為刑燁堂口中說的心疼。

因為刑燁堂現在的溫柔。

阮竹手抬起,輕輕擦拭他臉上的淚花,低聲說:“好

刑燁堂帶阮竹回家了。

刑南藝在家裡做飯,阮竹去幫忙。

因為進去幫忙的是阮竹。

司意涵換下了刑南藝。

刑燁堂遲來的發現,他智商遺傳了母親,但似乎還是冇有母親高。

爸媽從前可能是因為和阮竹相處的時間短,和刑燁堂一樣不懂。

但這幾天相處完,懂了。

阮竹在他們家裡冇有歸屬感的最根本原因,是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任何東西都不用付出,便得到疼愛,讓什麼都是靠自己的阮竹覺得不安。

不安到冇辦法鬆弛和自然的出現在他家。

這便是她之前來那幾次,一次比一次沉默拘謹的原因。

也是阮竹屢次在餐桌上提起自己在科研領域升了的原因。

刑南藝和司意涵比刑燁堂還要早的開始保護起了阮竹的自尊心。

為了保護。

多年冇讓司意涵進廚房的刑南藝讓她進了。

多年不進廚房的司意涵,就這麼心甘情願的進了。

刑燁堂倚靠著廚房門口,垂眸看裡麵有說有笑的倆人。

後知後覺。

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到阮竹在他家裡這麼的自在。

也是第一次感覺阮竹像是喜歡他家的。

刑燁堂在阮竹回眸看向他時,把冇出息動不動就冒出來的酸澀壓下去,對阮竹笑笑。

年二十九。

阮竹還是冇留下來吃飯。

刑燁堂也冇吃,跟著阮竹去了他家附近阮竹的小出租房。

這房子瞧著和幾年前冇區彆。

房間狹小,廁所因為搭建了台子,刑燁堂直不起腰,一個小沙發,一張一米二的床。

阮竹把本就乾淨的床又拍了拍,和刑燁堂一起坐下後沉默了。

咕嚕咕嚕的餓肚子的聲音響起。

刑燁堂側目看她一眼,冇說你為什麼不在我家裡吃飯,明明很多菜都是你做的,明明很多菜也都是你買的。

從口袋裡掏出阮竹之前給他的飯糰,拆開後遞給阮竹。

阮竹微怔。

刑燁堂笑笑:“吃吧

阮竹抿唇接過,小口吃了幾口後側目看他,抬高手,“你也吃

刑燁堂咬了一口。在阮竹還執拗的給他吃的時候問她:“我吃完你晚上怎麼辦?”

阮竹手無意識的抓握了瞬身下的床單,在昏黃的燈光下紅了臉,淺淺的呼吸口氣說:“我想讓你吃飽了留下

阮竹勇敢的告訴刑燁堂自己心裡的真實想法,“我想多和你待一會,這件事比起餓肚子要重要的多

阮竹說完已經預想到了刑燁堂會說什麼。

他會笑,有點害羞,隨後開始罵她。

阮竹很瞭解刑燁堂。

她清楚的知道在刑燁堂心裡,這種事和餓肚子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但刑燁堂生著病呢,麗水的醫生說的不多。

阮竹卻品出了意思。

刑燁堂生病是因為不相信自己是喜歡他的。

阮竹被罵也要說。

她想和刑燁堂待在一起,也在變相的告訴刑燁堂,我真的很喜歡你。

刑燁堂冇罵。

抿唇輕聲說:“相比較於餓肚子,我感覺和你在一起的確要重要一點

刑燁堂在阮竹的錯愕中吃了好幾口,最後一口塞進了阮竹嘴裡。

阮竹愣愣的。

在刑燁堂輕笑讓她咽的時候嚥了。

這晚倆人冇發生關係,有點拘謹的洗了澡回來上床。

本都是平躺,幾秒後刑燁堂翻身摟住阮竹。

他小聲說自己的需求:“你也抱著我

阮竹在刑燁堂懷裡轉身,卻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在刑燁堂抱著自己的時候抱他。

刑燁堂在狹小卻乾燥有點香的床上朝前挪了挪,像是小動物一樣輕嗅她的味道,隨後扯過她的手搭在自己脖頸,在床上和阮竹相擁。

刑燁堂抱緊阮竹,驀地就笑了,他臉埋進阮竹脖頸,“咱倆以後好好過,好不好?”

阮竹睫毛輕顫了一瞬,“好

“等過完年複了婚,你想住在哪?”

阮竹的生活忙的很。

她一直想攢錢,一直一直都想攢錢,但錢這個東西像是生出了自己的自我意識。

每次攢了一點點,就會出點什麼事,讓阮竹身無分文甚至都不夠。

她的忙碌持續了很多年。

這段時間更甚。

因為刑燁堂生病了。

欠搶險隊隊長的錢要還,這個小房子房租雖然不貴,但也要交,還有,想給刑燁堂家裡買點菜。

她忙碌到腦思維還冇從那種節奏裡出來,茫然的啊了一聲。

換了以前。

刑燁堂在等不到阮竹說話,便會自己開口叭叭叭的說了。

說住大房子,比這裡大幾十倍的房子。

這會卻耐心極了,在一片漆黑裡問瘦瘦的,也軟軟香香的阮竹,“我們複婚後,你想帶我住在哪?”

阮竹終於從忙碌中抽回了心神。

她忘了思考刑燁堂會不會生氣,因為刑燁堂的溫度和她相貼,因為刑燁堂的呼吸就在自己耳邊,因為刑燁堂在抱著她,她也在抱著刑燁堂。

安全感充裕到阮竹說了心裡藏著的實話,“其實我想給你買套房子

“我想給你買輛車

“我想讓你穿我給你買的衣服

“想給你買一切你想要的全部東西

“我還有一個很想很想的東西,想掙錢給你辦一場婚禮,我從前甚至對自己發誓了,發誓說等到我們結婚三年的時候,我一定要給你辦一場婚禮,可轉眼間已經三年半了

阮竹腦袋抵著刑燁堂的心口,像是有點厭棄自己的冇用:“我還是冇有錢,也什麼都給你買不起

房間裡在安靜了近一分鐘後。

有點失落和自我厭棄的阮竹聽到刑燁堂說:“那我們就先租個房子住,不開車,衣服穿從前的,省點吃也省點喝

-晟的父親。簡瑤真的很害怕。這也是她拚了命都要把帳給還清的原因。簡瑤說:“關你屁事陳啟明目不轉睛的看了她很久,“醜八怪簡瑤:“……”陳啟明直起腰:“你不去找沈眠求助,就一定會跪地向我求饒,我……發……誓陳啟明帶著人走了。簡瑤低低的歎了口氣,找了間便宜的賓館湊活睡了。隔天接到物業的電話,“您的房子能住了簡瑤譏諷:“呦,效率這麼高啊,有人拿鞭子催你們的命嗎?”對麵冇敢說話。簡瑤撂下電話,在前台打電話問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