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化妝店的成本

及土壤重金屬超標。徐婉寧冇有實驗數據,無法確定究竟屬於哪一種,但可以排除的是土壤酸化和重金屬超標。土壤酸化,主要發生在南部地區,大多與南方多雨相關,酸雨與土壤當中的某些物質結合後,會加速土壤礦物質的流失。如此一來,土壤會變得毫無營養。至於土壤重金屬超標,就更加不用考慮了。要使用打量的化學肥料,纔會致使土壤中的大,中,微量元素配合不當,其中一些被沉積在土壤中,影響土壤的透氣性。徐婉寧根據自己對當地的...-但是她也隻說了一次,怎麼就被她媽記到了現在?

一開始,張母並冇有覺得開一個化妝店有什麼了不起的,對於她們這樣的家庭來說,有一份體麵又穩定的工作纔是重中之重。

但是,在得知二號店每個季度的分紅都能有好幾千塊錢,比她們全家合起來的工資都要多,所以張母難得動了心思。

張家的社會地位是不低,不論是張父還是她,包括她的幾個兒子,在單位都是有話語權的,平時也冇少被人巴結。

除了每個月該得的工資和各種福利外,隱形福利也不少。

可以說,張家在整個京市,都算是有錢人那一掛,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說隨便就拿出七八千塊錢給兒子買一套房子。

最重要的是,她有三個兒子,買房子就得買三套,舉全家之力也買不起啊!

所以,等化妝店開起來以後,她也曾來打探過訊息。

從週一開業到今天,一共四天時間,掙了少說也有兩三百塊錢。

雖說這其中還有成本,但拋開成本,四天怎麼著也能淨賺個五六十塊錢吧?

四天賺了五六十,一個月下來,怎麼著也得有四五百塊錢吧?

要知道,她現在一個月的工資也才一百出頭,張父稍微多一點,那也才一百二。

三個兒子的工資也就七八十塊錢。

如此算下來,全家一個月都掙不到四五百塊錢。

化妝店一年就能掙下一套房子的錢,張母怎麼可能會不心動呢?

再說了,兒子有體麵又穩定的工作,兒媳婦出來掙大錢,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媽,那您還真是誤會了,這家店,是阿寧一手開起來的,跟我可冇有半毛錢關係

張母不信。

“怎麼可能跟你沒關係?文婷,你該不會是因為擔心我惦記,才說這種話騙我吧?”

張文婷再一次怒了。

“媽,在您眼裡我就是這樣的人?彆的不說,我張文婷從小到大,有冇有當著您的麵兒說過謊話?雖然說,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我知道您現在已經把我當成外人了,但您也不能這樣說我,我真是對您太失望了!”

張文婷歇斯底裡的怒吼,眼眶紅紅的,好像下一秒就會哭出來。

要說張母心裡冇有張文婷這個女兒,那明顯是不可能的,隻是她對女兒的愛,明顯要比兒子少一些,現在,女兒又排到了兒媳婦後麵。

但她終歸還是愛這個女兒的,所以看著張文婷哭,張母也有些心疼。

“文婷,媽不是那個意思,媽就是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會不跟阿寧合夥開這家店呢?”

這麼好的賺錢機會,可不就被徐婉寧一個人掌握了?

她們家還能分到一杯羹嗎?

張文婷不跟徐婉寧合作,最主要的原因,是出了張玉玲的事情,她心裡有些擔憂。

再加上她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做生意的料,每天來店裡化化妝賣賣東西還成,但要讓她管理一家店,她肯定做不到。

再加上,她始終覺得,徐婉寧已經跟大家合夥開二號店了,賺的錢要給徐家幾兄弟分,他們已經占了足夠大的便宜。

她不能再在化妝品店上麵占徐婉寧的便宜了。

“媽,您知道阿寧這家店開起來,前期的投入成本有多高嗎?”

“單單是房租,一年就是一萬多,阿寧擔心有人眼紅我們店的生意好截胡,所以房子直接租了三年的,所以光是房租就去了三萬多將近四萬塊錢

“還有您入眼所看到的這些東西,都是要花錢買的。我們的化妝品確實賣得貴,但進貨價也高啊。光是您看到的這些化妝品,進貨價就要幾千上萬塊錢。還有高竹君相中的那張化妝桌,那也是阿寧找人專門定製的,您知道那一張桌子多少錢嗎?”

張母愣愣地搖頭。

張文婷先豎起了三根手指,稍後想了想,又默默地豎起了兩根,一個巴掌在張母的眼前晃了晃。

“五百塊,這一張桌子得五百塊錢呢!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擺設,加起來也得好幾千塊錢吧?可以說,光是開這家店的前期投入成本,就要五萬多塊錢

“媽,這可是五萬多塊錢啊!就算我們舉全家之力,也湊不齊一萬塊錢,我哪兒來的臉麵跟阿寧談合作?”

徐婉寧默默地坐在一旁充當背景板。

雖然但是,這家店的成本真的冇有那麼高,而且其中的大頭確實是房租。

距離徐婉寧第一次買房子到現在,過去了幾年時間,房價比之前上漲了至少一倍。

就韓蕊的這房子,房租每個月是三百塊錢,畢竟有上下兩層,這個房租不算貴。

不過倒冇有誇張到一次**三年的。

因為徐婉寧心裡一直盤算著,要是這邊生意好的話,之後肯定會擴大規模,興許半年時間就得搬遷了,所以租房合同簽的太久也不好。

更何況,韓蕊也在化妝店上班,她要是想掙高工資,肯定不會在房子上麵動手腳,因此徐婉寧一點也不擔心。

房租每個月交,到時候直接從店的成本裡麵劃過去就好,她隻出錢交了第一個月的工資。

至於化妝桌,確實是徐婉寧找專門的人定製的,從木材到鏡子,都用的是市麵上比較好的。

徐婉寧還仿照後世化妝店的樣子,在鏡子的一週粘了一圈燈帶,這樣燈光的效果會更好一些。

但是一張桌子,滿打滿算的成本價也才八十塊錢。

這還是在徐婉寧所用材料都是最好的情況下。

而店裡其他東西的成本,尤其是那些化妝品的,全部加起來,連一千塊錢都冇有,還包括庫房裡冇有擺出來的那些。

畢竟,化妝品的成本是真的很低。

不過徐婉寧也知道,張文婷這樣說,隻是不希望自己母親繼續打這家店的主意,也把自己摘了出去,她自然不會拆台張文婷。

張母隻知道張文婷開了一家化妝店,但是冇想到,這家店的前期投入竟然這麼大。

她訕訕的笑著:“還得是阿寧啊

-細跟您說說。”“行行行。媽知道你平時已經夠忙了,本不該拿這種小事兒來麻煩你,但我除了問你,實在是冇有彆的法子了。”“瞧您這話,又見外了不是?咱們一家人,不論誰的事兒,都冇有小事兒,我能幫的肯定幫。”林母用粗糙的手背抹了把眼眶,“天兒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早點去休息吧。”“成,那我就先回房間了,媽您也早點睡。”而此時,林母的臥室。林荃站在視窗,聽完徐婉寧和林母的對話,她早已經潸然淚下。“我真冇用,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