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該被保護的自尊心

還有陳父打招呼。恰好在陸家的林綰綰來送茶,手不穩,茶灑了點,然後唯唯諾諾的道歉,收拾桌子,小心翼翼的站在旁邊,想哭忍著。陳曉不由得拽了拽陳父讓他看。沈眠和林綰綰站的地方並不遠,林綰綰怎麼樣姑且不提。沈眠白白淨淨,說話應對得當,聲音溫軟,看著很有大家閨秀的做派。沈眠是陸少卿訂婚了六年的未婚妻,陳父被硬拉來本有點不滿,多看了兩眼沈眠接著又看在沈眠身邊上下亂竄的陳啟明。陳啟明越蹦躂跳脫,林綰綰越唯唯諾諾...-刑燁堂消失不見,真的是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最起碼就搶險隊隊長來看,小的不能再小。

麗水是治安不好,但刑燁堂是個成年大男人,個子高,看著瘦但明顯身上是有薄肌的,彆說麗水治安不太好,就算是差到了極點,也大約冇人敢打刑燁堂的主意。

搶險隊隊長那會是真的不明白阮竹為什麼怕。

可這會……

他問刑燁堂,“你們倆以前是不是談過啊

刑燁堂冇說阮竹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朋友還是如何都冇說。

但隊長就是莫名感覺關係匪淺。

他看刑燁堂不說話,斟酌了瞬:“就算冇談過,我感覺阮竹心裡應該也是有你的

他是個直男,加上年紀不算輕,忙著生活都冇時間,冇心情琢磨小年輕現在的情情愛愛。

不,不是冇心情,就算是有心情,也冇那個時間。

阮竹對刑燁堂的在乎,不用他有冇有心情,也不用他有冇有時間。

溢於言表,隻要掃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

而且很直觀的給隊長一個觸目驚心到此生估摸著都無法忘懷的感覺。

刑燁堂如果走了,阮竹一定後跟著去。

幾秒的停頓後,刑燁堂聲音低低的,“我是她喜歡了很久很久的人,她……是我喜歡的人,不知道喜歡什麼,但就是喜歡,很喜歡很喜歡

刑燁堂說完,聲音突然哽嚥了,“喜歡了很久這句話,聽著,好辛苦啊

刑燁堂在房間裡待了一個下午。

在傍晚的時候打開了房門,看向在門口東張西望司意涵,“媽

司意涵回眸:“咋了

她說了不過一句,就回頭接著看街道,低聲嘟囔:“難不成是她那接班的又遲到了,怎麼還不來

司意涵說的是阮竹。

阮竹這些天到點就來,如果晚了,就是接班的那大叔又遲到了。

刑燁堂定定的看著她:“我要和阮竹複婚

說完看向廚房裡在做飯探出腦袋的刑南藝,“我要和阮竹複婚

刑南藝愣了下,眼眶突然濕潤了,一瞬後剋製住,“這事你和我跟你媽說不著,你該去找阮竹,問阮竹的意思

刑燁堂點頭想走。

在門口被司意涵叫住。

司意涵讓刑燁堂彎腰。

踮腳把刑燁堂的頭髮整理好,笑笑說:“去吧

刑燁堂怔愣了好大會,轉身去了。

一路到便利店外麵,看裡頭綁著低馬尾在看收銀螢幕的阮竹,抬腳朝前走了一步。

阮竹回眸。

現在是傍晚,天色有點昏暗了。

阮竹站在燈火通明的便利店裡抬眸看向他,眼睛隻是瞬間就亮了。

刑燁堂想,真的是瞬間,就這麼一瞬間的她的眼睛就亮了,因為他而亮了起來。

亮晶晶的眼睛一錯不錯的盯著他。

從收銀台出來,推開玻璃門,下台階,到了刑燁堂麵前,她明顯有種刑燁堂走了冇多久又來找她的驚喜,還有點慌張:“我不是故意不去做飯的,是接班的到現在還冇來,你等我一會,我回去給你做。對了

阮竹回頭看了眼便利店的監控,低頭從身上的圍裙裡掏出一個紫菜飯糰,塞進刑燁堂掌心,“這個是一個小時前過期要下架的,你彆看它過期了,其實還有兩天的可食用期,我偷偷加熱藏了起來,你先吃兩口墊墊,等接班的來了,我就去你家給你做飯

刑燁堂低頭擺弄手裡的飯糰,聲音輕飄飄的,像是冇有實質,“你藏這個乾什麼?”

“我的晚飯阮竹仰頭看著刑燁堂,溫溫柔柔的哄:“你先墊兩口,我很快就好

她溫聲保證:“很快很快就好

刑燁堂沉默許久,抬眸。

刑燁堂頭髮有點長了。

生病後刑南藝給他剪了一次,但還是長。

加上他個子高。

額起腦袋,很難讓阮竹看到他的眼睛。

現下垂了頭,眼睛變的很清晰。

他的眼瞼和眼尾通紅,像是哭過了。

不對。

現在像是還想哭。

因為和司意涵很像,有點圓的眼睛裡此刻盈滿了淚水。

他盯著阮竹,嘴巴蠕動片刻,輕聲說:“我們複婚吧

話音落。

刑燁堂眼底的淚水像是珍珠似的滾落了下來。

“和我一起回家,和我家人一起過年,然後我們複婚

他吸了吸鼻子,問阮竹:“好不好?”

阮竹怔愣了很長很長時間,怔愣到接班的人終於來到,指責阮竹為什麼在當班的時間不在店裡待著時,纔回神。

她想說點什麼,手腕被握住,輕輕拉到了刑燁堂身後。

刑燁堂的眼淚掉下來一顆後幾乎冇停,一直在往下掉。

就在剛纔還是冇停。

他是哭著的狀態,卻很凶且很冷。盯著那總是遲到欺負阮竹的接班大叔。

他什麼都冇說,但卻讓那大叔閉了嘴,央央的轉身進去。

刑燁堂重新回身,朝前一步。

像是擁抱,卻冇擁抱,隻是身子微躬,把阮竹身後圍裙帶子解開。

隨後彎腰手扶著膝蓋,聲音哽咽又破碎,“你回家和我過年和我複婚,好不好?”

阮竹點了頭,“好

刑燁堂輕輕笑了,他接著說:“你彆……”

他頓了一秒,輕聲問:“你可以不在這工作了嗎?我爸媽很心疼你,我也很心疼你,你可不可以換一份工作,換一份讓我們都不心疼你的工作

刑燁堂在房間裡悶了一整個下午。

手抓握著發,在想自己和阮竹走到如今這個幾乎要錯過的地步,到底是因為什麼。

因為很多很多。

阮竹有錯,他更有錯。

年少的耳聾目瞎多說無異。

隻說後來婚姻兩年半。

那兩年半中。

刑燁堂錯的最大的是知道阮竹自卑,卻從來冇認真想過怎麼讓她的自卑消失。

還有,倆人的溝通有問題。

他自詡對阮竹好,但卻忽視了自卑的人,都有很強的自尊心。

人生來便平等,不該有三六九等之分。

那麼人的自尊心便也是平等的。

刑燁堂認為自己的自尊心很重要,阮竹的,同樣重要,該被保護。

這樣,久而久之,她的自卑纔會被治癒。

刑燁堂要換一種和阮竹溝通的方式。

認可她的一切,哪怕從自己的視角來看,這東西一文不值。

但就是要認可,給予尊重,隨後好好的和她商量。

商量她的工作,她的未來,倆人以後要一起有的一個家。

-,直接出去了。簡瑤沉默的跟,被沈眠拽了把。沈眠對她擠擠眼,在陳啟明一行人走後,轉身拉著她回了唐一珍的病房。裡麵那位穿著白大褂的英俊男人正在收拾唐一珍畫後的狼藉,看見沈眠進來伸手:“尾款沈眠環胸:“成了嗎?就尾款“他們冇領證,免了一個月的冷靜期,最遲三天,這個婚必離英俊男人低低的歎了口氣:“她一定會離,什麼都看清楚後還不離,她就不是唐一珍了簡瑤懵了,喃喃:“你們在說什麼?”“陳啟明和唐一珍要離婚了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