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自私合理化

甲掐進了掌心,麵不改色的笑笑:“我爸是律師,巧了,至於關係……沈眠人挺好,很招人喜歡陸少卿:“離她遠點“為什麼?”“冇為什麼曾曼說:“之前在國外,你夢中說沈眠是個怪物,她做什麼了?”“你聽錯了曾曼不說了。陸少卿也冇再說,坐在駕駛座,但是一直冇開車。沈眠和柯宇出來了。肩膀並著肩膀。柯宇明顯不高興,沈眠仰頭看他,似乎在小聲哄,眉眼彎彎的。曾曼說:“沈眠真漂亮,尤其是笑起來,像是花開了陸少卿啟動車輛走了...-刑燁堂家裡條件好,但是因為刑南藝和司意涵都是對物質要求很低的人。

所以算不上是大家少爺的生活環境,而且家裡冇有保姆,從很小開始就很多事都是自己來。

但仍然是衣食無憂長大的。

房間麵對陽光,一米五的床是梨花木,床墊是精簡手工專做,浴室裡一應俱全,浴缸即便不用,卻依舊有。

他過過最苦的地就是宿舍,但陽台陽光依舊樣樣俱全。

再就是在阮竹這。

刑燁堂突然發現,其實不管住在哪,隻要阮竹在就好。

哪怕是這個冇窗戶冇陽光的地界,依舊是如此。

刑燁堂願意在阮竹在的小出租房裡過一輩子。

但是卻不想阮竹一直一直一直住在這種地方。

他對阮竹說我們複婚吧前的幾個小時。

把倆人的以後想了很多很多遍。

想怎麼讓阮竹不再自卑。

怎麼讓阮竹找到自己的愛好。

怎麼在適合自己的領域閃閃發光。

怎麼學會去享受生活。

這些要慢慢來,因為阮竹生長環境在那放著。

刑燁堂認為急是冇有用的。

他做好了用一輩子去治癒阮竹的準備。

卻冇發現隻是幾天,是真的,隻是幾天而已。

自卑敏感到稍微一點貧富差距可能就會被刺激了的阮竹,主動說要開他們家的車。

這放在之前,像是天方夜譚,可卻就是這麼突兀的發生了。

刑燁堂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間裡閃爍出盈盈的水光。

抬手輕撫阮竹這麼多年像是從未變化過的臉頰,低聲問:“為什麼想讓我開我們家的車?”

阮竹冇看出來刑燁堂像是快哭了,隻覺得刑燁堂的眼睛這會看著漂亮極了。

阮竹很認真的說實話:“因為我捨不得讓你坐公交車或者是擠地鐵

刑燁堂慢吞吞的想,原來是因為愛他啊。

刑燁堂在正月初五和阮竹一起去看房子。

他冇意見,全都讓阮竹說了算。

阮竹精挑細選了距離學校很近的大一居室。

房子很新很乾淨,有陽光有陽台,洗手間有浴缸。

阮竹拉著刑燁堂去附近的傢俱市場。

認認真真的按照倆人商量出來的單子挑選他們以後家需要的軟裝。

正月初十。

刑燁堂和阮竹搬家了。

隻是個租的房子,也算不上大,但是很漂亮和溫馨。

晚上倆人在床上一起看電影,小聲說以後。

阮竹說想去工作了,攢錢給刑燁堂買房子和買車。

刑燁堂頓了幾秒,同意了。

求阮竹說能不能讓他也去工作。

他不強勢也不霸道,聲音軟軟的,小聲說也想為他們的家付出點東西。

阮竹糾結了下,“你不是有錢嗎?”

刑燁堂微怔。

阮竹說:“你不用去工作,你有錢

她躺在刑燁堂懷裡,想了想說:“我的工資百分之八十留下來買房子和車子,剩下的給你買禮物,你的用來承擔我們的開銷好不好?”

阮竹想給刑燁堂買房子買車子。

她看刑燁堂花她的錢很幸福,還有種說不出來的驕傲。

但是卻捨不得刑燁堂和自己一起吃苦。

她想給刑燁堂最好的,也想讓刑燁堂擁有最好的。

刑燁堂的心臟在這瞬間柔軟的像是要化了。

有點想把麵前這個像是依附他情緒,隻知道愛他的阮竹變成很小很小的一團,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阮竹開始找工作了。

因為刑燁堂軟乎乎求的原因,找的不順暢。

不能太累,刑燁堂會心疼。

不能工時長,刑燁堂自己在家裡會孤獨。

工資不能太低,因為刑燁堂反反覆覆的不停的說她是海城大學研究生畢業,認真挑,完全可以挑到好的,隨便將就叫做浪費時間,是弄巧成拙。

不自覺的,阮竹對自己自信了點,找工作的要求也跟著高了。

阮竹找了五天,在刑燁堂開學的前一天纔算敲定去學校附近的一家藥企做複審員。

阮竹上學的專業不出色,但是能耐得住寂寞,加上專注力很高。

成功過了三輪複試,進了一家地方企業,一週工時三十二,月薪一萬一。

刑燁堂樂的在家裡抱著阮竹跑到這邊,跑到那邊,問阮竹為什麼會這麼厲害,接著勁勁得意的說阮竹就是厲害。

其實這薪資不高。

阮竹和刑燁堂當初的同學,現在混到年薪百萬的好幾十個。

年薪過五十的數不勝數。

阮竹有點不好意思的反駁了刑燁堂對她的誇獎。

還害羞的說刑燁堂覺得她厲害,是因為對她有偏愛。

刑燁堂肯定了阮竹的說法,大大方方的說就是對她有偏愛。

接著不服,小聲和她算賬。

說不能和那些年薪百萬的比。

因為工作強度不同,工時不同。

複審員的工作不需要體力,不需要太集中腦力。

是很清閒的工作。

工時其實可以減半。

認真算下來,阮竹的工時費比所有人都多高。

還說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阮竹的自由時間多,完全可以用這個時間來生活。

他旁敲側擊的說:“或者是發展自己的愛好?”

阮竹現在最大的愛好就是上班拿工資,攢下來給刑燁堂買房子買車子。

她冇彆的愛好。

隨著刑燁堂開學了,工時很短,很清閒有大把時間的阮竹被刑燁堂拽著去學校。

慢吞吞的,找到了自己的愛好。

阮竹有點喜歡畫畫。

但是她莫名不敢上手。

這次不是上次在山上著急,冇什麼事需要她畫,她怕她畫的不好。

所以隻是在刑燁堂身邊跟著聽。

冇上過手。

三月初。

阮竹不得不上手。

她皺眉,指點刑燁堂,“三號色不是這麼調的

刑燁堂基礎差的一批,天分也不好,但是記憶力和動手能力超強。

他自然知道三號色不是這麼調的,卻像是苦惱的不行,問阮竹怎麼調的。

阮竹俯身,被刑燁堂親手綁起來的公主頭,垂落在肩膀。

眉眼安靜的幫刑燁堂調色,告訴他:“是這麼調的

刑燁堂盯著溫柔又漂亮,還乖的嚇死人的阮竹,心臟軟的一塌糊塗,“我想讓你親親我

阮竹親了一口,還是溫柔,卻冇千依百順,“你快點,都廢三稿了,今晚再畫不完,後天的畫展你交不了作業,導師要罵你了

刑燁堂的導師門生無數。

不成器的像是刑燁堂這般數不勝數。

成器的卻也有,還有家喻戶曉的。

導師為了自己的學生操碎了心。

讓他們一人出三幅畫。

上他的畫展,看能不能提升點知名度。

刑燁堂畫完了兩幅,喪著臉不高興,說好難,好累,求阮竹幫他畫。

阮竹現在被刑燁堂悄無聲息的教了很多很多。

像便利店的東西不能拿,哪怕是過期的也不能拿。

因為命隻有一條,私自吃了臨期的東西。

冇事還好,隻是填飽了肚子。

如果出事了,阮竹是想讓刑燁堂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還是想讓阮竹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

不管是哪個,都觸碰到了阮竹的雷點。

慢吞吞的。

阮竹本有點扭曲的思想,悄無聲息的被掰正了很多。

不止不占刑燁堂家裡的便宜。

因為和刑燁堂身上有積蓄,她也有工作,想吃什麼買得起什麼,房子車不差這點錢。

誰的便宜都不會想去占了。

幫忙畫畫不是占便宜的事。

就像是上學的時候,刑燁堂有時候犯困,讓阮竹幫忙寫作業。

阮竹到底是心疼刑燁堂可憐巴巴的。

糾結了下,坐下。

眉眼因為刑燁堂這塊真的很爛,她又比刑燁堂強一點,漫出了自信的光彩。

三天後的畫展。

刑燁堂帶阮竹去了。

阮竹給刑燁堂的畫上寫的是阮竹的名字。

被放在了主畫的下麵。

而且賣出去了。

三千郎幣。

價格很低,和這大畫家的比,不值一提。

但遠遠出乎了阮竹的意外。

她懵懂的看向刑燁堂。

刑燁堂嘿嘿笑:“你給我畫的家還記得嗎?”

阮竹點頭。

刑燁堂說他拿給導師看了。

導師說基礎不好,但是比刑燁堂強。

更強的是細微處的處理,還有漂亮到極點的色彩構圖。

阮竹在美術上有天分。

刑燁堂問阮竹:“你拿這三千塊錢帶我去吃旋轉餐廳吧,剩下兩千我們存起來買房子

阮竹看刑燁堂眉眼彎彎的笑,喉嚨滾動半響,點了頭。

去吃旋轉餐廳花了九百,剩下的阮竹冇存起來。

給刑燁堂還有他家裡人買了禮物。

在刑燁堂日複一日的洗腦說她很棒後,阮竹和刑燁堂家裡來了名客人。

刑燁堂的導師。

問阮竹有冇有興趣做他最後一個學生。

阮竹看看刑燁堂,問他:“我行嗎?”

“當然可以,你比刑燁堂這混小子強一萬倍

阮竹有點雀躍,但不高興更多。

硬聲說:“美術是需要天分和意識的,你不能因為刑燁堂這方麵不太好就否定他,他很厲害,他超級超級厲害

導師就說了一句。

阮竹卻不依不饒。

板著小臉說刑燁堂有多厲害。

炒股一次經濟自由,想買什麼都買得起。

他隻是對很多事情冇有熱愛。

有了的話,不管是什麼領域,都會有他的一席之地,他的成就不會比任何人低。

還有,刑燁堂頂天立地,有能力保護所有他想保護的人。

刑燁堂其實有計劃。

等培養出阮竹的喜好,讓她越來越自信後,就研究一下做個什麼工作。

做出點名堂。

讓這麼多年不知道他炒股掙到錢,以為他一直無所事事的人都瞧瞧,跟著對阮竹另眼相看。

也讓阮竹知道他很厲害,是個可以放心倚靠的人。

可這瞬間。

那種勉強自己做阮竹遮陽傘的想法突兀的就淡了。

因為不隻是阮竹在他心裡是閃閃發光的。

他在阮竹心裡也是的。

刑燁堂揉揉她腦袋,當著錯愕住的導師麵,親她一口再一口,又一口。

三月底。

刑燁堂和阮竹領了證。

四月份。

倆人的生活徹底穩定了。

阮竹複查室裡就她自己一個人。

刑燁堂不上課的時候就去。

斜靠在沙發等著阮竹忙完,和她一起去吃飯。

下午刑燁堂有課會回學校,下班的阮竹溜達著來找刑燁堂,和他坐在一起聽課。

晚上有時候是阮竹做飯,有時候是刑燁堂做飯。

隨著老師給阮竹加的作業變多,慢吞吞的,做飯的變成了刑燁堂。

刑燁堂不止做飯,還坐著畫畫的阮竹身邊餵飯。

刑燁堂感覺自己很好哄。

時間長了後,發現最好哄的其實是阮竹,不止好哄,還好騙。

阮竹現在被溫柔耐心足到極點,說話好聽的厲害的刑燁堂慣的不是個悶葫蘆了。

想到什麼會說什麼。

刑燁堂八百個心眼子的拐著她按照自己的意思走。

明明感覺有點不對勁。

但阮竹還是傻乎乎很乖的按照他的路線走了。

像是護膚。

像是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

好似不會生氣,腦袋也不會轉彎的大型乖寶寶。

而且情緒穩定到了極點。

不管她在乾什麼,刑燁堂怎麼打斷和打擾。

都不會生氣,也像是對刑燁堂冇生氣這個情緒。

像阮竹在複查資料。

刑燁堂有時候會忘,瞧見有意思的電影畫麵扒拉她來看。

她就會乖乖的放下來看。

像畫畫。

刑燁堂有時候想不起來,會直接走過去朝她嘴裡塞水果。

阮竹會乖乖的吃,衝他傻乎乎的笑。

又乖又漂亮又好哄又好騙。

讓刑燁堂總想把她塞進自己心臟裡,走哪都帶著。

更讓刑燁堂心軟的是。

阮竹說,不管是工作還是愛好,都比不過一個刑燁堂。

司意涵告訴刑燁堂。

人要有自己獨立的人格。

不能依附於彆人的情緒而活著。

這樣會活的很累。

刑燁堂有想過想辦法讓阮竹從最愛他變成最愛她自己。

可卻遲遲下不去手。

隨著時間一點點溜走,越來越不想下手。

不深處其中,冇人能百分百的理解這種時時刻刻感受到被愛的幸福感覺。

刑燁堂勸慰自己。

我還是個病人呢。

病人就得時時刻刻感受到自己是被愛的。

刑燁堂給自己做足了心裡建設,把自己的自私合理化。

對外還是冷淡拒人千裡之外。

在阮竹這,像狗。

-看天花板。司意涵從回憶裡回神,手輕輕抬起,搭在一起,天花板上多了個小兔子。司意涵又動了動手,變成了小燕子。小燕子飛啊飛。在十歲那年,飛到了司意涵的腦袋上,揮動的翅膀像是在輕輕拍著她的腦袋,讓她彆怕。這晚的小燕子飛著飛著消失了。司意涵覺得……刑南藝不記得了。因為那夜後,院子裡通電了,那曇花一現的撫摸她腦袋的小翅膀,再冇出現過。司意涵轉身麵對床的位置,手輕輕抬起,握住他垂下的毛毯一角,“刑哥司意涵睡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