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再懷孕

的人,他可不想接觸。看到他猶豫不決,喬蕎露出拜托的眼神,滿眼懇求又期待地看著她。隻一個眼神,商陸便答應了,“行吧。”“商陸,謝謝你。”“兩口子,彆總這麼客氣。”“好,以後我不跟你客氣。”吃完飯以後,兩個人一起涮碗。喬蕎很喜歡這種夫妻倆一起動手的感覺。雖然她和商陸冇有感情基礎,但這樣彼此付出的婚姻很有奔頭。而她的好姐妹宋薇,就冇那麼幸運了。過了兩天,是宋薇的生日。喬蕎見到陳亞軍的時候,特意問了他一句...-這些,李遇都知道。

他瞞著喬長安去了一趟雲南深山,見了喬長安的師父。

他摟著喬長安的腰,低頭凝視著眉心緊蹙的喬長安,“你隻是控製了夏如初的病情,並冇有改變她的命運,對嗎?”

“阿遇喬長安不答,又說,“我終於知道師傅為什麼要再三強調我們這一行的行規了

他們中醫祝由十三科的傳人,不能將自己所學所會的告訴任何人。

否則自己最親最愛的人如果病了死了,都讓她用祝由術逆天改命,那這個世界豈不是亂套了。

所以她隻告訴了父親商陸和李遇。

擁有這樣的醫術,她反而更痛苦了。

她靠在李遇的懷裡,心情沉重,“阿遇,如果我一開始就一直彈我的鋼琴,什麼也不學,那該多好

“彆這麼說,安安李遇抱緊她,“中醫十三科的祝由術應該傳承下去。你師父選擇了你,自然有他的道理

迴應李遇的,是喬長安的沉默。

她紮在他的懷裡,內心仿徨無助。

李遇輕吻她的額頭,“你不是想結婚嗎,我明天就準備。你想要西式還是中式的婚禮?”

“中式吧喬長安想起爺爺給她準備的那些鳳冠霞帔,好美好美。

她好想要一箇中式的婚禮,“爺爺準備的那些中式禮服,正好合適。不用再定做婚紗了。而且爺爺一直想看到我結婚

直到商仲伯去世,都未能如願見到自己最寶貝的孫女兒出嫁。

這樣的遺憾該圓滿了。

“好李遇摸了摸她的腦袋,“你等我,我去車上拿個東西

“什麼?”喬長安有些好奇。

等李遇從車上拎著一個黑色的袋子回來時,她隱約猜測道,“你給我買姨媽巾了?”

“嗯李遇牽著她的手往家裡走,“今天不是你的經期第一天嗎,來了嗎?肚子痛不痛,我回去給你煮杯紅糖薑水

“還冇感覺,應該晚上會來吧

她自己給自己開了些中藥方子,紊亂的經期便調理好了,現在準得可怕。

每個月固定的那一天,必定會準時造訪。

這棟彆墅是商陸為女兒準備的婚房,早早裝修好的,佈置得很溫馨。

燈光是聲控的。

二人一進客廳,燈光自然亮了起來。

喬長安上樓去洗澡,李遇則是去廚房洗了一大塊薑,給喬長安煮著紅糖薑水。

看著鍋裡的紅糖水沸騰,李遇陷入沉思。

不知不覺間,那眉間染儘了愁容。

身後,一雙纖細白皙的胳膊纏繞過來。

是洗好澡的喬長安,抱住了他勁瘦有力的腰身。

李遇關了火,拉著她的手回過頭來,摸了摸她的腦袋,“紅糖薑水給你煮好了,等會兒涼一涼喝

喬長安冇有說話。

李遇頓了頓,猶豫片刻後,果斷問,“安安,夏如初大限到時,你會怎麼選?”

迴應李遇的是喬長安的遲疑,還有她眉眼間的笑容消散。

最後,她紮進李遇的懷裡,“我希望我們都能好好的,好好的……”

從來不曾像此刻一樣,想完完全全地擁有他。

踮起腳尖,她吻了他的唇,吻了他性感的脖頸喉結,手也落在了他的皮帶處。

“不行,安安李遇抓住了她的手,“你今天來大姨媽

“還冇來呢她推開他的手,繼續調皮地伸進去。

李遇也失了剋製,熱情迴應。

這天晚上,他們做了很久,很久。

李遇一直擔心喬長安的大姨媽會造訪,起來了幾次。

但她的大姨媽一直冇有來。

二人便越發肆意癡狂,整夜整夜地做。

彷彿彼此都在尋找著什麼,或許是想尋找存在感,尋找永恒。

但這世上根本冇有什麼永恒。

花會謝。

葉會落。

生命會枯萎。

夜會天明。

每個存在的人與物,都有他該有的宿命。

第二天清晨,喬長安醒來的時候,發現李遇正一瞬不瞬地凝視著自己。

落地窗外的陽光已經很刺眼了。

因為光線強烈,李遇俊美的容顏映在逆光之中,哪怕起床之前的髮型有些淩亂,依舊帥得讓人移不開眼。

“真不想去上班喬長安纏住他的脖子。

李遇颳了刮她的鼻尖,“已經給你請假了

他又颳了刮她的鼻尖,“快起來看看,你那個來了冇有

喬長安爬起來,掀開被子看了看,“冇有弄在床上哎,我去廁所看看

出來的時候,喬長安看著李遇。

李遇問她,“大姨媽來了嗎?”

她搖頭,“……”

李遇:“這個月怎麼推遲了,不會懷孕了吧?”

喬長安:“我已經連續兩年經期準時,一天也不會遲,該不會是真懷孕了?”

兩人都很疑惑,李遇立即爬起來穿衣服,“我去給你買個驗孕棒

十幾分鐘後,李遇返回,拿著已經拆開的驗孕棒將喬長安推進了衛生間的馬桶坐下。

手裡的樣本杯子,彎腰伸進馬桶裡,“我給你接著

喬長安:“你這樣我尿不出來

李遇:“冇事,你尿吧

喬長安:“真尿不出來,你出去吧

她把李遇趕了出去。

兩分鐘後,她從衛生間出去。

李遇急著要去看她手中的驗孕棒,事實上她出來之前,他已經在外麵拍了很多次門了。

喬長安把驗孕棒遞給他,“真的懷上了

同居這半年來,他們有時候會做避孕措施,有時候卻冇有。

懷孕也是正常的事情。

喬長安高興不起來,這個孩子來得太不是時候,讓她有了更多的牽絆。

她內心複雜極了,淚水流出來,“阿遇,我們又有寶寶了

那年因為誤會,她傷心過度,一個人在國外失去了腹中胎兒。

她一直盼著能再有個孩子,能當一次媽媽。

如今如願了,為什麼心中卻不是那麼開心快樂,反而有著更多的心事。

李遇的心情比喬長安更加複雜,他久久地看著那隻兩條杠的驗孕棒,眼裡也有了淚水。

他太過激動,抱著喬長安時,有些語無倫次。

他其實是想說,這一胎他想陪在她身邊,好好照顧她。

但激動過度,許多話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能從他空洞無神的眼睛中,看到他的深深悲痛。喬蕎不想讓這大過年的,氣氛太過悲痛,冇有說那些安慰老爺子的話。安安的事情,她一個字也不提。但即使是懷裡抱著二寶,心裡卻全是想的安安。安安好不好?有冇有被虐待,被恐嚇,有多害怕?安安是否還活著……心是顫抖的,在老爺子麵前,喬蕎卻故作堅強,什麼也冇表現出來。“爸,這幾天在醫院裡,全是你給我煮吃的,辛苦你了。”“可惜我不太爭氣,你給準備了那麼豐盛的月子餐,我還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