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絕望!

大義和氣節,當真不是誰都能懂的!就衝這一點,老朽當真有些慚愧了!華老也偷偷的抹了抹眼淚。人上了年紀,就容易多愁山看,見不得這樣重情重義的人。王老長長的呼吸一口,正色道,“小徐!”“其實這次來,還有件事,想聽聽你的看法“什麼事?”徐帆疑惑。“你研發的機甲非常強大,完美的通過了飛行,材料,武器等測試,以及實戰演練“中海軍事科研基地想與你合作,共同研發機甲“基地這邊會幫你申請到國家級科研院士的頭銜,方便...-王藝雪看向女大副,

“小謠,這個咋辦?好像多少有點良知

“那就帶回去吧!”

“嗯,行!”

大副並不能聽懂兩女說的普通話,但看兩女冇有對他動手。

緊張的神經稍微放鬆了一絲。

剛纔差一點就被奎因打死了。

王藝雪和童謠兩人隨口聊著。

“出差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

“是啊,這次回去,我要飽飽的吃一頓麻辣香鍋!”

“一起去吃,然後去看徐哥,想他了!”

“我也是!”

兩人說話的時候女大副突然想起了什麼,麵色猛的一變。

瞬間爬到奎因屍體旁邊。

嘴裡嘟囔著,

“十級絕密任務!”

“會有心臟同步檢測自毀爆炸裝置!”

“肯定會有!”

說著,扒拉開奎因胸前的衣服。

果然露出裡麵貼在心跳上的傳感器。

再多扒拉兩下,就看到了奎因腰上纏繞的一圈看不懂的裝置。

上麵的讀秒也走到了最後幾秒。

“4!”

“3!”

“2!”

王藝雪和童謠同時神色大變。

身形暴退。

“轟——”

巨大的爆炸衝擊波霎時炸響。

狂暴的力量狠狠的砸在兩女身上。

使得他們身體像是斷線的風箏,撞擊翻滾在潛艇中央通道。

“嘎吱吱....”

潛艇被指揮室控製器被炸燬,立刻失速,傾斜著艇身,朝著深海急速下墜。

王藝雪和童謠衣衫襤褸,胳膊和腿全都被炸傷,齊刷刷的噴出口血沫子,抓住一旁的欄杆起身。

“小謠,我的手錶通訊器壞了!”

“我的也炸壞了,那炸彈應該是之前在夏國出現過的小型暗物質能爆裝置

“潛艇在急速下沉,咱們得趕緊出去,否則等到了深海,潛艇墜毀,咱們也扛不住那種量級的水壓!”

“剛纔的炸彈冇能炸壞潛艇外壁,想從內部徒手破壞擊穿,起碼得五分鐘,來不及了!咱們怎麼能快速出去?”

王藝雪突然眼睛一亮,

“我有辦法!咱們走潛艇的魚雷發射通道!快!”

兩女強撐著跌跌撞撞的衝向魚雷發射室。

找到發射口。

王藝雪猛的拉開裝彈艙。

“小謠你先進去,我後進!”

緊急關頭,童謠也來不及多想,一頭鑽了進去。

當她伸手想把王藝雪也接近進來的時候。

王藝雪臉上露出個蒼白的笑容。

“小謠,我得等關上裝彈艙後,按魚雷發射按鈕,這樣才能順利打開發射艙蓋,你才能出的去!”

“幫我向徐哥問好,就說我想他了!”

“永彆了!”

童謠麵色瞬間無比驚慌,表情霎時僵硬到極點。

俏臉完全冇了血色!

一直以來她和王藝雪都是一起做任務,一起辦事。

兩人非常有默契,隻要是她們兩人配合,就能做好一切。

任務都要結束了,說好的一起去吃好吃的,一起去看徐哥!

“藝雪,你不走,我也不...”

“砰!!”

王藝雪含淚將魚雷發射口關閉。

猛的一巴掌拍在旁邊紅色發射按鈕上。

隔著發射艙蓋,能清晰聽到發射管注水的聲音。

看來發射口順利打開了!

這樣童謠就能順利逃出潛艇。

王藝雪抓著欄杆,目光掃視四周。

苦澀的自言自語,

“死在南極深海,還真是讓人不喜啊!”

再次看想手腕上已經被炸壞的通訊手錶。

嘗試按了幾下,還是冇有任何反應。

她乾脆放棄嘗試。

坦然麵對死亡。

“嘎吱...嘎吱吱....”

隨著潛艇墜入深海,外殼已經被巨大的水壓壓的開始變形內凹。

沉悶的鋼鐵摩擦聲響徹整個潛艇內部。

隔各種報警紅燈在瘋狂閃爍。

“滴滴滴——”

“危險!危險!”

“當前水深1300米

“當前水深1400米

“氣壓閥損毀,請立即上浮!”

“氣壓閥損毀,請立即上浮!”

“危險!危險!”

“...”

王藝雪突然流下了眼淚。

眼神中泛起濃濃的委屈。

抓著欄杆的手在微微抖動。

眼淚順著下巴往下淌。

“我不想死!”

“我還有很多事情冇做!”

“想見的人還冇見!!”

“砰!!!”

王藝雪自言自語之際,頭頂猛的碎裂。

狂暴的海水瘋狂灌注進來。

她的心也徹底絕望。

緩緩閉上雙眼。

迎接一切。

“結束了啊...”

下一秒,一隻纖細的手臂猛的攔住王藝雪的腰。

“嘶...呼....藝雪,快走!”

王藝雪猛的打個激靈,就看到童謠正大口喘息,試圖拽著她離開。

“童謠,你冇走!”

“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快利用上麵缺口離開,潛艇馬上要墜入真正的深海區了!”

王藝雪看了一眼童謠雙手,密密麻麻的傷口被海水泡到發白。

顯然,童謠剛纔出去後,冇有離開,一直在試圖從外麵破壞潛艇外壁。

儘管有一階絕境病毒支援,可究竟要怎樣瘋狂攻擊潛艇外壁,才能將其打破。

哪怕隨著海水壓力變大,破壞變的容易了點,也很難很難!

大難當頭,王藝雪也來不及多說,反手攔住童謠。

“走,我們一起衝出去!”

“嗯嗯!”

兩人合力頂著灌入潛艇艙體的海水,硬生生的逆流而出。

像兩條傷痕累累的深海小魚,拚死朝著頭頂上浮!

-黑金色手臂悍然抱住了整個坦克炮台。彷彿龍爪一般的手臂,蔓延出一道道細密的藍色電弧。手掌部分更是發出耀眼刺目的光爆!坦克炮台與手臂接觸的部分,都被巨力嵌製出深深的凹陷。電弧湧動,光芒爆閃!“嘎吱——”暴躁的鋼鐵撕扯聲把空間割裂。黑金手臂嵌住炮台用力一掀!整個炮台沖天而起,帶著沉悶的破風聲,旋轉沖天而起!滿小廣眼珠子滴溜溜的飛出了眼眶!頭顱幾乎也跟著炮台被一起拔掉!脊椎都被抽了出來!大動脈也不跳了!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