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易中海大傻逼

,你檢查一下,看看還少什麼東西冇有?”見林北軍回來,之前還凶巴巴的街道大姐立馬換了副好說話的麵孔,笑嗬嗬迎了過來。“你好馬大姐,真是麻煩您了,我數數哈。”“嗐,冇事,這都是我的工作。”林北軍接過錢,先是感謝了下,數起了錢,150張噶新的大黑十,1500塊錢正正好好不多不少。檢查完錢,林北軍開始檢查還回來的東西,好傢夥,這幫人還真一件不落的都還回來了,就連針線碗筷,米麪油糧啥的都還回來了。每一樣東西...-

“噹噹噹,老劉啊,在家呢嗎?”

劉海中這時候剛起來不久,正準備吃飯呢,就聽到了門外閻埠貴的敲門聲。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畢竟前天自己被林北軍抓去保衛處,閻埠貴和易中海他們也是有一半責任的。

怎麼,這是來看自己笑話來了?

劉海中冇迴應,麵無表情的走過去開門,可等到他打開門看到外麵的人時,不由得一愣。

隻見林北軍、易中海、閻埠貴,還有好些個鄰居都站在他家門口呢。

“你們,你們想乾嘛?”劉海中有些害怕的問道。

“嘿嘿,我們不乾嘛呀,大傢夥兒就是來跟我一起問問,你家的房子騰好了冇有?這一個星期的騰房子時間可超了噢。”

林北軍雙手插兜,笑嗬嗬的走上前問道。

一聽是來要房子的,劉海中的臉色頓時就黑了:“冇有,冇有,騰房子哪有那麼快?我不得收拾啊?行了行了,冇事你們趕緊走,我們家要吃飯了。”

說著,劉海中就要把門關上,林北軍也不攔著,轉身說道:“行,不按規定時間給你爺爺我騰房子哈,那就彆怪我去街道和派出所舉報你!”

“哼哼,咱們可是白紙黑字的寫好了,隻有一星期的時間,到時間不騰,每超過一天,就要給我50塊錢利息,我算算哈,超了三天,那就是150塊錢,真是美滋滋呀。”

這惡人呐,就得惡人磨,這不,林北軍的話音剛落,劉海中就焦急的再次打開了房門,還一把抓住了林北軍的胳膊。

“林,哎呦......”

看到劉海中抓自己胳膊,林北軍頓時就樂了,樂的那叫一個開心啊。

毫不猶豫的給他來了個過肩摔,扔出去一米多遠,接著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掏出槍,對準了劉海中,裝作一臉氣憤的罵道

“哼,想背後暗算我?襲警可是重罪,劉海中我看你是想挨槍子!”

林北軍自從回來以後,就一直找機會想親手揍劉海中一頓,卻找不著,這次不是送到手裡來了嗎?他又怎麼會客氣?

地上的劉海中以及從屋子裡跑出來的三大媽和兒子劉光福,原本想要破口大罵並且哭喊撒潑的,可當他們看到那黑洞洞的槍口時,立刻嚇得渾身發軟。

劉海中臉色蒼白如紙,聲音顫抖地說道:“北,北軍,不要開槍,不要開槍啊,我絕對冇有想要在背後暗害你的意思啊,我隻是想攔住您,把房子還給你呀。”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什麼麵子、裡子的都已經不再重要了,活命纔是最要緊的。

林北軍有些不信任的看著劉海中,遲疑的問道:“真的?”

“真的,絕對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小軍,一天,不,一個小時,我保證一個小時內,就給你騰出房子來!”

劉海中急忙保證道。

其實在簽訂合同的時候,劉海中就知道房子保不住了,再說該賠的早就賠了,這間其實是跟中院賈家換的,所以他早就把房子裡的東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剛纔不給,隻是心裡有氣罷了。

現在人家的槍都指在他腦袋上了,還什麼氣不氣的?

十六歲的時候林北軍就敢拎著兩把菜刀衝進他家要砍死他,誰知道他現在會不會直接開槍啊?命隻有一條,他可不敢賭。

“那你逾期的三天怎麼算?”

“我,我賠錢,我現在就賠你錢。”說著,劉海中顫抖的從懷裡掏出了錢,數了15張大黑十遞了過去。

心簡直是在滴血,這是他才從銀行裡取出來的錢啊!又冇了。

接過錢,林北軍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收起槍,淡然的看著他說道:“那我就再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痛快的把房子給我騰出來,彆想耍賴,這麼多鄰居可都聽著呢。”

“不過,嗬嗬,我還真的挺想你耍賴不認的。”

說完,林北軍轉頭就回了自家屋子,易中海和閻埠貴他看都冇看一眼。

“這也太卸磨殺驢了吧?之前好聲好氣的去找我幫忙,現在幫完了連句謝謝都冇有?”看著房門緊閉的林家,閻埠貴鬱悶的吐槽道。

“誰說不是呢?你瞅他給工人吃的多好?頓頓有肉的,也不知道叫咱們鄰居去吃一口。”

有些鄰居在那酸酸的說道。

易中海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往自家走去。

屋裡,林北軍喜滋滋的躺在炕上翹著二郎腿,數著剛到手的150塊錢,看到窗外嘟嘟囔囔的閻埠貴等人,鄙夷的冷笑一聲,:“還想要我感謝?做夢呢,不整你們就不錯了,還想讓小爺感謝?我呸。”

下午,跟裝修師傅們吃了頓豐盛的午餐,感謝了一番大家後,林北軍就離開了四合院。

晚上,他可還有一筆價值上千的生意要做呢,所以他得早早的過去佈局。

五點鐘,易中海便提著一桶沉甸甸的垃圾心情沉重的出門了,下意識地摸了摸懷中那疊鈔票,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這是他今天一大早就去銀行取出來的錢,正好一千二百塊。

這些錢對於彆人來說或許並非小數目,但對於他來說,不過隻是區區一筆小錢而已。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無法釋懷——畢竟誰願意平白無故遭受他人勒索呢?

這筆款項雖然數額不大,但卻讓他倍感無奈和憤怒。因為在他眼中,被人敲詐簡直就是一種奇恥大辱,令他顏麵掃地!

“哼!竟敢敲詐到老子頭上?今天我倒要見識見識,你究竟是何方神聖!”易中海嘴角泛起一絲冷冽的笑容,自言自語的說道。

隨後,他毅然決然地朝著信中約定的地點邁步前行,決心揭開這個神秘幕後黑手的真麵目。

易中海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南鑼鼓巷北麵的第一個垃圾桶旁,他先若無其事地繞著這個垃圾桶轉了一圈,同時還警惕地環顧四周,仔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和路過的每一個行人。

不知為何,易中海總覺得遇到的所有人看起來都有些可疑,彷彿他們都是那封神秘信件的幕後黑手。他的目光不斷掃過人群,試圖從他們的表情、動作或穿著中找到一絲端倪,但卻一無所獲。

這種莫名的不安讓易中海感到十分緊張,額頭上甚至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他一邊暗暗告訴自己要冷靜,一邊繼續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於來到了七點鐘,易中海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站在一處街角,眉頭緊皺的看著垃圾桶。

又過了十幾分鐘,可幕後黑手依然冇有出現,現在易中海隻能無奈的把錢按要求,放在了垃圾桶下麵。

放完後,他又檢查了一圈垃圾桶附近,仍然冇什麼可疑的地方,他向之前找好的觀察處走去,準備守株待兔。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藏在暗處的易中海依然冇動,因為他覺得幕後黑手還冇有出現。

這期間不是冇人來倒垃圾,但冇有一個人去看垃圾桶底下。

易中海也不急,一個好獵人,必須要有十分充足的耐心。

二個小時,三個小時,四個小時,去垃圾桶倒垃圾的人越來越少,躲在暗處的易中海都快凍死了,可那人依舊還冇出現。

易中海也趁冇人的時候去看了錢,可黃色的牛皮紙袋包裹的錢依然靜靜的躺在垃圾桶底下。

這讓他十分的不解,心道那人怎麼那麼有耐心?還是自己在一旁守株待兔被他發現了?

可他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藏身地點絕對冇人能發現,他也相信自己出來看錢的時候附近也一個人冇有。

轉眼間,時間來到了第二天早上,天漸漸的亮了,這簡直讓易中海抓狂。

因為從昨晚九點多以後,就冇人來這個垃圾桶停留,那麼自己豈不是傻逼似的在這白等了一晚上?

凍得他老寒腿都感覺複發了。

天亮了,人就會漸漸的多起來,他也就無法再守株待兔,無奈的易中海隻能走到垃圾桶旁,從底下拿起錢。

“真他嗎奇了怪了,那人是傻逼嗎?威脅勒索我,卻又不過來拿錢,逗我玩嗎?”

看著手裡完好無損的錢袋,易中海覺得莫名其妙。

“草,你他媽纔是大傻逼!”

可等到易中海把錢袋翻轉了一麵的時候,牛皮紙上竟然寫著一句差點冇氣死他的話:易中海,你個大傻逼,哈哈哈哈......

憤怒至極的易中海連忙撕開信封,瞬間,他瞪大眼睛,滿臉漲得通紅,額頭上青筋暴起,嘴裡不停唸叨著:“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呢?”

然而現實卻給了他沉重一擊——信封裡哪還有錢?裡麵分明就是一遝報紙!

易中海氣得渾身發抖,他一把將信封摔在地上,破口大罵道:“我**!你們這群騙子!不得好死!!”聲音響徹整個衚衕,彷彿要把屋頂都掀翻似的。

此時此刻,易中海心中充滿了怒火,他恨不得立刻抓住那些騙子,將他們碎屍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北軍兄弟這房子你想怎麼弄?是大修還是小修?”“魯大哥不急,咱進屋說。”見幾人進來,陳雪茹忙給幾人倒水泡茶。對於房子,林北軍早就有了想法,直接說道,“魯大哥,我想大修,不過外表不用弄的太好,我喜歡那種低調奢華有內涵的,牆壁能修就修,但是您得保證不漏風漏水,房頂直接掀咯,房梁、板子該換就換,瓦片舊的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換新的。而房子裡麵,就必須要好的了,窗戶改大點,那樣亮堂,把屋裡牆上的報紙、膩子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