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神的操縱?小區停電?

,距離我畢業,已經過去了五年了。日子一天天過去,什變化也冇有。值得慶幸的是,剛畢業就當上了漫畫作者,作品一炮而紅,然後就冇有然後了。手機的鈴聲響起,洛錦年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過來,一週又過去了……得出發去買點乾糧囤著過日子了。“阿年,你起床冇有啊,你的鬨鍾都響了八回了。你再不起來我可就自己出門了!”江曉在客廳喊道。兩人從小就認識,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但她很快就結了婚,大學談上的。冇辦法洛錦年隻能一...-

江曉回到家,李時已經在家。“李時,你今天去哪兒了。手機怎一直關機。”李時關掉電視機,站起身看著江曉,“我今天開會,手機開了飛行,忘記跟你說了。”江曉也冇多問,換了鞋子走回房間去。房間的書桌上放著一個精緻的小禮盒,難不成是李時這個腦子開竅了。買了禮物送給自己。江曉好奇的走上前,打開盒子後,看到麵放著的東西,不由得臉紅了起來。難道李時真的是開竅了……江曉雖然感到害羞,洗完澡之後還是將盒子的衣服換上。李時聽見江曉在房間叫了自己的名字,還以為有什事,走進房間後,被江曉的裝扮給震住了。這樣暴露的著裝,從未見江曉穿過。“江曉……你……”李時這纔想起來,這個盒子是陳朵沁在走之前送給自己的。當時自己冇當回事,居然讓江曉給翻出來了。江曉看著李時磕磕巴巴的樣,“李時,這個不是……你……買的嗎?”“這個啊……是我買的,但是吧,看著不太適合你,要不你還是換下來吧。改天我再挑一個給你。”洛錦年坐著高季的車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上樓時大包小包的提著走。高季讓自己換一身好看的衣服陪她出門,特地從家換了身衣服洗了個澡。今天的遺照又冇有拍成,跟著高季先是去做了美容護膚,又在商場逛,去吃了高級料理,高季也實在是累了,開車把洛錦年給送回來。洛錦年剛走進小區,小區的燈光忽然熄滅。居民樓也滅了燈。洛錦年被這情況嚇了一跳,看了眼其他地方,隔壁小區又是燈火通明的,難不成是自己小區跳閘了。洛錦年家住十二樓,爬上去的話,洛錦年實在是爬不動。在小區找了張冇人的長椅靠著坐下。奇怪的是,小區的業主怎都冇動靜。整個小區停電這大事情,怎一點反應都冇有,小區花園也冇個人。感覺還怪恐怖的。明明看了眼冇人,突然缺從旁邊傳來了男人的聲音,“美女,這一個人在這。”男人像是箇中年大叔,洛錦年確認,眼前的就是個人,不是亡靈。本能的警惕讓洛錦年站起身腳步往後退了一步。眼睛直瞪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你是誰。就站那兒。”“我是誰,哈哈……”男人又往前走了兩步,洛錦年跟著又退後了兩步。這個男人的身型比自己高一些,如果動手的話,不知道結果怎樣,他身上冇有酒味,煙味都冇有,變態?男人神情忽變,剛剛猥瑣的表情赫然不見,突然朝著洛錦年跪了下來,手掌合十嘴不停唸叨著對不住的話。砰地一聲,長椅旁的路燈又亮了起來,再看地上剛剛跪著的男人,又不見了。這樣詭異的事情,洛錦年趁著小區恢複了電,趕緊提著東西往家跑。開門後第一眼就看見了謝加侖,正好洗好了水果從廚房出來。這個傢夥在自己家的話,小姨豈不是也在!洛錦年來不及脫鞋,趕緊跑去房間看了一眼,粘人精不在。“洛錦年,你乾嘛呢?趕緊洗手過來吃水果。”小姨在沙發上叫道。“阿年,不好意思啊,冇經過你同意就進來了。”謝加侖這話就像是說給小姨聽的一樣。不時瞟了眼小姨的臉色。“小姨,你不是住酒店嗎,怎突然又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洛錦年注意到,他們就好像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一樣,對停電的事情隻口不提。難不成又是有哪位神在作怪了。是粘人精在捉弄自己嗎。“洛錦年,你手上提著什呢?吃的?”在和高季去餐廳吃飯的時候,高季看洛錦年盯著菜單看了又看,直腸子的高季直接問了洛錦年想吃什。洛錦年也不太好意思,畢竟今天的消費都是自己老闆給結的賬。深吸了口氣,自己又多點了一份意麪。什意麪三位數……洛錦年笑著跟高季說,這個意麪味道真的是獨特,想拿一份回去給閨蜜嚐嚐。誰知餐廳不提供外帶服務,洛錦年不知道從哪兒弄了個塑料袋把意麪給裝進去了。“這個啊,這個我路邊買的宵夜。”“洛錦年,跟你說了幾次了,少吃路邊攤,吃也不買多幾分帶上我一起吃。早說就不等給你留飯了。”謝加侖上了嘴巴,拘謹的坐在角落。看著洛錦年,感覺她等一會兒要大難臨頭了。“洛錦年!你說說你冰箱的都是什呀,速凍餃子,速凍包子,速凍湯圓,還有不知道什時候做的菜放在盒子都什樣了,江曉給你做的吧,你動過嗎,洛錦年,你非要吃這些不新鮮的東西是吧。你要是哪天辭職了你就回去耕地好了。”謝加侖在角落的表情,洛錦年巴不得現在上去掐他,又看自己笑話了。洛錦年將意麪放在餐桌上,看著冰箱自己買的冷凍食品,再看了眼垃圾桶。垃圾桶乾乾淨淨,自己的冷凍食品卻冇了。反倒是塞了不少新鮮的肉和蔬菜。夾層也放滿了雞蛋。謝加侖湊上前來,“阿年,剛剛小姨說的那個江曉,什人啊?”“你打聽這個乾嘛,就是我的一個同學,現在還聯係著。我倆關係挺好的,小姨也知道。就是因為她在這座城市,小姨才放心我來這兒呢。”“那,她做什工作的呀?在哪兒上班?”“謝加侖!你問這個乾嘛,乾嘛,你對她感興趣啊?冇門我告訴你。還有!”洛錦年特地將說話的聲音放低,“剛剛小姨說我的時候你乾嘛不幫我!等著看我笑話是吧!太不仗義了吧!”謝加侖捂著嘴不敢叫出聲,洛錦年不愧是練過的,這手勁掐自己,不青一塊紫一塊纔怪呢……也是真敢下手。“阿年……阿年撒手……我錯了行不行……”謝加侖朝著洛錦年擺了個鬼臉,掐著自己嘴說道:“我跟小姨打得小報告怎樣吧……”說完就往客廳跑。“謝加侖,你敢!你找死!”

-行為嚇了一跳,誰也不敢動。冇多久,李衫就不再掙紮,旁邊的朋友看見了,嚇得急忙對薑玉說道:“薑玉啊……你別對我們動手……李衫是不是死掉了……她她她,她指使我們這乾的,你別對我們動手求你了…求你了…”或許是見證到了軟弱的人也會爆發的樣子,幾個女生害怕的挨在一起。“我…我殺人了嗎……”薑玉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殺了李衫。甚至覺得有一絲的痛快,但又害怕的看著幾個女生。洛錦年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感到後背一陣發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