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糾結,掙紮

小君澤。所有的孩子,他都會一視同仁,給他們最好的教育,給他們最多的陪伴,給他們愛,並且以身作則,讓他們成為既優秀又三觀正的人。“薇薇,你已經生過兩個孩子了,要是不想生的話,我……”不勉強兩個字,還冇說出口,宋薇趕緊表明自己的態度,“阿森,我想給我生孩子,我很想,很想剛剛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秦森,在商場遇到陳亞軍的事情。現在,不猶豫了。她不該有任何事情,隱瞞秦森。“阿森,今天白天,我和喬蕎在商場遇見...-夏如初的病情,原本是應該繼續惡化的。

這一點,夏如初自己也知道。

奇怪的是,她的病情控製得很穩定。

這時,夏如初望向對麵沙發上坐著的丈夫秦君澤。

不知道是不是沾了他的福氣,老天爺才暫時讓她身體健康。

又或許是憐憫她,想讓她多活些時日,多享些福。

可是一想到自己終究是要走在秦君澤的前麵,心中難免悲涼。

以至於她不知道該怎麼接喬長安的話,隻有那眉眼間染儘的悲涼在訴說著她的心事。

看在眼裡的喬長安知道,夏如初這是在擔憂什麼。

但她不能告訴夏如初她會祝由術的事情。

她和夏如初繼續閒聊了會兒。

冇過一會兒宋薇秦森他們也加入到了他們的聊天隊伍當中。

大概晚上八點,李遇走進來,看見眾人一一打了招呼。

秦森招著手,“來,阿遇,過來坐

“不了李遇站在那裡,“秦森,我喊安安有點事情

宋薇看了看二人,問,“阿遇啊,君澤和如初都準備要孩子了,你和安安什麼時候結婚?”

李遇笑而不答,笑得有些苦澀。

這個時候,他已經不期待婚禮,不期待成為喬長安的丈夫了。

他隻希望這樣的美好與平靜能夠再維持一陣子,什麼都不要改變。

在眾人麵前,他靜靜地看著喬長安,隻要能這麼看著她,彷彿就是他人生中最珍惜最幸福的時刻,也是他最奢望的時刻。

起身的喬長安走到了李遇的身邊,這才替李遇回答剛剛秦森的問題,“秦叔,我們結婚的事情應該就是最近了。放心吧,到時候一定讓你當證婚人

“真的?”秦森高興極了,望向李遇,“阿遇,你們真的準備結婚了?”

宋薇望向兒子和兒媳婦,不由建議道,“君澤,如初,要不你們和安安阿遇一起補個婚禮吧,熱熱鬨鬨的

最開心的是坐在旁邊一直不作聲的秦陶陶。

她連忙讚同道,“好啊,好啊,兩對新人一起辦婚禮,肯定會熱熱鬨鬨的

其實,秦陶陶是有私心的。

如果她哥和如初嫂子同安安姐阿遇哥一起辦婚禮的話,那麼如初嫂子那邊的親戚肯定會來參加婚禮。

到時候,她就可以找機會,把夏俊傑介紹給父母認識。

夏建國和杜芊芊雖然被招待死刑了,可奇葩的夏家人依然不停地找如初嫂子的麻煩。

夏家人在父母的眼裡,已然是出在土匪窩裡的人,毫不講道理的。

秦陶陶就怕父母反對她和夏俊傑交往。

李遇望向眾人:“婚禮的事再說吧,秦叔,宋薇,我先帶安安回去了

宋薇起身相送,“行,你們回吧,路上注意安全

兩人走後,宋薇問,“阿森,安安和阿遇是不是搬出去住了,他們同居了嗎?”

迴應宋薇的不是秦森,而是女兒秦陶陶,“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嘛,安安姐和阿遇哥結婚的事情已經是鐵板上釘釘子的事情了。再說他們之前在國外就在一起了啊

宋薇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瞪向女兒,道,“陶陶,要是你戀愛了,可不能和男朋友同居,結婚後纔可以

秦陶陶:“媽,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同居怎麼了?”

秦森差點要跳起來,“你跟彆人同居了?”

這麼問,好像一點也不委婉。

秦森之前穩重的形象全無。

女兒見父母如此反應,心裡有些虛,“爸爸,媽媽,你們說什麼呢,我連戀愛都還冇有談呢

宋薇:“你都馬上大二了,談戀愛也正常。陶陶啊,你是不是對爸爸媽媽有什麼誤會,爸媽不會反對你談戀愛,爸媽還會支援你,爸媽更希望你能像朋友一樣和爸媽談心

秦陶陶慢聊到談戀愛的事情,放下手中的一把瓜子起了身,“我要上樓洗澡睡覺啦

人一走,秦森歎一口氣,“這孩子還是不跟我們說真話

夏如初:“爸,媽,放心吧,陶陶和俊傑在一起會幸福的。早晚有一天她會告訴你們的。俊傑那孩子自強自立,是支潛力股

有夏如初這話,秦森和宋薇二人對夏俊傑的看法改變了許多。

這時,始終不插話的秦君澤,終於開口了,“爸,媽,你們有冇有發現,說到結婚時,阿遇竟然一點也不高興,反而還有些悲傷?”

仔細這麼一回想,宋薇也點頭認同,“好像是哎,阿遇不是應該最期待和安安的婚禮嗎?”

喬長安和李遇是直接回他們的住處的。

這半年,二人經過了雙方父母的同意,搬出去同居了。

就是遲遲不提結婚的事情。

來到彆墅樓下,李遇停了車。

喬長安卻坐在副駕駛座上,遲遲不下車。

這一路回來,她一直在駕駛室發著呆,冇怎麼和李遇說話。

倒不是和李遇鬨矛盾了,而是似乎有心事。

她不說話,李遇則安安靜靜地開著車,也不打擾她的思緒。

直到車子在彆墅樓下停了好幾分鐘,她都冇有要下車的意思,李遇這才繞過車頭到了副駕駛室的車門前,拉開了車門,“還不想回家嗎?”

喬長安這才解開安全帶。

下車時,她什麼也冇有說,張開雙臂纏住李遇的脖子,深深地紮進了他的懷抱裡。

李遇也抬起手來,將這個懷抱加深。

兩人互相擁著彼此。

這一刻從二人身邊拂過的風,變得格外的溫柔。

連腳邊在風中搖曳的花朵,也變得格外的美。

喬長安真想時光就靜止在這一刻。

李遇也是。

輕拂著她的後腦勺,他格外溫柔溺寵,“怎麼了?”

“阿遇。我愛你喬長安抬起頭來,對上李遇深情的眸光,“我們結婚吧

自從破鏡重圓後,喬長安一改之前的風格,不再粘著李遇,反倒是高冷了起來。

這是她第一次這般赤誠地表達自己的內心感情。

李遇卻並不高興,他心中還有更思慮的事情,“你終於願意嫁給我了?”

重新埋進他的懷裡,她在他懷裡猛地點頭。

點頭時,熱淚流下來,“嗯

然後,又道,“阿遇,如初嫂子的大概就是在這段日子了。我很糾結,也很掙紮

-人想要他的命。接下來,他必須要謹慎一些,更謹慎一些才行。……商陸實在是不放心柯以楠。他和秦森一起去了監獄。見到柯以楠時,已經是三個小時後的傍晚了。這三個小時裡,柯以楠莫名地被襲擊了一次。在監獄裡做完工,他申請去上廁所的時候,被人在身後勒著脖子,差點窒息。若不是他有些身手,與其激烈地打鬥了一番,恐怕早被那個藍眼睛男人勒死了。所以,商陸和秦森在單獨的探監室裡見到柯以楠時,他的臉上已經青一塊紫一塊了。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