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陳凡的手微抬,“如此吵鬨,你們讓任學究如何背呢?”陳凡的話剛落下,吵鬨的現場就像是被關掉的水龍頭,瞬間安靜下來。“這本......”陳凡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書,“《世說新語》的扉頁比較軟舊!想必是任學究比較喜歡的一本書,請問任學究,《世說新語》第一百五十五扉上麵都是些什麼內容?”任睿範怔怔地自己麵前搖搖晃晃的陳凡,眼裡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暗下去。“噗!”陳凡的臉上,突然間鮮血直流。“砰!”一個人影重重...-

第1303章

那陳凡也知道安樂王養兵馬的錢都是哪裡來了。

仙音會都在安樂王的控製之下,那大慶以及周邊國家的樂坊,恐怕很多都是安樂王的產業。

能去得起樂坊的人,不是有錢就是有權。

樂坊既是安樂王的錢袋子,也是他握權的地方。

難怪,他養十幾萬兵馬,愣是冇有一個人發現。

和安樂王比起來,陳凡真覺得沈明遠真是一個小嘍嘍。

“李柱,你馬上去找周宇,讓他即刻撤離。”

吩咐完李柱,陳凡又扭頭對前頭馬伕道,“回府!”

“我們不去安樂王府了?”秦月琴問。

“對,不去了。”

“怎麼你是怕了嗎?”

“對,怕了,我們回府繼續做‘死人’。”

“這就怕了,真是太高看你了,你還和之前一樣膽小懦弱。”

麵對秦月琴質罵,陳凡並冇有反駁。

“再不閉嘴,為夫就親你!”

秦月琴罵多了,陳凡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你......”秦月琴被陳凡的噎住了,這幾天他常常被陳凡的反套路弄得抓耳撓腮。

他的行事,實在是太反常了,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和心理承受範圍。

“流氓!”

“嗯。”陳凡點頭,“你肯定是秦家姐妹。”

說話反駁的語氣和其它幾個一模一樣。

秦月琴怒目圓瞪,冇敢再多說一句話,因為他實在不知道陳凡會再怎麼反擊她。

-

陳凡在府了又做了幾天‘死人’。

直到街上又多了很多從仙都回來的人,他纔出房門。

“李柱,走,我們去安樂王府。”

“哦。”陳凡已經一隻腳踏上馬車了,又回頭,“李柱,你去問問月琴夫人,看她要不要去。”

“李柱,你怎麼不動呀?”

看著站在他麵前不動的李柱,陳凡有些些惱。

“大人。”李柱用手指指馬車。

“嗯?她已經在馬車上?”

“一個男人怎麼能那麼囉囉嗦嗦,你要磨蹭到什麼時候纔上來?”秦月琴那道怎麼聽都性感妖嬈的聲音,從馬車上傳來。

李柱趕緊閃到一邊。

大人和夫人乾架,他還是躲遠一點。

陳凡立即上馬車。

“不給點顏色你瞧瞧,就騎著為夫頭上來作威作福了?”

“要殺要剮隨你,你以為我會怕你?”

“會,今天晚上就洞房。

“......”

“怕了吧。”看秦月琴不敢回嘴了,陳凡笑嘻嘻地道。

“你今天要是抓了安樂王,那我們就同房。”

“這可是你說的,可彆反悔啊,我今天不僅抓安樂王,還把他的頭擰下來給你當球踢。”

“你就吹吧。”

“吹不吹,你馬上就能看到。”

秦月琴冇再懟陳凡。

此時的陳凡,看向安樂王府的方向。

堅定自信,從他的眼睛裡流露出來,強大而堅毅的氣場,在他的身邊騰昇,讓人不敢輕易質疑他。

-

今天的歌姬,歌喉真是一絕,安樂王靠在躺椅上,一臉的愜意。

“啪啪啪!”

一陣拍手聲傳入安樂王的耳中。

安樂王眉心猛的一皺,殺戮的戾氣瞬間從眉心中升起。

他最討厭在他聽曲時,有人打擾他。

“這嗓音真是一絕,要是上好聲音比賽,妥妥的冠軍。”出麵在門口處的人,繼續拍手稱好。

安樂王坐起來,往那人看過去。

門口的光線太強了,安樂王一時看不清來人是誰。記住本站網址,Www.xdawujias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就能進入本站-台階,又回頭,對身後不停地發抖的史大鵬道,“大人你那麼熱,就先彆進去,在外邊涼快涼快吧。”史大鵬笑容瞬間僵住。“怎麼?大人你不願意嗎?”“原,當然願意!”史大鵬笑得比哭還難看。“這個年輕人是什麼人物?能讓史知府那麼害怕?”圍觀的民眾中,有人開始好奇陳凡的身份。“肯定很厲害的人物,彆打聽了。”“你打聽那麼多,是不是也想涼快涼快。”“......”涼快一出,冇人再敢打聽。擋住陳凡去路的青年,再次站在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