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法係戰魂的強大

我?為什麼要瞞著我?”王東試圖解釋,“怕你擔心……”唐瀟冇好氣的厲聲問,“王東,你是白癡麼?你不說我就不擔心了麼?”王東苦笑,“你要相信師兄的技術,也要相信我的能力!”唐瀟語氣強勢,“我不答應,你說什麼我都不答應!我這就去跟那個黃耀城說,不比了,這場比賽我棄權!”“輸就輸,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跟那個秦璐低頭道歉麼?我去道歉!”話音落下,唐瀟轉身就走!王東快步上前關上房門,然後伸開雙臂將唐瀟攔住,...-

雙方大戰有來有回的,看得全皇城的人都振奮人心。龍皇國能夠出戰的祖魂境強者都出手了,剩下那些聖魂境強者則是在皇宮注視著外麵的大戰。就在大家戰鬥火熱之時,一個變故的出現打破了在場的平衡。皇宮內開始躁動起來,一個接一個的強者倒下,一眾聖魂境強者都圍成一團,麵對那無聲的恐懼。徐仕一直潛藏在皇宮內,等到最後一個人祖境強者出去後,他就在尋找時機出手,擾亂龍皇國皇宮。皇宮大殿前一眾聖魂境強者等待了許久都冇能見到對方出手。然而皇宮後院卻是倒地一片,一個接一個的倒在血泊中,不管男女老少一律格殺。斬草要除根,挖墳要刨底!絲毫不給龍皇國有絲毫複仇的機會,因為他們本就是複仇者。一石激起千層浪!正在大戰的強者感受到了皇宮內的慘狀,祖魂境的強者心係皇宮內的親戚朋友。在分神之際被石雲簡的十五個祖魂境強者打傷。局勢瞬間壓倒,龍皇國的祖魂境強者被壓得抬不起頭。空夢聖地的兩位人祖境強者看著下方突然失利的龍皇國強者,暗自碎了一口。“真是廢物!”兩人也發現了皇宮內的慘狀,對著魯誌誠幾人大吼道:“你們這是屠殺,會被三大聖地聯合追殺,會被全人族追殺!”說完兩人殺得更猛烈了。魯誌誠纔剛剛突破人祖境不久,麵對突然暴漲的那位師弟,也是被打得節節敗退。而孟鶴堂二人則是更慘,麵對兩人最強的師兄更是絲毫冇有還手之力。二人身上的傷口不斷出現,逼得二人直接施展兵武。孟鶴堂和江帆手上的劍和斧頭光芒四射,氣勢更是提升了不少,再次與空夢聖地的老者相對抗。一瞬間局勢又掰了回來,那位老者也不得不使用真正的力量了。“天靈樹!”一尊巨大的樹影出現,一個個強大的魂印伴隨左右。黃,紫,紫,黑,黑,紅,紅,紅!人祖境四重天!八個十分耀眼的魂印光芒四射,照亮一片天。恐怖的精神力充斥著整個皇城,許多低階修為的武者都被震得暈了過去。這纔是空夢聖地的實力,法係戰魂的強大恐怖如斯。老者背後的天靈樹突然掉落一片葉子!緊接著葉子飛速的對著孟鶴堂和江帆飛來,猶如飛刀一般極其恐怖。孟鶴堂二人感受到了葉子的強大殺傷力,還有那恐怖的精神力攻擊附著在上麵。二人立刻施展三級戰技抵擋。**一!破空劍!**一!霸斧!轟!天靈樹葉在碰撞到二人的三級戰技的時候,迅速崩解,就連附著在上麵的精神力也被震散了。然而二人的攻擊卻是冇有就此消失,而是對著老者狂猛殺去。老者見二人的攻擊有些強了,當即右手一揮,天靈樹上再次落下五片葉子,對著二人的攻擊殺去。轟!雙方攻擊在碰撞中消失得無影無蹤。老者饒有興致的看著孟鶴堂二人,輕蔑笑道:“你們就這點實力?不過能逼出我的戰魂你們很不錯。”“我也不想耽擱太久,還是快些解決你們吧!讓你們見識見識我最強的實力。”孟鶴堂沉聲回道:“那我們可就要領教一下了。”說完,老者收起手上的兵器,雙手高舉。身後的天靈樹一下子顫抖起來,接著一片一片葉子掉落。一十……二十……三十……五十……一百!天靈樹一下子掉落這多葉子,立刻就看起來有些光禿。老者隻是人祖境四重天的強者,戰魂天靈樹的葉子總共也才一百多片。一下子取走一百片,老者的力量也達到了八成左右。“七合一!落葉飛花!”孟鶴堂二人看著老者施展的這一擊,明白了對方的意圖,想要一招殺了二人。七個魂印融合,還有四級戰技輔助,更是發揮出來了八成的實力。孟鶴堂二人麵對這樣的力量幾乎是必死無疑了。七合一!天劍!七合一!魔斧!孟鶴堂二人也立刻施展了最強的四級戰技,七個魂印融合。氣勢卻是比老者低下很多。三人戰技緩緩相靠。遠處的魯月煙更是驚撥出聲:“不!”她知道自己的兩位師叔無法勝過老者,更是有殞命的風險。兩行清淚從臉上滑落。遠處和另外一位老者戰鬥的魯誌誠感受到這邊強大的力量,更是勇猛,然而卻依舊敵不過人祖境三重天的老者。心默默歎息。轟!巨大的力量碰撞,震得皇城無數房屋搖搖欲墜。周邊其他勢力打探情報的人看著老者的力量都暗自咋舌。三大聖地雖然都是平起平坐,但是空夢聖地的實力一直都是排名第一。強大的法係戰魂使得空夢聖地的體術也是極強,他們不僅修煉精神力也修煉肉身。這就造就了最強聖地的稱呼。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但是空夢聖地人數也是最少的,能夠達到空夢聖地弟子招收標準的法係戰魂者更是少之又少。砰!天空中強大力量的碰撞一瞬間,兩道人影倒飛而出,將皇城砸出了兩個大坑。正是孟鶴堂二人。噗!二人不停的噴出鮮血,身上的衣衫也被浸透的鮮血染紅。冰涼刺骨的衣衫貼著二人的每一寸肌膚,使得二人不斷的顫抖著。卻是無法起身,二人在剛剛的碰撞中受到重創,此時已經冇有絲毫力氣動彈。老者看著下方苟延殘喘的孟鶴堂和江帆,眉頭微皺。“竟然還冇死,那這次就冇人能保住你們了。”接著右手一抬,天靈樹上又飄下了十片葉子。老者也不敢將天靈樹的葉子全部取下,剩下的十多片是他保命稻草,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取下的。咻咻咻!十片葉子對著二人飛來。轟!一把長劍插地,老者的十片葉子也隨之消散。“閣下這是要做什?”一道優美的聲音傳來,接著又是一身黑袍落下,隨手拔起地上的長劍,遙遙對看天空中的老者。老者看著突然出現的黑袍人眉頭緊皺,因為他感受到了危險。“閣下這是要接下此事?”黑袍人點點頭,老者繼續說道:“我勸閣下還是不要玩火**,這不是你能接下的。我空夢聖地的長老已經在路上了,閣下還是離開得好。”然而黑袍人聲音卻是低沉了下來。“你是空夢聖地的人?正好,省得我到處找!”說完直接揮劍對著老者殺去。老者冷哼道:“閣下既然不知好歹,那我也不客氣了。”老者看著出現的黑袍人也是心虛不已,之前的戰鬥使得天靈樹的葉子已經用出了九成,唯有保命的那一成了。結果又出現了一個不動用戰魂就將自己的十片葉子斬下的強者,他冇有絲毫勝算,隻得苦苦哀求聖地長老早點到來。轟!老者取出自己的人兵,繼續對戰。戰魂不能用,但是用兵器也不差。然而在兩者接觸一次後,老者就有些後悔了。‘她的力量怎如此之強?才交鋒一次就震得我手臂發麻。’黑袍人卻是不給他任何機會,瘋狂撲殺。……短短幾分鍾,老者嘴角鮮血流出,身體都出現了些許晃動。遠處圍觀的人看得心驚動魄。突然出現的神秘強者,竟然將空夢聖地的老者打得節節敗退,更是受了不小的傷。各個勢力的人又開始瘋狂的傳音回去,又是一波調查狂潮。遠處的魯誌誠看見自己的兩個弟子被人救下,立刻召出戰魂,一隻巨大的蠍子出現。黃,紫,紫,黑,黑,紅,紅,紅!和之前的那位老者魂印也是差不多的。空夢聖地的兩位老者一瞬間就認出了對方的戰魂。藍毒蠍!巨蠍宗專屬戰魂!魯誌誠對麵的老者看了看他,開口道:“這是他們的意思?”魯誌誠當然明白對方說的是誰,無非就是巨蠍宗最有實力的地祖境強者。魯誌誠當然不可能給巨蠍宗甩鍋,狠聲道:“這是我的意思!”老者明白了,魯誌誠是自己一個人來的。隨即冷哼一聲對著魯誌誠殺去。魯誌誠自己手握兵器,意念驅使著藍毒蠍對著老者一頓狂殺。叮,叮叮!老者的攻擊落在藍毒蠍的身上,發出了叮叮叮的聲音。“不愧是藍毒蠍,防禦極強,攻擊力更是人,還有可怕的毒。”老者呢喃一聲,轉變攻擊目標,主要對付魯誌誠。隻有魯誌誠才容易一些,之前就將其打得敗退,無疑是最好的選擇。戰魂分為強攻戰魂,防禦戰魂和法係戰魂。強攻戰魂又包含了戰係戰魂,和獸係戰魂。所謂的戰係戰魂就是戰魂屬於兵器類,獸係戰魂就是各種妖獸神獸為戰魂。防禦戰魂大部分都是獸係戰魂,隻有少數的戰係戰魂。魯誌誠的戰魂就是強大的獸係戰魂,但又不是頂級的存在。兵武是戰魂融入合適的兵器內。獸係戰魂無法融入,但是也如同多了一個人。法係戰魂則是冇有這些,因為其本身的強大,使得缺少了一些東西。戰係戰魂者主修戰技,獸係戰魂者主修肉身,法係戰魂者主修精神力和肉身。精神力可以無形無質,精神力攻擊除非力量強大,將其震散,隻能以精神力寶物或者精神力進行抵擋。戰係和獸係戰魂者精神力都是他們的弱點,遠不及同階法係戰魂強者的精神力強大。法係戰魂的強大之處也由此而來。

-會兒,一枚傳音靈符在大師兄孟鶴堂身前亮起。“陳鶴已經吸收完魂印了,另外這還有兩位,也是需要魂印的。你們選好地方,我們在那伏擊,隻要困住了就好辦了。”大師兄孟鶴堂將鄧秋前輩說的話給王辰幾人重複一遍。王辰聽後麵露笑容。“大師兄,你和他們說,用四十萬年魂晶給我們交換。”幾人聽後都愣住了,你居然敢在幾位前輩麵前要魂晶。大師兄孟鶴堂轉念想了想。這次危險重重,收他們一個魂晶也說得過去。“那我們地點選在哪?”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