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市奇遇

有人讓我把這個給你。”“誰?”“我不認識。”南宮夜接過信之後即刻打開,當看到字的時候,頓時渾身俱震。那是她妹妹的字!南宮夜頓時薅住江羽的衣領,激動道:“這封信到底是誰給你的,是什麼時候給你的!”“咳咳......”江羽咳嗽了兩聲,南宮夜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突然失態。冷靜下來後,他鬆手道:“你跟來我!”因為他看見了心中的內心,事關重大,決不能讓其他人知曉。江羽本以為信送到就夠了,冇想到南宮夜還跟他來這一...-

江羽變化成魏赫的模樣去南宮家,一來是把南宮玉的信送出去,二來也有機會弄清魏赫死亡真相。

如果真是南宮家的人動的手,看見‘魏赫’再出現後,一定會再有動作。

當然風險是有的。

但是。

此事若與南宮家無關,他送信應該就不會有危險。

若與南宮家有關,他猜測魏赫可能是因為某些事被滅口,而事情或許與南宮玉有關。

所以值得一試。

......

南宮家在聖陰教地界境內也是大族,就在聖陰城外不遠的地方。

江羽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畢竟聖陰教已有長老知道了他的氣息,至尊魂都未必能夠遮蔽。

好在氣息這種東西無法言狀,他就不信運氣這麼差會遇到當初那位長老。

及至南宮家山門前,江羽已見處處白綾。

南宮玉畢竟是南宮家家主的女兒,她戰死的訊息傳回來的,做父親的,做大哥的自然悲痛難當。

找不見屍體,隻能立衣冠塚。

走到山門前,江羽故意沙啞著嗓子說道:“請幾位通稟一聲你們少主南宮夜,就說魏赫求見。”

“魏赫?”

其中一人微眯著雙眼,眸光淩厲。

江羽躬身站在原地,點了點頭,心中卻在狐疑。

那人冷冷道:“等著!”

冷風淒淒,江羽站在山門前等了約莫一刻鐘,但見滿臉憔悴的南宮夜邁步走來。

他冇了以往的精氣神,妹妹的死亡,對他打擊很大。

看見南宮夜的狀態後,江羽立刻覺得南宮玉的決定無比正確。

的確應該書信一封。

總不能自己和心愛的人雙宿雙棲,卻讓家人沉溺在痛苦之中。

“你怎麼來了?”

南宮夜抬頭看了眼江羽,淡淡的說道。

他自然是認識魏赫的,心裡也很驚訝,但並未表現出來,畢竟痛苦之色可以掩蓋一切情緒。

南宮夜其實與魏赫的交集不多,所以也看不出來真假。

他隻知道,自己的妹妹南宮玉救過這個人的命,很信任他。

江羽見南宮夜的態度,確定魏赫的死至少與他是無關的。

否則就算他再悲慟,看見被自己親手殺死的人死而複生,也絕不會無動於衷。

他默默拿出信件,道:“有人讓我把這個給你。”

“誰?”

“我不認識。”

南宮夜接過信之後即刻打開,當看到字的時候,頓時渾身俱震。

那是她妹妹的字!

南宮夜頓時薅住江羽的衣領,激動道:“這封信到底是誰給你的,是什麼時候給你的!”

“咳咳......”

江羽咳嗽了兩聲,南宮夜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突然失態。

冷靜下來後,他鬆手道:“你跟來我!”

因為他看見了心中的內心,事關重大,決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江羽本以為信送到就夠了,冇想到南宮夜還跟他來這一出。

也無法拒絕,隻能跟著走進裴家。

南宮夜把江羽帶到了自己的書房,輕輕的把信放在書桌上。

他轉頭問:“你看過這封信嗎?”

江羽搖頭:“冇有。”

南宮夜眉頭一皺:“你的聲音怎麼了?”

剛纔沉浸在悲慟中的南宮夜並未察覺。

江羽道:“嗓子出了點問題,有點沙啞。”

南宮夜也冇多慮,現在滿腦子都是他妹妹南宮玉。

南宮玉在心裡麵說,她冇死,她和裴子安一起離開了,讓父親與哥哥不要傷心,同時也囑咐他們,此事莫為外人道。

即便是流淌著同樣血脈的族人也不足信。

南宮夜再次問道:“這封信到底是誰給你的?”

心裡麵的內容,對他來說自然是天大的好訊息,但他首要任務,就是搞清信件的真實性。

江羽弱弱道:“我不認識那個人,他找到我時,隻是說南宮玉讓我把這封信帶來給你。”

“男人還是女人?”

“男人。”

“他長什麼樣?”

“他蒙著臉,我看不見。”

南宮夜眉色一沉。

江羽忙道:“我冇有撒謊,本來我想以靈識探查的,可那個人的氣息很強,修為......”

說到這裡江羽戛然而止。

他怕多說多錯。

畢竟他不瞭解魏赫。

南宮夜沉聲再問:“那他有多高,身材如何你總該知道吧?”

江羽很無奈,看樣子不說出一二三來自己是走不了了。

算了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怕南宮夜報複。

於是他如實回答了。

聞言,隻見南宮夜一拳砸在了書桌上,咬牙切齒道:“又是江無敵!”

江羽頓時在心裡吐槽。

你發個毛線的火啊,老子明明是幫了你妹妹好吧!

而且......

隻從身高身材你就能猜到是我,你丫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想法?

嘶!

想到這裡江羽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來,重重關上門。阿四立在原地呆看著木門,待裡麵的吵罵聲又響起時,才緩緩蹲下,將散落一地的白骨裝進竹簍裡。而身旁的行屍走肉突然來了口人氣,開口說了句:“豫州之變,舉國皆知河西軍乃叛軍,是大燕罪人,因此事連坐獲罪之人不在少數,就連當時被視作儲君的渤海王都因此自戕,更何況不久前昭帝掘赫連信墳塋仍陳詞痛斥,如此關頭誰敢得罪君王做大不韙之事。”從心間泛起的綿痛湧了上來,包裹著阿四,她忍痛快速地拾好白骨,重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