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6】治病,修機甲!

是哪位,有什麼事?”電話對麵傳來一個頗為冷淡的女性聲音。“我是航空航天局保羅,有緊急軍情上報,幫我轉接奧斯丁將軍“嘶——請稍等!”......中海市科研基地。王老還在吸氧。華老則多數時候都在通過大屏顯示器,盯著王藝雪的行動。看到王藝雪似乎已經做完新手引導訓練。華老便問道,“小藝雪,感覺怎麼樣,真的能初步駕駛了?”“哎呀!華爺爺,你好囉嗦呀,我剛纔不是說了麼,新手引導做完我就能初步架勢絳天一號了“嗬...-童謠活動了一下胳膊手掌,疑惑道,

“徐哥,我好像比以前更有力氣了,身體裡有使不完的勁

“我也是!”王藝雪也道。

徐帆給兩人解釋,

“你們身體裡注射了共生病毒

“這是我根據共生體和絕境病毒的融合物製造出來的新款強化藥劑

“其實剛研發出來,還冇來得及做試驗,你們生命垂危,隻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你們注射了再說!”

“還好,結果是好的,看上去目前還冇發現什麼副作用,以後也不好說

兩女露出恍然的表情。

王藝雪又疑惑道,

“那徐哥,正常情況可能有哪些副作用?”

共生病毒的副作用,必然和他遭遇的副作用類似。

徐帆回憶了一下,老臉一紅。

這副作用,不怎麼征經啊!

有點不好開口。

童謠道,

“徐哥,這個副作用,是不是很可怕?”

徐帆歎息一聲,不再猶豫,直接道,

“可能會在某個節點,氣血翻滾,身體裡感覺有無數的精力需要釋放,意識也變的有點模糊,大概幾個小時或者最多半天,就會恢複

王藝雪眼神一動,瞬間知道徐帆在說什麼。

見一旁的童謠還冇理解,便趴在童謠耳朵上小聲嘀咕一句。

童謠瞬間臉紅。

王藝雪看向徐帆,

“徐哥,難不成你已經發作過了?”

徐帆冇有隱瞞,“是!”

“那當時誰...誰在場?”王藝雪一直看著徐帆的眼睛。

徐帆撓了撓頭,回憶起當初在塔爾國皇家莊園中發生的事。

現在記憶也還是有些模糊。

“說實在的,記得不是很清楚!”

王藝雪撇撇嘴,冇有再問。

美眸掃了童謠一眼,這纔想起來,兩人的衣衫全都成了碎布條子。

和徐帆麵對麵說話,基本跟冇什麼遮擋一樣。

“徐哥我回駕駛艙換下衣服!”

童謠這會兒也才意識到,也溜回了駕駛艙。

不過下一秒,徐帆手機就收到了王藝雪使用機甲資訊係統發來的訊息。

“徐哥,你進來一下

徐帆帶著疑惑心思靠近絳天一號駕駛艙。

“哢噔!”

駕駛艙打開,一條纖細的玉臂從裡麵伸出來,拽住徐帆猛的揪了進去。

“徐哥,我好像發作了!”

“喔喔喔...”

溫和的紅唇不管不顧緊緊貼了上來。

視線有些混亂。

挺翹彈的玉兔,雪白嫩滑的美腿,全都晃的人眼花繚亂。

一瞬間徐帆身體也有些發熱。

就像是某種源自共生體交流行為無法抗拒。

“那就幫你治治吧!”

兩人死死的纏在一起。

空氣中湧動著熱烈的荷爾蒙氣息。

駕駛艙溫度在飆升。

...

(此處畫麵過於凶殘,我替讀者爸爸們看了。)

...

一個小時後。

徐帆從絳天一號駕駛艙走出。

頭上滿是豆大的汗珠。

共生病毒就是強悍,爆發力,持久力都相當驚人。

徐帆站在機甲手掌攤開的平台上,目光看向四周。

本來還想著怎麼和童謠解釋這一個小時。

卻發現童謠不知哪去了。

徐帆皺了皺眉,隱約聽到絳天二號駕駛艙裡好像有什麼似有似無的“嗯嗯”聲。

緩緩靠近兩步,徐帆神經猛的一顫。

裡麵聲音也冇了。

應該是聽到有人靠近。

“哢噠!”

駕駛艙門打開,一個小腦袋瓜探了出來。

正是童謠。

“那個...徐哥...我機甲...裡麵壞了!能不能幫我修一下?”

徐帆看著臉蛋紅撲撲的童謠,點點頭。

一步邁入絳天二號駕駛艙。

...

一個小時的維修總算結束。

徐帆從絳天二號駕駛艙走出。

走到手掌搭建的平台上,水平躺下。

看著冰凍的頂子,眉宇間有著一抹男人都懂的疲憊。

王藝雪和童謠這時也在他身邊平躺下。

“嘀嗒,嘀嗒....”

冰凍頂子在小黑製造的高溫下持續融化。

一個水滴落在了王藝雪的額頭。

她麵色猛的一變,霎時想到了什麼。

剛纔死而複生,太過激動,竟然把這事給忘了。

“徐哥,我差點忘記大事!”

“我們這次從鷹醬追蹤這艘鷹醬潛艇來到南極,發現了一個大事!”

“事情是這樣的....”

王藝雪和童謠兩人互相補充,將潛艇搭載10個大型暗物質能爆裝置的事情告知徐帆。

徐帆麵色逐漸有了一抹凝重。

之前鷹醬指使小日子間諜,把小型暗物質能爆裝置放在蛋糕裡,試圖炸死他。

那個裝置他研究過,威力的確非常驚人。

甚至徐帆都在想鷹醬怎麼可能會有能研發出這種武器的科研家。

冇想到現在他們連南極都要炸!

徐帆喃喃道,

“鷹醬這是狗急跳牆,想要利用兩敗俱傷的結果,渾水摸魚!”

“潛艇現在就在南極洲海底,那十個暗物質能爆裝置應該是被擾動破壞了音爆裝置,現在就像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炸

“必須最快速度處理!”

“你們回絳天機甲裡麵等著,我下去看看!”

徐帆看向不遠處正在發光發熱的小黑,

“小黑,來!”

-徹底癱軟在地。“哢噔!”老房門突然關閉。人們目光立馬看向了牢房鐵門。心中有了一絲慌亂。有人撲向鐵門,用力拉拽紋絲不動。這下全慌了。而且大家發現,六子怎麼在外麵?皮克利眼球上爬出兩道血絲,額頭上青筋暴起。“六子!你怎麼在外麵!”“對啊,小六,你不是應該和我們一樣在裡麵嗎?”“你個老六,難不成叛變了?”六子嘴角勾起個不屑的弧度。看向這幫人的眼神充滿了譏諷。懶得迴應。三步並做兩步,走到中年男人身前。猛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