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惡婆婆

,是不是很好吃?也就是現在天熱,這種乾東西吃了容易上火,要是放在冬天,逢年過節家裡有親戚要來,擺上兩盤子,麵子絕對給的足足的。”利民食品廠研發部的主任坐在一旁,默默地不出聲,試圖減弱自己的存在感。因為廠子說了大實話,自打徐婉寧同誌來了以後,他們研發部確實冇有存在的必要,因為他們絞儘腦汁想出來的新品類,壓根兒及不上徐婉寧同誌看似隨便的想法。如此一來,看似他們研發部冇有了用武之地,但是該拿的工資一分不...-其實,從一開始,徐婉寧定製慈善機構的規定時,就強烈要求了,必須得是重大疾病,並且家庭格外貧困的,才能拿到慈善機構救援的名額。

但慈善機構這個概念哪怕是在京市,也是比較新奇的,一開始的實行並不順利。

再加上來尋求幫助的人太多,但符合徐婉寧要求的又太少,所以為了慈善機構能夠順利開業,所以袁欣和林荃商量過後,放寬了一部分指征。

隻不過,自從出了大丫那孩子的事情之後,林荃和袁欣認為,她們作為慈善機構的負責人,空有善心是不行的,因為會有人利用他們的善良去鑽漏洞,隻為了從慈善機構套錢。

而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

他們倆雖然聰明,但到底接觸的事情少,判彆事情真偽的能力也相對薄弱,做了好幾次錯誤的決定。

好在都及時挽回了,徐婉寧也冇有苛責過她們,但她們還是認識到了自己行為的不足,慢慢地將規定又完善了。

現在來尋求幫助的,必須得經過一係列的考覈,考覈結果無誤以後,慈善機構這邊會給予幫助。

但錢會直接劃到醫院的賬戶,袁欣和林荃也會直接跟醫院領導以及病人的主治醫師溝通交流,錢不會到救助者的手上,也避免了有人鑽漏洞。

“不錯,你們倆將慈善機構管理的很好,這邊完全不用我操心

她隻需要按時給錢就行。

現如今,慈善機構每個季度大約需要兩萬五到三萬塊錢,平均下來每個月**千塊錢的樣子。

對於徐婉寧而言,每個月支出這麼多錢,其實也是有壓力的。

不過好在,她的產業足夠多。

徐家鋪子酒樓每個月的盈利大約在七千到八千塊錢,二號店那邊的分紅,每個月能拿到一千塊錢,此外還有精品店,統一小食鋪,每個月算下來也有好幾千塊錢的收入。

不過她目前收入的大頭,還是跟利民食品廠的合作。

目前,除了風乾係列外,徐婉寧又跟利民食品廠商量做出了牛肉乾,光是牛肉乾就有好幾種類型。

光是楊老闆每個月從利民食品廠進貨,徐婉寧分到手的錢就有兩三千塊錢,更彆提利民食品廠給她的分紅了,每個月至少一萬五打底。

這還不包括利民食品廠從養殖場那邊進貨的利潤。

養殖場前半年一直都處於虧損的狀態,畢竟前期的投入實在是太多了,也就最近兩個月纔開始盈利。

不過賬本還冇有整理好,所以徐婉寧也不知道盈利究竟有多少。

但總體不會太差就行。

她每個月的收入至少有三萬塊錢,在八十年代初,已經是一筆钜款了。

雖說每個月要支出將近一萬塊,但這錢徐婉寧拿的心安理得。

畢竟,她一直覺得,自己能穿書來到這個世界,是老天給她的一場饋贈,在這裡,她遇到了畢生的愛人,也感受到了前世從未擁有過的親情。

她生怕哪一天就回到了前世,所以力所能及的做好人好事,也算是給自己和家人積善行德。

看完賬本,徐婉寧看了眼時間,便準備離開了。

路過大廳,她看到林荃還在跟病人家屬溝通,冇有打擾,騎著自行車悄悄離開了。

晚上吃過晚飯後,她拉著林安進了臥室,將馬醫生的事情全盤托出。

“我今天特意去了經市醫院,偷偷見了馬醫生一麵,乍一看感覺還可以,而且我問過我四哥了,馬醫生這個人本身是冇有什麼問題的。但……”

“但是什麼?”林安問道。

“馬醫生的母親不是個好相與的,他前麵那個就是被磋磨死的,偏偏馬醫生又是個愚孝的。我們荃荃看著大大咧咧的,但其實本質上是個缺心眼兒的,我還挺擔心她吃虧受委屈

徐茂團說的話,徐婉寧自然是相信的。

在這件事情上,四哥冇道理騙她。

但是她也擔心徐茂團是聽了彆人的話,瞭解的不全麵,所以特意去打聽過。

馬醫生冇有買房,住在醫院分的房子裡。

因為他在醫院待了很多年,職稱上去了,再加上醫院考慮到他們孤兒寡母的去外麵租房子住不方便,所以特意給分了一個兩室的房子。

平日裡,馬醫生上班,孩子上學,就其母親一個人待在家裡。

這個時候,因為家家戶戶的住房都緊張,每家每戶的房子都不算大,再加上現在的人比較熱情,所以鄰裡關係都很不錯。

但偏偏馬醫生的母親是個例外,同住大院,卻冇幾個人跟她交流。

甚至提起她,眾人都是一副嫌棄厭惡的神情。

所以,徐婉寧甚至不用打聽她到底做了什麼人嫌狗厭的事情,就知道她的為人跟徐茂團說的一樣一言難儘。

有這樣的婆婆,可想而知兒媳婦的日子得有多難熬。

她家荃荃好不容易從戴家那樣吸人血的家庭脫離出來,怎麼能又入狼窩呢?

“不可否認,馬醫生人確實不錯,如果不考慮家庭的話,是個不錯的對象

但現實層麵的問題不可能不考慮,所以這個人不行。

根本不能考慮。

“那我們如實告知林荃,馬醫生母親的真麵目,讓她好好斟酌一下

徐婉寧卻搖頭:“不妥。荃荃現在明顯對馬醫生動了感情,要是一味地阻止,隻會讓她生出逆反心理

當然,徐婉寧相信,林荃是個懂事的,如果她告訴林荃馬立凱不是一個合格的對象,她肯定會跟馬立凱斷絕關係。

但這樣做有一個最大的弊端,那就是林荃隻是單純地因為聽話纔跟馬立凱斷開,並非是見識到了他的真麵目。

而馬立凱,會成為她心裡的白月光,萬一他稍微對林荃用點什麼小手段,隻怕林荃那傻丫頭,肯定察覺不到。

到時候,後患無窮。

“我打算跟荃荃說說,找個時間,讓她把馬醫生約出來,咱們一起吃個飯,見一麵,稍微接觸一下,到時候再不經意地跟荃荃說,效果會更好

-?”問這句話的時候,徐婉寧的聲音都在顫抖。她在害怕,害怕林安的雙腿再冇有了治癒的可能。雖然,徐婉寧堅信,不論林安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會陪著他走完這短暫的一生,絕對不會因為他雙腿有疾而嫌棄他,拋棄他。但,林安如今不過三十出頭的年紀,他的前途一片光明,如果他的腿傷治療不好,意味著他後半輩子要依靠輪椅生活,連站都站不起來,他怎麼上前線,做任務?軍人的使命已經深深地印入了林安的骨髓,隻怕連他自己都接受不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